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ategory: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_--_--

「我流翻譯」 Melty Blood 第三章節


Melty Blood 第三章節 更勝猛暑的謊言~ Alice’s anxiety ~



Ciel離去之後


「太好了呢。雖然被發現是一大憾事,但將她擊退卻是預想外的發展。
原本在預測中、一但被她發現的話就只能“逃走“或”使用最後手段“。
結果在兩邊都沒有用的情況下結束了,志貴的幫助…就是預測外的變因吧。」

「………………」

「代行者居然會提防志貴呢。
我本來還不知道、即使是埋葬機關的一員、也有著“對工作會造成障礙而避開戰鬥”的對象吶?」

 
「………………」

「總之、已經將預測中的最大障礙排除了。接下來───
吶、志貴。你有好好在聽我說話嗎?」

「……啊?Sion妳說什麼?」

「你、你什麼都沒聽進去嗎!
我們已經排除代行者了對吧?不覺得這是值得互相慶賀的場面嗎!」

「啊──嗯嗯、是那樣沒錯…可是…」
「算了、還是別想太多的好。那麼、學姐剛才說的到底是什麼?」

「? 什麼事?你是指?」

「就妳被通緝的事啊!發現後立即加以保護…這是比較好聽的說法。
其實就是要將妳緝捕到案,這樣說也不過份吧。
妳提過自己是所屬亞特拉斯的魔術師,但被通緝的事可完全沒告訴我。」

「當然的吧。因為我覺得沒有說出口的必要性。」

「覺、覺得沒必要!那就是打算騙我嗎!Sion!」

「志貴、請停止那激動的怒吼。會引人注目的。」
「確實、我承認那是我的失誤。沒有料到連教會也收到了我的通緝令。
看來魔術協會似乎對把我捉拿回去一事看的很重。」

「……夠了。那妳到底作了什麼事?
學姐會認真地襲擊人類.、這種事可是很少見──」
「──正因為這情況並不多。
Sion妳真的沒有作過不該作的事嗎?不說清楚的話我可會很困擾的。」

「困擾……?為什麼?」

「因為是互相協助的關係、所以互相了解也是必要的。
……不對、那本來就是基本原則罷了。
我只是單純的希望能對妳更加信些。」

「? 那對協力者來說是必要的事、是這樣的嗎?」

「嗯。作為夥伴是很重要的事。」

「─────────────────────
──────────────────────
──────────────────────
──────────────────────」

「Sion?」

「……志貴。我會被追捕是因為違背了亞特拉斯的宗旨。
但客観看、並沒有犯下任何厭志貴的觀點裡認為是“壞事”的罪狀。
不會讓你變成共犯的、請放心。」

「──不、我並不是想問Sion妳究竟有沒有作壞事,
我想問的是妳會被學姐追緝的──」

「請相信我、我沒有作過令志貴厭惡的事。」





「──嗯、我相信妳」

「────那就太好了」
「繼續之前的話題。
我所屬的魔術協會被稱為亞特拉斯學院。
魔術協會乍聽是一個獨立組織,但實際是分散在世界各地的魔術學院集合體。」

「我知道、魔術協會中最大的一所位在倫敦。這點學姐曾告訴過我。」

「那是指擁有“時鐘塔”別名的大英博物館。
那裡基本上在協會中也是個至高的學舍,多數魔術師都以時鐘塔的菁英為目標。」
「但我卻是大幅遠離那片土地,位於埃及的亞特拉斯鍊金術師。
其他學院、都是守著大大小小的成規之下學習著“神秘”,但在亞特拉斯、能稱上戒律的卻只有一條而已,而打破戒律者將會受到嚴的處份。」

「嚴的處份……難道Sion妳」

「是的。我打破了那唯一的戒律。
亞特拉斯對於將學院內所作的研究外流、是全面禁止的。
但是我為了自身的研究、拜訪了許多的其他學院、還交換彼此的資料。」

「……也就是、妳將亞特拉斯的秘密全告訴了別人是嗎?」

「不。老實說關於學院的情報我都沒說出去。
所交易的大多只限於個人的研究成果罷了。」

「什麼啊、那就好了嘛。這樣的話就沒觸犯戒律的道理了吧。」

「不。自己的研究成果、只能對自己人公開。
這也包含在亞特拉斯唯一的絕對戒律之中,所以我的行為仍是犯了重罪。」
「雖然那對鍊金術師是被禁止的事、
但我認為比起學院的規定,解明自己的疑問才是該放優先的事。」

「嗚…那妳所說的疑問,就是治療吸血鬼化的方法?」

「……就是那樣。
追求著不老不死的死徒型態之人類的思考回路、
還有視為禁忌而避開的人類之命令……
這到底是為什麼呢?是對自己抱持著疑慮的疑問嗎?或許那就是我的枷鎖吧。」

「? 這、雖然對妳不太好意思,但能不能換簡單點的說明?
Sion的講解方式常讓人難以理解啊。」

「……! 你很失禮耶!
志貴你聽不懂於是就想怪我嗎!
光是配合你的言語方式就很浪費時間了、還要再叫我去配合你的知性來對話嗎!
不對!本來我的說明中就沒有缺漏的字詞。
真要說有不足之處的話、就只有志貴你的努力和理解力!」

「─────」

「總、總而言之、我的目的就是吸血鬼化的治療! 
志貴你現在能夠好好確定這點、不就該感到欣慰了嗎!?」

「啊啊、真高興呢。但是Sion、妳───」

「怎、怎麼了嗎志貴」

「妳的目的應該不只是這樣吧。
回想一下學姐的話,妳不是和這次的吸血鬼騷動有所牽連嗎?」

「當然、志貴不是委託我收集情報嗎」

「…………………」
(叱ーーーーーー)

「我、我不清楚。那是和我無關的事! 
啊啊!為什麼我非得在這極東之地、和窮極無聊的吸血鬼騷動扯上關係不可呢!」

「嗚啊。說窮極無聊也太狠了吧。」

「不、我不是那種意思、我是說以現階段而言是那樣。
是說只在現階段的話、那不過是無聊的事罷了。
謠言都還尚未被確定,犧牲者之類的也沒出現不是嗎?
總之事態要變嚴重的話,就要等到終於有犧牲者出現的時候?」

「嗚嗯嗯。是啊、不過是謠言罷了、確實是不值一提的東西。
哈哈、那認真去追查的我果真是太了吧。」

「就跟你說不是那樣!說不值一提是有語病的。
以我的立場來說、能在這城市尚未出現犧牲者前到達真的是有如僥倖。
聽好了志貴、已經要開始不能漠視吸血鬼再來襲的謠言了──」

「雖然妳說不能無視那些謠言。但比起那種事……
Sion妳應該是為了要找Arucuid才來這城市的吧、為什麼」

「……! 不是那樣說的吧!
我、我確實是為了與真祖見面才好不容易到達這裡。
然後在這裡偶然出現了與我無關的死徒,不就只是這樣嗎!」




「………………………………………………………
…………………………………………………………
……………………………………………算了、妳總是這樣。」

「什、什麼算了!?志貴。」

「沒什麼、雖然妳有隱瞞我的事,但畢竟看起來也不是壞人、所以就算了。」

「…還是不能了解我的意思嗎…到底是有什麼障礙啊。
志貴、你是希望我更明確地說明嗎?」

「不用了。事情我大至都懂了,這話題就到此為止吧。」
「天已經快要亮了。天明的話吸血鬼就不會出現了、而且」

「志貴的家人也快醒了對吧?而且能確定、再繼續探查下去也是無意義的。」

「……等等!Sion。
妳為什麼對我這邊的事情會了解到這種程度!」

「因為有著志貴你正在強烈思考的感覺。
『夜間外出的事不能讓秋葉知道』,這樣的思緒正強烈又優先的浮現著。
……志貴覺得叫作秋葉的人是很重要的,
但從反面來看、也是對她非常感到恐懼呢。
能這樣占據著志貴的思考,那個秋葉到底是什麼人啊?」

「夠了。這話題就到此為止吧」
(應該說、我希望她能停止)
「總之今晚就此解散。明天再同個時間集合吧。因為今天我得去逮到Arcueid吶」

「────耶?」

「那麼、妳白天還是躲藏起來的好。
學姐雖然說過暫時不處理、但如果只有Sion一人獨處的話,
搞不好會就會來逮捕妳。」

「────關於這點、我本來就有那樣的打算、我」

「那我先走了!明晚在約定的場所見!」



「――――――――。
 ……真困擾哪。為什麼會這樣、就不能放下對我的懷疑嗎…志貴」


──────── 換場 ────────



……我正作著夢。
對我來說這是無謂的時間。
睡眠是為了要讓腦部休息才對、卻還是在作著這種無益的思考。
一定是因為身體變虛弱了的緣故吧,導致無法順利控制自己了。
這不是很矛盾嗎。
疲憊的話,該是連作夢的餘力也沒有才對、
那然這樣、為什麼會作這種無意義的回想呢。


Eltnam之名,在亞特拉斯就像是烙印之痕般的東西。

害怕。厭惡。疏遠。罪人。
雖然他們沒有直接說出來、但我確實被那樣對待。

我們是自古以來就研究著練金術的一族。
也是充滿權力與威嚴,被眾人所尊敬的名門貴族。

但這樣的事,又是從何時開始改變了呢?

我身上的情報都是與他人共有的。
我的父親也是、祖父也是、曾祖父也是、全都身懷著同樣的知識。
對我們而言,沒有所謂的『學習』這個過程。

Eltnam一族不是從書籍之類的東西得到知識,而是從其他人那裡奪取知識,
那是為了追求合理性所產生的結果。

想要了解一件事的話,其實沒有必要特地從頭學起。
有熟悉那事之人在的話,就從他那裡將已經完成的理論給拷貝過來、
這樣當然是壓倒性的有效率。
如此思考著的祖先,編織出了能夠強制介入他人腦部的手段。

以第五架空要素(乙太)所編織成的擬似神經・靈子光纖,來進行強制介入靈魂的駭客行為。
就是這樣的手段。


靈子光纖在接觸到人體後、就會去侵入對方的神經並擬態成為一條新神經。
藉此也能將自己的思考往對方那裡傳送過去、或是掠奪過來。

換言之就是奪取他人的心志。

腦是統御著肉體的唯一命令系統。
在那裡作出第二個命令系統去替補原本的命令系統、讓偽造的回路成為主線,
這就是以靈子光纖所進行的駭客行為。

到達人體深處的光纖、會自腦髓那裡將情報與靈魂的設計圖等等讀取過、
再以靈子開始偽造出思考法則。

當然、要將一個人給完全掌握住。
必須將數千道防壁……也就是理性、本能等等給徹底突破才行。

嗯、說才能的話也算是才能吧。
對於Eltnam一族的人,『入侵自身以外的情報體』並非是一項困難的事。

可是、在掌握複雜情報體的方法之中,除了以理性讓對方屈服『之外』,
其實都是不正確的。

強大的外來意志力―――
像是以魔眼或是呪縛、薬物諸類的侵蝕等等―――
被此所支配的人、情報體多半會受傷,有時還會無法復元……
甚至變成廢人的案例也相當多。


所以我們所用的手段、其實也是不能說是正確的吧。


不傷害他人的情報體、不讓當事人察覺之下侵入並進行改寫,
然後取得他人的情報。
這種事就算在欠缺道性的鍊金術師之中,也是極為異端的技術。
同時、那也是給予Eltnam一族強大力量的秘傳技術。

可是這樣的Eltnam一族卻崩壞了,那又是從何時開始的呢?

在我出生之時Eltnam就已經沒落了,是個只留虛名的名門世家。
直接性的原因是三代之前的當家打破了規定、叛離了亞特拉斯。
間接的二次性原因則是,
我們所擁有的技術對其他的鍊金術師而言,本來就是恐怖的東西。

於是、原本和Eltnam有所關連者都漸漸消失了。

但這並不是什麼太負面的慘事,
慶幸的是,祖父也好、父親與我也是,我們都沒有受到什麼真正的迫害。

就算再怎麼恐懼再怎麼厭惡,我們的技術都是合理的產物。
他們沒有否定我們的權利、他們之中也沒有比我們更高超的鍊金術師。
所以對於他們,我們決定了只要無視其舉動就好。

之後、由於無法直接責罰我們,就將我們當作不存在之人來看待。
在名為亞特拉斯學院的地下室之中,Eltnam的宅邸成了深沉又闇的存在。

但那種事也不構成問題。
就算說是沒落了、Eltnam家的驕傲仍然不變。
我作為Eltnam一族之女,展現著我們的驕傲並努力著。

沒錯。
我們比任何人都更優秀、展現了無論有著怎樣的過去也不退縮的實力。

……對吶、並沒有什麼問題啊。
對於我、只是投以無視和反抗的他們。
以及繼承了Eltnam、擁有絕不遜色能力的自己
相較之下他們對我的是未來不會構成影響的。

應該是不會有問題的,看不出會構成問題的理由啊。
但即使是這樣說,我還是被某種疑問所囚禁了。
那倒底是什麼樣的疑問呢?又要如何將它解明呢?
這個我怎麼也想也不透,完全不明其實體的疑問。
卻微妙地隨著時間不停在我心中加著比重。
我想總有一天,我被這股重量壓得困惑不己────


──────── 夢醒 ────────


……時間到了。
太陽西沉、街頭化作無聲息,夜晚降臨了。

「……該出發了……已經是這種時間了」

乾渴的喉嚨在刺痛著。
…果然、還是要在正式的房間裡睡眠才恰當吧。
連日的酷熱讓肌膚變得乾燥不已、
甚至到了一動就會發出趴哩趴哩聲音的程度。

「志貴他―――已經快到了呢。
……雖然還有十分鐘。…也是吶、要確實的遵守時間。」

由於和志貴以靈子光纖連繫上了,他那裡的情報會隨時向我傳達過來。
今天一整天,他都忙著找尋真祖和謠傳中的殺人鬼。

「這種絕不只出一張嘴動的行動力就是志貴的個性、真的是很正直的人呢。
……和一直扮演著優等生的我完全不同。」

但……雖然不該說這種話。
不知為何、和志貴間的對談總是無法順利進行!
不是辛苦也不是討厭,但就是無法順利下去!

「這樣子……說當然也是正常嗎。
因為實際上、這也是第一次和同年紀的異性好好地交談。」

對、是初次呢。
那是在身處亞特拉斯時完全沒思考過的事。
不、也不算是那樣,而是那時連去思考這種事都沒辦法────





「嗚……!」
想吐的感覺!
眼前染成了一片赤紅、就這樣倒了下去。

「───停止。對於剛才的事、不準再思考下去!」
將思考殺去。
不要去想多餘的事。
現在我該作的事只有一件。

和真祖交涉、並將她拘留起來。
然後將她與Tatari隔離。這次一定要將那個吸血鬼───



──────── 深夜.大樓前 ────────
(視點轉為遠野志貴)


比約定的時間要早了十分到達。
之後和昨天一樣、守時的Sion也隨即到了。

「晚安、志貴。」

「果然很守時呢Sion」

「這是當然的。……志貴不也一樣嗎。」

「嗯? 妳說什麼Sion?」

「沒什麼。只是一點不像自己的私語、就請別過問了。」

……姆。怎麼心不在焉臉色又差。
心情或體況不好?沒精神的理由會是那樣嗎?

「Sion、沒問題嗎? 怎麼看妳一副很勉強的樣子。」

「不用擔心,身體的管理是鍊金術師的基本。
比起在意這種事、真祖的事處理得如何了呢志貴?」

「啊啊、該怎麼說呢、今天也還是沒法抓到她啊。
有種像是被刻意避開的感覺。」

「這樣吶。
就像昨天的代行者一樣、真祖也想在志貴面前當個優點生吧。」

「呼。怎麼會、Arcueid不會作那種事的。那傢伙可是全不在乎其他人的。」

「……唉。志貴在心機方面真的是很愚鈍呢。」
「好了。也就是說今天也沒有成果嗎?」

「不、也不能這樣說。我在她房裡有留下字條。
說有重要的事、要是知道我行動的話就十二點過來公園,
不然以後我就不去幫她作早飯了」

「…志貴。竟然這樣應付真祖…你是認真的嗎!?」

「嗯?應付?
好比之前那傢伙和秋葉吵架的時候,
怎麼看都是Arcueid的不對、於是我就要她道歉。」
「當然、Arcueid不肯立即低頭、
但最後到了隔天早餐時還是坦率地向秋葉道歉了。
因為有這樣的前例,所以這是對她用的最好交涉法了。」

Sion似乎呆住了、

「原來如此。這讓我對真祖的認識可是大幅改觀了。」

然後跟著點頭。

「那、快去公園吧。今天應該可以在那裡遇見Arcueid喔、Sion」

──────── 深夜.公園 ────────


到達公園時、就感受到了那份異常,
如猛烈揮灑油漆般的濃厚血味緊密纏繞著肌膚、
撥開了夏夜的氣息、直直傳往最深處。

往前奔跑過去,在那裡的是────

「什────!?」
「────────」
「────」


白色的明月下,
地面被鮮血沾染、在無數堆積的屍體上面Arcueid一人佇立著。

「……呼。以失敗作來說這東西還真是幾可亂真呢。」

睨著頂上的月亮、Arcueid快樂的笑著。

這種氣氛、有那裡太奇怪了。
那確實是Arcueid,
但是很微妙的可以感覺到、除了Arcueid之外還有某種東西混雜在其中。

「啊、終於來了呢。
志貴~有事把人找來卻不遵守時間,而且還和不知名的女孩在一起。
怎麼腦袋瓜秀逗了嗎!」

她竊竊地笑著。
這種氣氛下、飄然傳來的壓迫感是明顯到了異常。
是完全失去了自制?就像陷入了酒醉的秋葉一樣?

「……等等。妳、真的是本人嗎!」

「呀呀。會這樣說的志貴似乎是正牌呢。」
「算了~那很快就能確認了───喂!那邊的魔術師。找我有什麼事嗎?」

「是的。我的名字是Sion Eltnam Atlasia。
身為一位鍊金術師、想請求真祖的公主殿下協助而在此拜見。」

「要我協助妳?真稀奇呢、居然有教會之外的人來找我商談這種事。
…好、說來聽聽吧。有趣的話我會聽下去的。」

「…是的。我正在進行關於吸血鬼化的研究。
不論是被真祖吸血而成為死徒者,或被死徒吸血而成為吸血鬼者。
這些都是單向的行為。」

「呼嗯。也就是說」

「對、沒有吸血鬼化的治療方法。
但是、既然人類因為你們的血液而蛻變成了異種的生物。
這樣的話,再蛻變回人類的道理應該也在其中才對。
為此我希望能取得真祖的血液────」

「什麼啊、就這種事?不行~不行、太無趣了啦,談話就到此結束了喔。」

「無……!妳說無趣!這點我無法當作沒聽到。
那原本就是你們所散佈的病魔不是嗎!對妳而言不應該無視死徒的事吧……!」

「我不是指死徒的事無聊。是在說妳太無趣了。」

「────那是、什麼意思?」

「因為那種事是不可能的嘛。成為吸血種的人、就再也無法返回成人類了。
時間是無法逆行的喔Sion Eltnam Atlasia」

「而且妳的目的其實是別的東西對吧。治療吸血鬼化?那只是謊言罷了。
那是不可能的、妳自己應該也了解吧。」

「────」

「對吧? 因為妳啊───」

「別說了────!」
「看來是尋求妳協助的我太愚笨了。
人類與真祖無法聯手。這樣、就只有以力量來讓妳服從了!」

Sion的身體沉了下去,瞬時取出了槍枝往Arcueid衝去。

「什───Sion、等等啊……!」

制止的聲音完全趕不上。
Sion已經開始襲向佇立的Arcueid。


────Sion成功牽制住Arcueid────


「全都讀取到了───是我的勝利、Arcueid・brunestud…!」

「…用卓越的思考速度對敵人的行動進行預測…並分析變動的機率,
這就是與最佳結論和統計數據為伍的亞特拉斯鍊金術師呀」
「可是、就算能預測未来也無法隨心改寫、更抵抗不了計算出來的機率。
就像是乘船的人就算知道一小時後此船會破沉,卻還是什麼都作不了。」

「…………」

「本来呢、我和妳的戰鬥就是這麼一回事。
不管妳對我的行動如何預測並建立起對策,還是沒有抵抗我的手段。
就像對人類來說,槍砲是即死性武器這點是不變的。
再怎麼預測彈道、也沒有能夠徹底避開所有子彈的運動能力。」

「……正是如此。
亞特拉斯的鍊金術師,不匯集足夠的成功要素是不會進行實驗的。
不論…再怎麼收集妳的資料、演練對策也好,
對我來說、光是單獨和妳戰鬥這事就可能成為一大敗因。」

(漫畫版的演出是以志貴當盾牌來牽制Arcueid、爭取全力攻擊的機會)

「不過我不懂耶。
剛才妳居然勉強能跟上我的動作?這可是很害的呢。
身懷這物種運動能力的話,鍊金術或預測什麼的不就顯得多餘了嗎?」

「……………」

「不過那種小事怎樣都好。比起妳的事、我更關心被冷落在一旁的志貴喔」
「嘿、志貴。為什麼把我叫來這種地方啊?居然還和那種女人在一起。
…雖然覺得不至於吧、難不成你也是冒牌貨?」

「說什麼冒牌貨!那是我這邊的台詞吧。
看好這些堆積如山的屍體,妳這傢伙真的是Arcueid嗎!」

「那不是我做的吶。是志貴你來這裡之前,志貴自己下的手。」

「耶……? 我、我下、的手……?」

「沒錯。從我這邊來看、志貴你才像個冒牌貨一樣。
怎麼說呢、我們似乎全都受了那傢伙的影響了呢。
剛才的志貴可是完全失去理性、成了真正的殺人鬼喔.。」

「說我成了真正的殺人鬼……到……到底怎麼一回事?」

「就是指令人不安的事全被具體實行了。
像這堆屍體山也是『志貴』弄出來的。Ciel現在應該也為此找著志貴吧?
但嚴格來說、也不該說講東西是殺人鬼。」

「啊! Arcueid妳做什麼啊! 再怎麼樣、也不要隨意地踐踏他人的屍體!」

「呀、志貴又被騙了。
好囉、來好好地調查一下吧、看了這些東西你就會了解的。」

「說調查、妳啊……
耶、這是?什麼東西啊……這不是、垃圾和垃圾袋嗎?」
「啊!?這這!? 到底是什麼啊!?
的確剛才看到的還是屍體和鮮血啊……!?」

「你被騙了~。
志貴你呀、因為有過遠比常人更慘烈的經驗,所以很簡單就能讓它現實化了喔。」

「………問個問題好嗎、Arcueid?」

「嗯、可以呀。」

「……那。這些到底是什麼東西?」

「不就那麼一回事嗎。讓人會誤看成屍體、散亂堆積的垃圾山。
這是殺人鬼───不、是該說是吸血鬼的例行工作對吧。」

「說吸血鬼、是指在街上流傳的那個?
Ciel學姐正在尋找它。果然連妳也在找它啊。」

「怎麼、志貴已經聽Ciel說過了啊。
……真奇怪、那它也差不多到了能現身的時候啊……」

「啊!原來如此。
因為有我在的緣故、它才沒法完全下好決定。
……真愚蠢呢。欲求過高可是會造成自滅的吶。」

「……Arcueid。從剛才開始妳就一個人在那邊自問自答、
可以告訴我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嗎?」

「那邊的女人很清楚的呦。
其實連我也沒法確切說明這次的死徒、你直接問當事人才是最好的。」

「當事人、是指Sion?」

「………………」

「沒錯~其實本來啊、我是想直接殺了那個女的,但你會阻止我對吧?」

「笨蛋!那是當然的吧!
妳今天怎麼突然進入這種唐突又冷酷的狀態啊!」

「所以呢。這次就放過妳囉錬金術師。
還不知道那東西到底會變成如何的規模呢。
那就到此為止!我現在還不想浪費無謂的力氣。」

「啊───」






「連讓我們阻止的時間都不給就離開了呢。
憑我們是趕不上她的、就連追蹤是也徒勞。」
「而且、再留在這裡會有危險。
雖然我覺得在這熱帶夜裡連路人都不會有,
但真碰上萬一的話、志貴會被認為是犯人的」

「……妳說犯人、但其實沒有任何人被殺吶。」

「我是指眼見為真。
總之我提議儘快移動。再待在這裡它的發生率會提高的。」

「……我知道了。雖然不太懂Sion妳的話、總之就快點移動吧」





                    不才翻譯BY嘯月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12_01_11

Comments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05  « 2019_06 »  07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

プロフィール

嘯月(しょうつき)

Author:嘯月(しょうつき)




★嘯風弄月(簡稱嘯月)
★聯絡方式:
syoutsuki★gmail.com ★=@
★同人小說相關
請點選下方的目錄區(カテゴリ)

★社團網頁
Twilight~日月之境~

★社團製作遊戲★


★社團主催合同本(已完售)★


★曾參與的企劃★
東方口袋戰爭EVO

東方口袋戰爭EVO+

乙女嘉年華

東方口袋戰爭2

★個人噗浪★
歡迎搭訕、回應
但請注意禮貌

QRコード

QRコード




page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