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ategory: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_--_--

「Fate/Melty brilliance Ⅱ」 Scene.12 流星 (2)

Category: 同人SS(Type-Moon)  

  一般市民沒有察覺到,巷子裡化為了質量與數量交鋒的戰場。
 
  死者的數量異常地多,巷道彷彿被這群行屍走肉匯集成的泥水給塞住了。
  士郎不停圓舞流轉著手中的雙劍、太極色的刀影不斷一圈又一圈地葬送這群殭屍、將他們送回該去的地方。
  怕被不斷圍上的死者弄得手腳施展不開、士郎不敢在原地有片刻的滯留,他保持穩健的步伐不斷向前突進,與白色的軌跡正劃分開這片腐朽血肉的大海。
    連續射擊預備       發射
  「Ständig Salve Vorbereitung ───Gand!」
  在他的身後、凜不斷進行著射擊,她以手指當作槍枝接連射出詛咒的彈丸。
  本來這是對殭屍這類已死的軀體、起不了半分作用的詛咒魔術,然而在凜龐大的魔力與幅手套相乘的作用下、每一發Gand的威力有如小型步槍射出的子彈。
  攻擊一發接一發粉碎了死者們的頭部,血肉與腦漿四處飛散著灑落到了凜的身上。
  「嘖、嘔心死了啦!士郎你別把那些髒東西揮到我這邊來啦!」
  「放心啦,立即就會化為灰燼的。」
  才剛說完、沾上了凜的殭屍餘塊就化為灰燼。如果不是這樣的話恐怕凜就會取出寶石、施展能夠一次殲滅敵人的大魔術了吧。
  戰鬥保有相當的餘裕、充分顯示了雙方戰力的差距。衛宮士郎與遠坂凛的組合絕非靠著雜魚的數量戰就能夠擊倒。
  直覺告訴著士郎不應該只會這樣簡單,在這群死者的後頭應該有著能上場面的角色作為壓軸才對。  
  但是、來到了巷子的盡頭看見的卻是T型路口。
  「右邊交給我、晚點會合!有狀況的話就立即聯絡吧!」
  凜先行選擇了和士郎不同的方向奔去,進入岔路後死者的數量不再那樣密集、即使只有她一個人也依舊能夠順利突破。

   粉碎吧
  「Gand───!」
  色纖細的身軀靈活地鑽著縫隙前進。讓雙手化為膚色槍械、凜準確地連續射擊出彈丸。
  不浪費一分魔力、她沒多久就完全突破了巷道中以行屍走肉築成的牆壁。巷子連接到了大街上、隔著一條馬路就是佔地不小的公園。
  暫時沒再發現死者的身影、凜思考著是該進入公園內探察看看、還是說先和士郎會合?
  「嗯……公園嗎?」
  具現後的Tatari會開始襲擊人類。依據這條還算可信的準則、凜選擇了先前往公園察看。這是為了避免因為數十秒或輸分鐘的耽擱而造成了人命的犧牲。
  就在剛越過公園的跨欄時,忽然間能感受到氣氛完全變了樣……
  夏夜瀰漫的一絲悶熱轉變成了血腥的氣息,沈重的壓力突然間落在了肩膀上、就連腳步都變得緩慢。
  (出現了嗎……是在哪裡呢?)
  明白自己是被什麼叮上了,凜開始環視四方尋找敵人到底在哪裡。但她瞧見的、只有前方不遠處攤倒在地上的屍體們。
  不對…那已經是被肢解後的碎塊了。
  凜下意識遮掩著口鼻。肚破腸流的場面她不是頭次看見、但以她的經歷來說要是能習慣的話才是不正常吧。
  連呼吸的聲音都幾乎摒住,凜深怕自己弄錯了周遭任何一種五感的情報。她小心翼翼地移動著,摸了摸腰包確認自己有攜帶寶石後、讓魔術回路始終保持著待機。身上所帶著的、兩年的時間裡嘗試用新技術煉製成的寶石有六顆,每一顆都不能浪費、只能用在必要的時候。

  (該不會、就是這裡吧───)
  感覺自己走到了那陣壓力的源頭,對於敵人的位置凜似乎已心中有數。在樹下她深呼吸後毅然回過身來、同時將指尖對準了───上方!
  色深邃的彈丸一口氣大量射出!但全數和敵人的身形以一髮之差掠過或是被檔下。凜立即後躍要拉開距離、敵人也跟著迅速追了上來。
  凜看清了敵人的面孔:穿著風衣的白髮青年、紅色的瞳孔像鮮血凝聚而成,他手上的短刀同樣滴落著紅色的液體。
  「秋……」
  帶著迷濛的目光、青年在呻吟著。
  銀色的短刀以雜亂無規章的軌跡劃了過來,凜仔細看清刀勢後有驚無險地閃避著。當槍手被鑽入懷中後應該會變得難以施展,但在綺礼的指導下、凜懂得調整姿勢和步法來確保射擊的機會。
  反擊的彈丸打中了青年的身軀,但僅止於悶吭一聲後停緩了片刻的動作。判斷對方的身體比預想耐打後、凜立即調整了出力!
  刀鋒她的臉頰旁、手臂旁、大腿旁掠過,使心頭跟著閃過數次冰冷。
  敵人的速度加快了、相對地動作也是變得更大,對準青年揮空後門戶大開的空隙、近距離發射的數發彈丸無情打擊著他的身體。
  加強破壞力後的子彈、其衝擊力能輕易地粉碎內臟和骨頭。但嫌這樣還不夠、凜繼續趁勝追擊著,銳利的頂心肘瞬時突入胸口、接著全力一擊的崩拳扎實沒入腹部。
  和綺礼那無比剛勁的拳頭不同、凜的八極拳還只是有模學樣的程度。但是在魔力的強化下、這樣的拳法已稱得上是十足的凶器。
  從剛才的手感來看、內臟和骨骼全都粉碎了。看著被擊飛出去後趴在地上的青年、凜確信人類不可能還站得起來。
  對,只要那副身體還是人類的話……

  「………葉…」
  口中還吐著黏稠的血液,白髮青年緩緩地站了起來……從見著那副無血色的慘白皮膚起凜就感到有異,這下子她開始確信敵人的類別是死徒沒錯。
  「不對啊…原來是認錯了嗎……」
  這是凜第一次和死徒進行實戰。
  心中復誦過一次戰鬥時的要點,她打算盡可能地保留寶石的數量、等到最後再用來一口氣奪走死徒異常的生命力。
  最重要的、是讓攻擊確實命中的時機。
  「這樣的話只要殺掉就好。死吧、女人───!」
  原本迷濛又失落的面孔改換上了猙獰的神情,青年渴求著眼前獵物的血液來滋潤他的喉嚨。他飛快地衝了過來使凜震驚。速度快了一倍不止、如果不是已經知道對方是死徒而有警覺的話,她的頭可能已和身體分家了。
  凌亂的刀法開始變得有序,雖然稱不上洗鍊、但在死徒那優異的體能下顯得快狠無比。
  凜手臂和大腿的皮膚逐一被劃開、肌膚上留下了數道血痕。預先發動的強化魔術提高了反應和體能、但繼續被壓制住的話死亡也只是早晚的問題、急欲脫離危險現況的凜立即施展魔術!
  左手上的刻印發出了光芒───
   風壓     驅逐我的敵人!
  「Windwand  Vertreiben Meine Feind!」
  暴風宛如厚實的牆壁粗暴撞開了敵人,重整體勢的凜即刻要搶回戰鬥主導權。周遭的環境幾乎沒有可利用的地形、她只能搶回先機後正面與死徒交戰。
  死徒再度撲了上來,而凜也連續擊出了Gand的子彈。
  先發制人失敗了。
  色的彈丸紛紛被閃過,冷冽的刀影又數次危及到了少女的性命。
  凜只有不停閃避和逃竄的份。
  但她沒有一絲的慌亂。到這邊全都還在掌握之中,為了確保讓決定性的攻擊命中無誤、她保存著魔力並設法製造機會。
  刀子從瀏海前掠過,纏鬥之中凜總算適應了敵人的節奏。死徒的攻擊確實狠辣又迅速,每一刀都直取要害;然而卻是直線又單調。隨著回合的過去、凜開始覺得自己大略能讀出對方下一步的動作。
  表示著戰況的指針、從傾斜的位置逐漸被推回正中。
  冷靜看著對手的動作,凜已經能夠找到機會還擊。Gand和體術雖然只能減緩敵人的行動、但作為爭取機會上確實有著效果。
  數著節奏的同時低聲詠唱咒文,沒有多久強力的攻擊魔術已準備完成。
  對著以不變節奏襲擊來的死徒、凜放出了目前為止最強的攻擊!
   風的處刑者  撕裂吾等身前的罪人
  「Windmesser  Abschneiden Unmittelbar Sünder───!」
  凜的面前,盛開了以暴風栽培出的紅色花朵。
  襲來的短刀如泥土般被削斷了,數十道銳利的風刃俐落切碎了死徒那慘白的身軀、血液隨之噴灑出來。
  面對已化作碎塊的敵人、凜絲毫不敢大意。
  就算已被解體成了碎塊、卻依然在蠢動,無數的血肉像是自動整合的拼圖般想要拉近彼此的距離───
  (這就是死徒吶……)
  凜對這股被詛咒的生命力感到畏懼,為了確實消滅敵人、她從腰包中取出儲存了大魔術的寶石,只要一聲令下宣告解放就能燃盡敵人
  習慣性地用手指夾著寶石、凜的勝利就在眼前。
  然而……
  灑遍周遭的血液竟然化作了無數刀刃和尖刺朝她襲擊過來───
  一瞬間凜感到震驚、但立即改變了目標打算用寶石魔術來迎擊血刃。但……是因為汗水的緣故嗎?指間的寶石竟然滑落了下來───
  紅色的刀刃近在眼前了,連呼吸和責難自己緊要關頭犯下錯誤的時間都沒有、凜的腦中只是急遽思考該如何從這危機中逃離出去。
  就在一剎那裡…
  與白色的軌跡衝了進來、千鈞一髮之際為少女斬斷了不祥的紅色刀刃───
  
  
  「還好趕上了───!沒事吧凜!」
  「啊啊、托你的福完全沒事。」
  電光石火之間衝進來的人影是士郎、在關鍵的一刻裡解除了凜的危機。
  「妳該不會是太節省寶石的使用了吧?勸妳別那樣作比較好。」
  「少、少囉唆!我自己會有考量的!」
  被士郎指正了戰略上的錯誤讓她感到不愉快、就連道謝都懶得說一句了。不過以初次迎戰高等死徒而言、凜的表現算是可圈可點。有了援軍後她就不需要再顧慮太多、這一次凜的右手緊緊握好了寶石。
  戰術有默契地在無聲中分配好了。
  是因為接近滿月的關係吧,死徒再生的速度和美麗月色是呈反比的恐怖。
  死徒的再生已經完畢了。靠血液作為牽引的絲線、每一片血肉回到了它們正確的位置。
  士郎和凜不會知道,眼前的白髮青年是曾經叫作遠野四季的混血、他是秋葉的親生哥哥。四季天生就有著難以殺死的體質,在成為死徒後更是強化了那份特性。但他也是被捲入了權力與血脈鬥爭下的可憐犧牲者、淪為不見天日的瘋子。
  但對局外人的士郎他們而言、這些都不過是無關緊要的話罷了……
  才在對方剛再生完畢、士郎就握緊雙劍衝了過去,雖然有些心急但卻沒有絲毫大意、士郎採取穩扎穩打先試探對手;凜則是保持著隨時能夠進行支援。
  行雲流水的劍勢即刻籠罩了四季的全身,失去短刀的四季改用血液凝結成的刀刃來對抗士郎的雙劍。雙方的力量和速度一時在伯仲之間、但技巧的優異和拙劣立時分出了高下。
  如果手持的不是與身體緊密連結的血刃、四季的武器早不知會脫手幾回;而他所發動的攻擊不是被士郎閃開就是穩穩地檔下。
  實力的差距過於明顯,加上凜從旁援攻下四季敗北的結果已是注定。
  應該是那樣的才對…
  ───四季的動作、竟再次起了決定性的轉變!
  這是Arcueid和Ciel思考上的盲點。她們在給予士郎這邊情報時、傳達的都是關於Roa的部分、卻忽略了作為Roa轉世容器的遠野四季。
  外貌依舊,但四季已從從內部開始變貌,逐漸轉變為『較靠向Roa的存在』。
  死徒二十七祖番外席;埋葬機關的創始者。敵人的實力瞬間上升、變化為士郎無法單方面壓制的強敵。太極色與血色的多道軌跡畫出了不可侵犯的結界;高速移動間交錯的身影讓凜不敢貿然進行援護。
  鏗。干將莫耶與血刃的斬擊連續互擊。
  士郎凝聚起全副精神應戰。
  敵人很強、但在見識過遠野志貴那絕倫出眾的戰技後,他對眼前的四季不會感到特別棘手。
  士郎同樣加重了力道、提高速度還擊───
  在之後的第三個回合裡四季手中的血刃被粉碎了一把,士郎立即趁勝追擊下去。
  但是、從失去了血刃的手中發出一道閃光襲向他。反射性的瞭解那是魔術攻擊、士郎舉起左手架擋。
  紅色的聖骸布彈開了襲來的強烈閃電、電光在接觸到士郎左手瞬間的立即四散。
  (使用著強大的雷系魔術、同時善於近戰的高位死徒───)
  因為這道雷擊、凜和士郎終於都對敵人的身份有所聯想了。
  奪得優勢的四季打算送出第二波的雷擊、但早一步凜射出了火球牽制他的動作,就趁這時後士郎初段解放了他的左臂!

   英靈之臂解封         第一層級解放     迴路啟動
  「Emancipate the Artificial Fantasy  from 1st level limitation,Initializing circuits」

  四季卻沒有繼續挑戰士郎和凜,他像是發現了什麼而快速往公園的另一端移動。
  同時間裡、士郎和凜身上用來探索Angra Mainyu的工具終於有了反應……







(待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11_05_18

Comments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05  « 2019_06 »  07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

プロフィール

嘯月(しょうつき)

Author:嘯月(しょうつき)




★嘯風弄月(簡稱嘯月)
★聯絡方式:
syoutsuki★gmail.com ★=@
★同人小說相關
請點選下方的目錄區(カテゴリ)

★社團網頁
Twilight~日月之境~

★社團製作遊戲★


★社團主催合同本(已完售)★


★曾參與的企劃★
東方口袋戰爭EVO

東方口袋戰爭EVO+

乙女嘉年華

東方口袋戰爭2

★個人噗浪★
歡迎搭訕、回應
但請注意禮貌

QRコード

QRコード




page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