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ategory: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_--_--

「Fate/Melty brilliance Ⅱ」 Scene.12 流星 (4)

Category: 同人SS(Type-Moon)  

  「啊啊、到這邊就可以了。」
  中性的女子如此聲音說著,她是接下了秋葉的委託才來到這裡。
  無視是否會吵到住戶的安寧,深夜裡一台直昇機飛至了三咲市的上空,然後駕駛聽從著主人的指示在十字路口的上頭盤旋。

 
  「啊啊、到這邊就可以了。」
  中性的女子如此聲音說著,她是接下了秋葉的委託才來到這裡。
  無視是否會吵到住戶的安寧,深夜裡一台直昇機飛至了三咲市的上空,然後駕駛聽從著主人的指示在十字路口的上頭盤旋。
  由於和預定的目的地還有一段距離,駕駛起了疑惑。但是他的主人表示沒關係、直接讓她在這邊降下就可以了。
  「可是這邊離對方的住處還───」
  「沒關係、快點把放我下去後就回去吧,別囉唆那麼多。」
  女性褐色的眼睛凝視著深夜裡的街道,她看見了什麼危險的東西正朝著這附近過來。同樣的、她也對那些東西起了敵意。
  在直昇機下降至離地面剩約十五公尺的時候她就打開了艙門飛降下去、並叫駕駛立即掉頭離開這裡。
  藍色和服的衣袖在如蝴蝶的翅膀在空中飛舞著、貼近地面一瞬間伸出的左手不可思議地化解掉了衝擊,她的身軀順勢向前彈了出去、在空中翻滾了一圈後漂亮著地。
  靴子帶著慣性繼續滑行、與地面摩擦著畫出兩道痕跡。
  抽出放在背後腰帶裡的短刀、穿著和服的女性直接加速衝向奔來的色野獸。接著───刀光一閃、切裂了她眼中所見到的紅線。

  ※

  雷光一道接一道地流竄、驚險地從影旁邊擦過。遠野四季的身體並沒有那樣多的魔力存量而導致攻擊力大幅降低了,就算這樣影能夠逃到現在也是奇蹟。
  數次被雷電擊中的它、生命力明顯削弱了許多,移動的速度也在不斷減慢。半分鐘……?不、就連十五秒的時都不需要,緊追在後的死徒很快就能消滅掉它。
  就為了阻止這件事,捨棄了正義的衛宮士郎用他最快的速度追了上來,三個色的人影終於在大道上連成了一直線。
       第二層級解放 全迴路運作
  「from 2nd level limitation,all circuits are operating」
  紅色的聖骸布已被完全解開。
  是因為作了與手臂內的英靈Emiya理念相違的決定嗎…又或是心中自責而引起的錯覺?總覺得這條左臂疼痛不已,有如千萬刀刃在裡頭竄動。
  很快、他就連痛楚也沒心思去感受了。
  心臟以極限的節奏跳動著、就算下一刻從口中迸出也不奇怪。支撐起全身體重並極限奔馳的雙腿隱隱發出了哀嚎。
  在連呼吸都快喘不過來之中、以鋼鐵的意志完成了詠唱。左手中握緊的是螺旋利劍;右手指使著鍵朝向可憎的死徒射擊過去。
  十餘支的鍵起了作用、迫使死徒回過身來對付纏住他的人。
  雷光聚成的波浪湧向士郎,但他既沒減緩一分的速度、也沒採取迴避或是防禦,反而筆直地更加快了速度衝刺上去。
  刺眼的波浪將青年的身軀一度吞沒,然後又立即被他突破。
  部份的頭髮與皮膚變得焦,沒有當場碳化全是靠著聖骸布和大衣的庇護。士郎沒有任何戰術可言、完全只是憑著一股蠻勁衝向對手。
  「滾開、給我滾開啊 ───!」
  乘著氣勢、左手的螺旋之劍刺進死徒的胸口。
  但這還不夠,為了徹底讓他消失在這世上、為了讓他絕無法再來妨礙自己!
   炸裂吧   吾所製造的幻想
  (Broken ─── Fantasy ──────!)
  右手揮出的拳頭重擊了劍柄、螺旋的銀樁貫穿吸血鬼的心臟後發出光芒,在爆發的前一刻士郎趕緊撞開了死徒。
  背後傳來灼熱的暴風替他加速───
  在閃光和爆發之中吸血鬼被淨化後回歸了塵土。
  距離前方的影只差幾步距離,兩年來遙想的心願彷彿伸出手就能立即掌握。
  將所有的思念寄託在鍵上擲出───
  銀色的劍刃不付主人的期望將色影子緊緊定住。
  捕獲、完成。

  「哈───啊、哈──啊────」
  士郎邊大口喘息著、努力吸進氧氣為心臟和血液補充能量。
  從胸口裡湧出的喜是幸福的甘霖、滋潤一度險些乾涸的心靈,歡喜與疲倦交織在一起下士郎的身體猛烈顫抖著。
  他坐倒了下來。
  就在這時候、凜也終於追了上來。
  為了即刻追上士郎、她消費了一顆寶石讓高漲的魔力包覆全身。和沈浸在喜中的士郎截然不同,凜的神情是異常冷酷,她在奔跑中確認Angra Mainyu的碎片被捕獲後、立即從腰包中取出用來收納靈魂的容器、並開始進行儀式的咒文詠唱。
  粗估了距離後、奔馳的腳步便放慢下來、與地面摩擦著進行減速的靴底像是發出了焦臭味。凜一口氣滑行到Angra Mainyu面前、連一拍子的喘息時間都不願浪費。
         發動
  「──────Anfang」
  紅色的儀式方陣立時以她和影為中心浮現。
  一氣呵成的俐落動作顯得有些粗暴,凜所散發的氣息完全不若平常那般優雅而從容。
  儀式迅速地就完成了。
  從虛弱的影內部要分離出櫻的靈魂一點也不費力……收納在容器裡的魂魄幾乎沒有質量、僅是彈珠大小的朦朧光團。光芒微弱的像是隨時會熄滅、體積渺小得像隨時會把她弄丟,但握在手中的感覺卻是沈重而溫暖。
  「不好意思讓妳多等了兩年……」
  小心翼翼地將容器收進腰包並扣好口袋,凜的表情這才終於些微和緩了下來。

  溫柔並沒有持續下去。
  在重新調整過呼吸後、凜又回復了原先嚴肅的面孔,正色對著地上的士郎喊著:
  「還呆在地上作什麼、你該不會以為這樣就結束了?快點給我起來!還有影獸的事情非處理不可!」
  嚴的口吻裡面包藏著怒火。
  士郎這才想透為什麼凜的周圍會飄浮著凝重的空氣。
  他即刻站起身子…
  過程卻感到肩上有如被萬斤岩石所壓住───這股沈重、絕對不是來自肌肉的疲倦,而是從衛宮士郎內心生出的自責感。
  想移動腳步,然而動作卻感到滯礙……抓住那雙腿的是無數瞧不見面孔的亡魂之手。
  選擇了一方去拯救,也就意味著選擇犧牲了另一方。
  這種事絕不能用一句無可奈何去帶過,所有的選擇和行動終究會化為自身必須承擔的業果。
  在喜消退後再度意識到這殘酷的事實,士郎的心中是說不出的苦澀。
  但這、並不是第一次了…
  聖杯戰爭時他就為了櫻而捨棄了眾多冬木市民的生命。所以他還能夠承受。只要經驗過一次的痛楚、到了第二次時就沒有那樣痛了。
  (到第三次時大概就會麻痺了吧…?老爹他、一定就是這樣走來的。)
  心中所想像的是那些因他而死的陌生居民,以及每次作抉擇時的切嗣內心。但這些思緒僅容許存在一瞬、還有著必須要作的事在等待他。
  (老爹在那場大火中找尋還活著的人,然後救了我……那樣的心情、我好像可以懂了。)
  在須夷的想像之中、他彷彿體驗了切嗣所有的喜與悲傷。
  「對吶…必須快點善後才行,不能讓被犧牲掉的人們、他們的性命白費…」
  在躊躇不前的時間裡Ciel她們應該正在拼命地鎮壓著四竄的影獸吧,但以那樣的人力來執行、效率絕對不比影獸掀起災害。士郎用力緊握著拳頭活動身子、像是要暫時拋開沈重的自責───換來的卻是凜的奮力一擊!
  穿著短靴的一腳用力踢在肚子上,看著眼前青年那副鬱悶消沈的模樣、讓凜一路忍耐著的不滿終於火山般爆發出來!
  打算補上的崩拳好不容易才在打中前被一絲理性拉扯住,假使不是還有正事待辦的話她絕對會不留情面地將對方打到站不起來。
  對著眼前的紅髮青年、少女怒喊著。
  「給我振作點衛宮士郎!不要以為我不曉得你在想些什麼鬼東西!在那邊鑽牛角尖的難看死了是要消沈到什麼時候啊?
  你是打算用這樣鬱悶的臉孔去面對櫻、用擁抱她的雙手讓她也沾上你沈重的罪惡感嗎?那樣的話給我滾遠一點、別再靠近我妹妹!」
  罵完後凜連大氣都不喘一聲,這番話早就積在她的心中一段時間。
  「嘖……妳還真是不留情面吶……
  確實、我也知道自己的樣子很難看對吧。所以我會負責的、我會扛下自己作出選擇後的結果。櫻的事也不用妳來操心、我可不是那麼沒用的男人啊!」
  「笨蛋!就是這樣才叫人操心的不是嗎───」
  士郎愣住了,忽然間他弄不懂少女究竟是為了什麼而憤怒。在這之前他一直以為少女是在督促他快點負起責任、彌補自己所造下的罪業。
  但事情似乎並不單純是那麼一回事……看著面色僵硬的少女、不知為何士郎覺得她的眼神像是在同情自己。
  「你啊、真的是太自己為是了。
  全部、都打算自己一個人扛下來嗎?全部、都只想著自己一個人來解決嗎?你以為自己是誰呀?連強化和投影以外的魔術都用不好的見習生、什麼時候變得那麼害了?」
  「到底夠了沒啊、妳到底想說什麼?與其說這些廢話還不如趕快去幫忙Ciel她們才對吧!一下子催促又一下子拖住人、這種緊要關頭妳在搞什麼啊大小姐!」
  對於凜的嘲諷、士郎同樣還以顏色。
  他還是不懂對方到底想表達什麼、只知道隨著每一秒的過去災害都在擴大,就連這一帶都能嗅到飄來的火災煙味了。
  他越來越感到焦急,要是對方再這樣無理取鬧下去的話、他打算直接拋下她去進行鎮壓行動!
  「所謂的英雄、所謂的正義伙伴就是這樣的嗎……一個人拯救一切、然後一個人承擔痛苦,最後也是一個人獨自死去。」
  凜改變了態度、用較為柔和的口吻試著將她的想法傳達過去。
  士郎聽後默默不語。
  他所知道的、與他密切相關的正義伙伴……不論切嗣或Archer都是走在這樣的道路上面。
  「那樣做真的好嗎…?
  拯救了許多人後、唯一拯救不了的是自己;讓不認識的人露出笑容後、卻要讓身邊的人悲傷。
  我實在弄不懂耶、英雄或想成為英雄的人都是這樣思考的嗎?士郎的初衷到底是什麼呢?」
  初衷。
  青年回想著心中屬於自己的初衷是什麼。
  一切的契機、始於被人所拯救了的那時候開始。
  「我只是……希望能看見人們都快樂的樣子吧…。」
  像是在和自己確認似的,青年用不明確的口吻回答著。
  「不對、並不是那樣吧,是在那之下更基本的事情。
  人不就是為了追求能讓自己幸福的感覺而努力嗎,理念或價值什麼的都是之後附加上去的罷了,就連Saber她也是一樣的吧!
  衛宮士郎所追尋的其實和普通人沒有兩樣、要的只是自己的幸福罷了,卻被自己給扭曲成了自我犧牲的方式、這樣根本是本末倒置了不是嗎!」
  因為得到了拯救而高興、因為看見了拯救自己的人露出幸福的表情、而想變得和他一樣。
  正因為希望自己也能變得幸福,所以才會以那個人榜樣、學習了他的夢想。
  少女的話、像是晨間的鐘聲敲響了青年。
  衛宮切嗣當時沒能說出口的欣慰、透過少女的口傳達給了青年。
  ───只要能不忘記那份孩童時的初衷就不會和自己一樣走向偏差的道路,就算跌倒了也能夠再站起來。
  青年、終於恍然大悟。
  「啊啊……我好像、終於弄懂妳的意思了。」
  「終於懂了吧!不珍惜自己的傢伙死掉只是遲早的事、你剛才的樣子就是一副和影獸同歸於盡也無所謂的模樣!好好想想吧、要是你死了的話醒過來的櫻該怎麼辦呢。」
  被說中了心理的想法、士郎低下了頭。
  看見他承認後、反而讓凜的火氣又冒了上來。打算獨攬責任的的伙伴讓她極度感到不愉快、就像是無視了她的存在一樣。不論是出於自尊、或是認同彼此的情感使然,他覺得士郎的想法根本是在侮辱她。
  「如果要把責任算到那種程度的話、那我也有份。如果當時用上全部的寶石、又不計魔術回路全燒掉的危險,那我應該也有辦法把影獸全部消滅掉。
  可是我卻沒有那麼作───」
  「凜……」
          共犯
  「所以說、我們是伙伴沒錯。不論哪種意義上都是了、這下子你可以安心了吧。
  不只是我、就連你所排斥的綺礼、和尚未回復的櫻都一樣是站在你這邊的,衛宮士郎並不是孤獨不被理解的。」
  凜左手插著腰、右指對準士郎的臉指者,威風堂堂地提醒著士郎一直以來所忽略的事情。
  這是平凡、自然到不行,能夠聯繫起人與人的『魔術』。
  就只是這樣事情而已。
  「嗯,謝謝妳、凜……真的是、一直都在受妳的照顧吶。」
  搔了搔頭,察覺了自己愚蠢一面的士郎感到羞愧。他慶幸現在是夜晚、要是這副紅到耳根子的面孔被瞧見的話……絕對會這輩子都脫離不了惡魔少女的嘲弄。
  「千萬別和阿耶識去借什麼力量,絕對不准成為Archer、絕對不准!本小姐最優秀的Servant只需要一個就夠了、沒有能容下你的空位。
  如果一個人辦不到的話、那就兩個人、一群人合作不就好了嗎,不要把事情想的那樣悲觀。」
  凜像是為了保險又作了最後的叮嚀,或許這番話、才是她真正最想要傳達的吧……
  而士郎也確實收下了。
  「嗯……我會反省的。
  真的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吶……原來妳除了解說事情外、連說教的功力都不差呢。」
  「笨蛋、這種話等有事情結束後再說吧。」
  「嗯,立刻去彌補吧……『我們』的失誤。」
  心理依然存在影獸所帶來的焦急、但身體總算變得輕快了。
  士郎催促著凜開立即出發了、他已經發動強化魔術要用最快的速度尋找四散的影獸、將它們消滅並設法救助受害的居民。
  但、凜卻看著其他的地方。
  他所凝視的是直直高聳向天際的全市最高建築。
                             阿耶識
  「不、既然要作的話就要作得漂亮、一口氣逆轉過來!給竊笑著等你屈服的傢伙一個好看!
  辦法我已經想到了、但是只靠我是不行的,就算是和那個Ciel或真祖一起也辦不到、一定和衛宮士郎聯手才能進行。
  這是賭博般的方法,你願意和我一起賭上一局嗎?我的伙伴───」
  露出自信的小惡魔笑容、少女向青年提出了邀請。







12-(5)待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11_09_16

Comments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02  « 2019_03 »  04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

プロフィール

嘯月(しょうつき)

Author:嘯月(しょうつき)




★嘯風弄月(簡稱嘯月)
★聯絡方式:
syoutsuki★gmail.com ★=@
★同人小說相關
請點選下方的目錄區(カテゴリ)

★社團網頁
Twilight~日月之境~

★社團製作遊戲★


★社團主催合同本(已完售)★


★曾參與的企劃★
東方口袋戰爭EVO

東方口袋戰爭EVO+

乙女嘉年華

東方口袋戰爭2

★個人噗浪★
歡迎搭訕、回應
但請注意禮貌

QRコード

QRコード




page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