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ategory: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_--_--

「我流翻譯」 Melty Blood 第四章節


Melty Blood 第四章節 遙遠的離別~stardust~


<回到大樓區>


「那麼、回到Arcueid剛才說的事。」

「…………」

「Arcueid說Sion妳是當事人。吶、這是怎麼一回事?」
 


「………………」

「Sion。雖然妳說自己不清楚街頭的謠言、但其實已經掌握到真面目了吧?
只是不懂為什麼要刻意隱瞞……」

「我並沒有在隱瞞。
關於謠言,我只有和志貴同等程度的了解、那是事實。」
「……雖然就如你所說的。
在這市街潛伏的死徒是什麼樣的東西,我確實比志貴熟悉就是了。」

「果然。妳還真壞心吶、既然知道的話為什麼要沉默不提!」

「因為志貴只是要搜尋謠傳的吸血鬼罷了。
舉例來說的話,志貴只是為了治傷而去買藥而已。
總不會還想去追查藥物的詳細成份吧?
所以、就算說明死徒的真面目也是無意義的舉動。」

「…嗚。當然是有意義的。
不清楚對手是怎樣傢伙的話,就沒法建立對策。
那死徒被大肆謠傳著、實際上卻連它是多壞的傢伙還是怎樣,都完全無法判別。
假如是個能溝通的對象、事情或許就不會那麼糟了。」

「真是和平啊。光和那東西對談之類,可是會令志貴你全身發寒喔。」
「……雖然意見是相反的、但還是收到了你的協助作為報酬。
而且這樣下去、或許會導致你對那東西懷柔。
若因此害死志貴的話,身為協助者的我、能力也會受到質疑呢。」
「志貴。真祖與代行者正在捜尋的、
在這市街成為謠言根源的死徒,是被稱為“Tatari”的東西」

「Tatari……? 你是說所謂的『祟』?」
(註:Tatari = タタリ、日文漢字可寫祟。
意指怪力亂神的謠言、竟不可思議成真。也可以指鬼怪『作祟』。)

「嗯、語源就是這個取自貴國的『祟』這種詛咒。
被稱為Tatari的死徒是沒有主體性的吸血鬼。
在限定的區域裡將人們的謠言與不安取出後加以實體化,依此重覆著吸血行為。」

「依尋謠言誕生、重覆著吸血行為的死徒……?」

「對。就是那樣的慣犯。
對於年長的死徒、普通的吸血無法滿足它們。
它們會自己訂規則、在遵守的情況下讓原本只是進食的吸血變成一種娛樂。」
「還有件麻煩的事、就是Tatari擁有讓謠言纏附於已的特殊能力。
那相近於真祖的空想具現化,但Tatari是將人類的幻想作為鎧甲。
當人們的不安或謠言越是兇惡、Tatari的能力就越會提升。」

「……姆。也就是說、
不祥的傳聞接連發生的話,那死徒就會化身為所謠傳裡的不祥存在?」

「對。Tatari就是一種將強烈不安、將具普遍性的傳聞變為現實的詛咒系統。
而冠上那名稱的『死徒』,就如同字面意思、能將謠傳之事加以具現。
這算是固有結界的一種。
強力的死徒可以喚起固有結界,以自身為中心作出一個『與現實相異的現實』。
固有結界是使用者心象世界的具體化、
所以結界的形體會固定地反映使用者的內心世界,
然而Tatari的固有結界卻是『將結界形體轉換成周遭人們的內心』。
因此、固有結界的内容會因地域的不同而相異」
「不過固有結界的發動時間非常短暫。
即使是強力的死徒、要維持結界最多一晚就是極限了吧。」

「……一夜是極限……所以只在謠傳的殺人鬼之夜現身嗎。」

「不。Tatari還沒有發生。
為了要讓Tatari具現為形體、必須要先讓傳聞有相當的廣泛性。
現在還不到那時候、Tatari也還只是傳聞的狀態。
就因為還只是傳聞,所以實際上誰也沒被殺不是嗎?」
「Tatari會在符合條件的城市根附、等待惡質的謠言滲透整個街市。
等到時機成熟後、就算傳聞化作現實也不會有人置疑的時候,它就會真的發生了。
…就這層意思來看、它以實際存在的殺人鬼吸血鬼作樣本的可能性會很高。
因為是實際發生過的事、市民們會對此感到特別不安也是當然的對吧。」

「──呼。總之就是、那個叫Tatari的死徒還沒開始在街上吸血、
要等到謠言的真實性更高後才會開始對吧?」

「簡單而論就正如你所言。
對Tatari而言、自己將要現身的城市就是它的舞台。
現階段只是為了要集合觀眾而已,
等到這齣劇匯集了觀眾的想像、觀眾客滿的時候──」

「Tatari就會現身――――舞台也真正開幕了…嗎。」

「嗯嗯、只限一夜的舞台。
過去、藉此形式而讓Tatari發生的城市、
到天明為止會出現大量犠牲者。也有全城住民都死盡的例子。
因為全城的人都相信著『惡質的傳聞』,
人們對於自身描繪的惡夢沒有抵抗對策、又或者那是無法抵抗的惡夢。
於是最後就────」

「『祟』是一但開始就無法阻止的東西嗎……」

「是的。而且在觀眾裡也包括了志貴。
嗯…不太對、某方面來志貴算是這齣劇的佳賓吧。
所以志貴思緒內不安事物,被化為『Tatari』的可能性會很高。」

「疑? 為、為什麼是我啊」

「因為志貴你是真祖最關愛的人類。
集真祖的、的……寵愛於一身、被視為這個城市第二重要的對象?」

「說真祖的寵愛……這、這是Sion妳擅自認為的吧、
為什麼就連Tatari那種東西、也非得把我看成重要的對象不可啦?」

「志貴你對於真祖的事很清楚。思考看看就會懂了,
仔細思考的話、在這城市裡最兇惡的『惡夢』、不正是理性全失的真祖?」

「嗯──對我而言…如果Arcueid進行無差別的吸血的話可就全完了、
假使Ciel學姐和秋葉吵起來也會一發不可收拾、光是想像就……」

「這些想法被現實化的可能性很高呢。
比起無中生有、將既有的潛在為害轉為現實才是與『祟』最相應的。
Tatari是將『詛咒』賦與形體變為自己使魔的死徒、就請暫時這樣想吧。
嗯…但這樣的情況下、Tatari與其去具現失控的真祖、
換成憑依在真祖身上令她失控會比較有效率吧?
此外、志貴記憶中的負面印象比起其他人來得鮮明太多了。
看過許多真實吸血鬼的志貴、比起只會想像架空吸血鬼的常人優異太多了。」


「─────────────────────
──────────────────────
───────────────等、等一下」
「到底在說什麼啊。我對那種傢伙那裡會…」

腦中竟然浮現起Nrvnqsr的形象。

「也就是如果我…對那東西感到不安的話」

七夜短刀與鮮血。





「────!」

「Sion…?」

「啊……啊、哈────!」

「Sion妳怎麼了!? 剛才被Arcueid打傷的地方在痛嗎……!?」

「不────我沒受到那種程度的傷。」
「身體不太舒服罷了、不用太擔心。比起這個,志貴接下來打算如何呢?」

「……? 怎麼突然問起這個?」

「與真祖的交渉失敗了。但還殘留些許的可能性。
既然對她而言Tatari才是優先的話、那我也有利用Tatari來和她交渉的方法。」
「總之、現在我已經沒有藉志貴來和真祖交涉的必要了。
所以志貴可以回到之前那樣單獨行動──」

「嗯? 啊啊、這件事的話還是一起行動吧。
我的目的是搜尋吸血鬼、
Sion則是必須找到Tatari作為和Arcueid再交涉的手段。」
「好不容易才建立起的夥伴關係別讓它白白浪費了。」

「───真驚訝。志貴還打算繼續協助我嗎!?」

「?」

「因為、我……我手邊已經不剩對你有用的情報了。
 加上───瞞著你很多事。」

「妳後來不也告訴我很多了嗎。
還有不懂的話會再問妳的、就先這樣吧。」

「────────」

「那、總之先巡迴吧。
在那個叫Tatari死徒真正喚起『祟』之前,總該作些什麼才好。」




街上
(轉為Sion視點)


 ───就這樣、我繼續與遠野志貴共同行動。


……是為什麼呢。
在真祖拒絕合作之後、就沒有與他同行的必要才對。
他肯定是弄錯了Tatari這種死徒的定義吧、
以為像這樣在深夜街頭徘徊就可能遇到它。
――――這樣其實是意義的。
如果這樣就能遇見Tatari的話、Tatari早該被教會封印了。

我就這樣、知道無謂卻又能理解似地與志貴一同行動著。

總之、理由不明。
……真是難以置信。對這種想不透的事感到不愉快。
什麼嘛、到底是為什麼。
這種程度的不了解、又不會造成妨礙吧。

「Sion、妳那邊如何?」

「這邊什麼都沒有。騷動的似乎不是市區中心、而是郊區之類的地方。」

「是人少偏遠的地方嗎?
算一算有公園、我家、工業區以及工地現場吧…
啊、學校呢?以前吸血鬼就是把那裡當作巢穴。」

「學校的話可以先排除。
放長假時不會有多少人無事待在那裡對吧? 
無人的話謠言就無法發揮效果、也就是說完全沒人的地方Tatari反而不會出現。」

「原來如此。那就先往工業區前進吧」



……其實我說的、是謊話。
Tatari真正喜歡的並非人們聚集的場所、而是能將人們一覽無遺的場所。
這樣的話、建有高樓的學校、與山坡上的遠野屋邸都具有優良的條件。





……快速地前往工業區。
那裡是過去志貴經歷了某種事的地方。

因為接上了靈子光纖的關係、他的思考會往我這邊流過來。
雖然表面上裝的很平静。
但現在、占據志貴腦袋的全是他過去成為吸血鬼的一位同學。

「………………」

這份思緒相當地苦澀。
一見之下如大海深廣的志貴内心、現在卻像是在針山歩行的修行者似的艱苦。
但那是在內心無意識之中。
他就這樣沒意識到自己內心深處苦澀、腳步沉著地走著。

「…………嘖」

暫時先切斷了靈子纖維的運作。這樣他的思考就不會再流過來了。
之前的不適感也是由此來的吧。
志貴腦中那過於鮮明『血』的印象、會令我產生醉在血中的感覺。

「Sion、多注意那邊。樓梯可能已經崩壞了。沒有照明所以要多注意腳邊。」

「我知道。但只要有月光就充分了」

「是啊。幾乎是要滿月了、今晚真的很亮呢」

邊說邊仰望著夜空。飄在頭上的是金黃色月亮。

……昏暗、雜亂的廢墟令人聯想起那一夜。
三年前的夜晚,山村裡的一夜。
因為祟而滅亡的村子,獨自殘喘偷生的自己。

…不。應該說是、我被它放過了。
被那種、不吸食人類血液就活不下去的生物…竟然會放我逃走――――

「……志貴。我想問你一個問題。你憎恨吸血鬼嗎」

「Sion妳問了個很難回答的事呢」

在暗中向前走著的志貴,在他的背上。

「───我恨它們。這點是不會錯的」

只有一瞬間、竟散發出寒冰般的冷酷殺氣。

「但、那是指他們的行為吧、而不是指它們本身。
善惡概念並不是人類獨有的、不同生物就有著不同的觀點。」

「也沒錯。只是我覺得」

這與對象是善良的吸血鬼、或是為惡的吸血鬼都沒有關係。
志貴只是、對於它們吸血殺人的行為感到不快。

吸飲人血的怪物,奪取人血的篡奪者。
那個怪物竟然放我逃走了。
問它為什麼不殺了我、那東西竟然

「什麼?就只是因為我們同病相憐吶」

這樣說了、邊笑邊說著、然後消滅了。

一想到那東西和我有關係、怒火就猛然篡了起來。
汙穢了Eltnam之血的它,汙穢了Eltnam之血的我。
已經、無論如何也回復不了的身體。

「還是落空了嗎。雖然我一直覺得這一帶很奇怪」

……紅。我不喜歡紅色。

「總之先離開吧。至於接下來就」

……是血。我討厭會令人聯想到血的東西。

「……Sion?」

……但那卻已經成了必要的東西了、誰快來幫我――――

「Sion、喂!妳沒事吧Sion……!」


……所以、我絕不饒恕。
絕不饒恕只放我一人逃走的那傢伙、
也不原諒獨自茍且偷生的自己、
還有這個、不完全也不自由的身体我也不原諒、


……對吶。
這次絕對要將這個真夏之夜夢拉下閉幕────



公園
(視點轉回遠野志貴)



「……呼。總算是把她運來這裡了」

先讓倒下的Sion躺在長椅上休息。
剛才她帶著痛苦的表情失去了意識。

……Sion說不定是患了什麼病。
一開始見面時臉色就很差、剛才又突然倒了下去。

「……那、接下來該怎麼辦呢。
我不知道Sion住處是在那裡啊、也不能就這樣一直放她在這裡…」

也只能到Sion醒來為止、在這裡照顧她了、
但可以的話我想移動一下地點。至於理由的話────

「……深夜停留在這裡可不是什麼值得嘗試的事。
不久前才在這裡和Arcueid鬧了一場風波吶」

可是、也沒有能把Sion帶過去的場所。
家裡……當然是萬萬不可。
可不知道秋葉、翡翠、琥珀她們會用什麼樣的眼光看我。
學姐或Arcueid的房間多半也是一樣吧。就只能在這裡照顧她到天亮了……

「能了解這份恐懼吧、人類。待在這裡、就會害怕起那一夜的回憶吧」

「────!?」

回頭朝突如其來的聲音望去。
在那裡的是────

「已經沾染上的恐怖是拭去不了的。
這是由自身所誕生的闇、想要忘却它是極為困難的。」

「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沒有為什麼也沒有必定。我只是作為自己存在於此處。
不是偽物卻也不是真身。無法誕生之物、化為屍體枯朽之物、
要讓它們存在的話、就讓它們從虛偽的無中具現化吧。」

身著黒大衣的吸血鬼。
過去一度親手打倒的敵人、以666匹使魔作為武装、混沌的化身。

「────你是認真的、嗎」

「當然。以殲滅為期望的就是你本人。
詛咒是一種會返回呪術者的自身罪業。
加上───所謂的祟、不正是毀滅自身的妄念嗎。」
「咕────!」

黒色大衣翻開,從那份闇中迸出無數猛獣。

「快退開、志貴……!」

「……!」

「喔、還有一個人啊、而且是魔術師。回路的量並不多、但存蓄卻是上質。」
「很久沒有吞食魔術師了。
安心交給我就好,不會白費、我會絕無浪費地吞食妳所有智慧。」

「志貴、你───是不是在想像了它的存在……!」

「嗚哇、那傢伙會出現果然是我的緣故嗎!?」

「我有說過Tatari不是只會給人不好影響的憑依靈吧。
它是讓實際不該有的『怪物』誕生出來、將人心的不安具現的東西。
對志貴而言、Nrvnqsr・Chaos剛好是二者兼備、最兇惡的祟。
所以這次不用等到滿月Tatari就得到了實體!」

「這───這樣說、那傢伙是……?」

「對、那就是被稱為Tatari的死徒…它比預定提早出現…沒辦法了。」

身旁的是擺出迎戰狀態的Sion。
……而出現的吸血鬼就和過去那時一樣、悠然的向我們伸出它的魔手。

「───很好。一度殺死過的對手、不管幾次我都會再將你……!」

架起短刀直直地指向眼前的吸血鬼。

我的短刀與Sion的線。
以及那傢伙的咆哮、同時間在滿月下交錯開戰――――



<志貴和Sion勝利>
視點轉為Sion


「咕……!」

「真不。不虧是NO・10。擁有比過去的我更高的潛在力量。」
「但是───在這有限的條件下、能發揮的力量還是不足────」

「怎麼…這傢伙、開始變淡了……?」

「──還差一步。
畢竟這個Nrvnqsr・Chaos只是志貴一人以強烈思緒所描繪出的不安。
還沒成長為具有概念性的『謠言』。
但要殺死在這種狀態下的Tatari、卻是誰都無───」

「你的破綻、我收下了……!」

「嗚、」

「────」

「這樣、被你貫穿就是第二次了」
「原來如此。即使是與我同格的二十七祖、在你這例外之前、全是一樣的脆弱。
妳就是受到公主殿下的寵愛與邀請之人、同時也是討伐我們的最佳獵人嗎。」
「嘛…這也不錯。
化為二十七祖之後某方面來說缺少了些趣味───
這姿態的終局、可說是和原物相應吶。」

「───真是難、以置信!」

遠野志貴的雙眼、能看見物體的「死」。
那不是單純形體上的破壞、而是相近於殺死其存在的意義。
這種事、從一開始讀取他的資料時就知道了。
但對我還是很難去理解吧。

他、可以說是純粹的死神。

「……還沒完全成形的Tatari只不過是一種情報體。
竟然能將那種東西以物理性的衝撃消去、真是令人──」

真是令人感到震撼。
是他的話───就連人類無法理解的幻想種也能殺掉吧。

「消失了……打倒他了、嗎?」

志貴仍感到半信半疑……是對於那個死徒還缺乏「實感」的關係吧。
原本、只不過是情報體的Tatari的確讓人缺乏實感。
但他跨越了那種抽象範圍、有的只是對於對手生死的敏感性。

「Sion、剛才的」

「……嗯、這樣就結束了。志貴你在捜尋的吸血鬼就這樣被消滅了」

「──這樣就、真的嗎?」

「是的。能在犠牲者出現前就讓Tatari回歸於無真是太好了呢、志貴」

「────────」

……我說謊了。
這樣明顯的謊言、他應該也發現了吧。
但就算如此他也沒有否定我的方法。
對他來說、清楚Tatari的只有我。我說「結束了」他就只能默默地跟著承認。

「這樣啊。了解了」
「那、Sion妳打算怎麼辦?名為Tatari的死徒……已經被打倒了。」

「既然得不到真祖的協助、不管是這個城市或是志貴都幫不上我了。
我很快就會離開的。」

「? 關於Arcueid事這樣真的好嗎」

「嗯嗯。本來、能得到她協助的可能性就很低。
第一次的交渉失敗的話、應該也不會有第二次機會了。
這樣、還不如把用在進行無謂交涉的時間、用在治療法的研究上。
我從一開始、就有想過這樣的打算了。」

「是嗎。或許那樣也好、但我們剛才作的事不就」

如果剛才他能直接就離去的話就好了。
但似乎因為我的話、他又停下了腳步。

「────────」

志貴的話很正確。對我而言、搜尋今夜的Tatari是沒有意義的事。
我也知道、其實利用Tatari來與真祖交渉、其實也多半是無意義的。
可是。
我還是採用了這種可能性極低的方法想賭看看、並和志貴一起搜捕吸血鬼。

「Sion? 怎麼了、妳的氣色還是很差啊」

「沒事、不用為這種事擔心」

也就是說、我有點失去盤算的反過來追著志貴行動。
試著去思考自己為什麼變成這樣、沒想到答案卻是意外的簡單被找到了。

────什麼嘛。
不就是在這段時間裡、我逐漸對他起了好感嗎。

「────────」

「怎、怎麼了Sion。突然叮著別人的臉猛看」

「────────」

志貴感到慌亂了,因為我現在對他的態度並不尋常吧。
嗯、連我自己也有著這種切確感。

無論過去再怎麼缺乏與異性或同年間相處的經驗。
無論再怎麼對這些事有興趣。
我直到現在才知道、原來一個人、可以這樣簡單地就對另一個人興起好感。

該說是胸口苦惱嗎、微妙的臉頰也熱了起來。
鍊金術師的基本是對自身的掌控、這下子我完全不合格了。

但這似乎也不是什麼壞感覺。
這種突然湧起、不可思議的愉感,
就像是平日只能在地面奔跑的狗兒、突然能在空中飛躍般。






「嗚………………………!!!!!!」

 ───那種不適感、又衝了上來。

「Sion? 妳從見面就一直不太對勁。還是快找個地方靜下來休息吧。」

「…嗯…狀況不太好所以我要先回去了。
在志貴居住城市裡引起騷動的吸血鬼已經消失了、互助關係也就到此為止呢。」

「嗯、看來…也就是這樣了吶。」

「那就到這邊為止吧。再見了…志貴」

……拔下接在志貴身上的靈子光纖。
切斷這條連繫著我和他的細線、我們之間續起的契約也同時結束了。

背向他離去。
邊走著邊深深吐氣的同時、剛才那種娛感也已消失了。

──於是、我奇蹟般的解開了一個的謎團。

過去我從未對人們真正有著好感、他們能給我的只有厭惡感罷了。
所以我忍耐的住,忍受的了那種、乾涸不已不知如何是好的衝動。

真正讓、到此之前都不完整的我、能活生生躍動起來的、就是所謂的情感。
缺乏對事物真正愛好與感情的我、自然也就缺少了所謂的衝動。
所以這三年來我都能忍耐。

但那也到極限了。
在先前以來、對人們一向不抱持好感而能忍受下來的我、
現在身體已經開始迎向極限。
已經到了不去吸食就快無法維持身體的程度了。
…然後、不斷地向上加著。

在成為吸血鬼之前的人類被吸血鬼啃咬後、
令化為吸血鬼的人們墮落的衝動之源、其實就是

『對於他人的渴望』 …這種單純的感情使然、

現在我…終於了解了。



不才翻譯BY嘯月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12_01_11

Comments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05  « 2019_06 »  07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

プロフィール

嘯月(しょうつき)

Author:嘯月(しょうつき)




★嘯風弄月(簡稱嘯月)
★聯絡方式:
syoutsuki★gmail.com ★=@
★同人小說相關
請點選下方的目錄區(カテゴリ)

★社團網頁
Twilight~日月之境~

★社團製作遊戲★


★社團主催合同本(已完售)★


★曾參與的企劃★
東方口袋戰爭EVO

東方口袋戰爭EVO+

乙女嘉年華

東方口袋戰爭2

★個人噗浪★
歡迎搭訕、回應
但請注意禮貌

QRコード

QRコード




page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