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ategory: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_--_--

「我流翻譯」 Melty Blood 終章


Melty Blood 終章

視點為Sion

於是、舞台落幕的時刻來臨了。

「キ────」

像是銀樁似的、志貴的短刀貫穿了Warachia的胸口。
而它、以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看著自己的胸口。

「キキ、キキキ、キ」

是儲蓄了幾百年的量呢?紅色的血液盡數吐了出來。
 


「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
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
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
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

飄散了。

 <現代, ここ>まで執拗に、時に妄信的に、溢れ出すほど無用に、
尚飽きたらず伽藍と築き上げた、阿僧祇に至る命の波を。
「ソウカ無駄カ、スベテ無駄カ――――!!
 所詮靴ヲ履イた程度ノ獣、永続なド邯鄲ニ倣い
消却さレ奪イ奪イ奪イアッタ資産天空ヨリ糞屑の
如ク配給サレン!謳エ蠅ドモ、ソノ姿蛆ヨリ出ル

汝ラノ現世ナリ!キ、ヤハリ欠落ヤハリ欠損ヤハ
リ欠定ヤハリ無脳スデニ変脳スデニ低脳トウニ死
ノウ! き、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
嗚呼、何ヲ、何ヲ、何ヲ求メタノカコノ吾ハ!!」

請原諒譯者放棄翻譯這一段瘋語…

面具似的臉孔上、從眼睛的洞穴裡溢出了鮮血。
那東西已經不保有人的形體。
那無盡流落的血柱、讓它看起來就像是帶著似哭又笑的面具。

「ち。ごぼごぼごぼごぼ。ち。だらだらだらだら。
ち。どろどろどろどろ。ち。どくどくどくどく。
ち。血? 血! ち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啪答啪答的腳步聲、Warachia在逐漸地縮小著。
只有它臉上的面具沒有改變,除了那流出的血柱是一刻刻地變小。

「……血味好濃。志貴、我們走吧。
Warachia就要消失了、再留下去也不是辦法吧」

「──嗯嗯。但在那之前」

志貴突然看著我。
看著呆然佇立、凝視著漸漸消失的Warachia的我。

「………………Warachia。你、為什麼」

我漠然的說出這句似乎是不該問的話語。

「會成為、吸血鬼呢」

是因為離開了亞特拉斯嗎?但我想應該不是那樣吧。

「────?」

那反應就像是小動物一般,輕輕轉過身乖巧地面向我。

「…我真是可笑。竟然會問Warachia這種問題、至於答案就──」

「─────────────────────
──────────────────────
──────────────────────
────是啊、Sion。因為我看到那個答案了」

在那既哭又笑的面具上、帶著不相稱的溫和。
如此說道。

「呀───」

「我看到答案了啊、Sion。
我看到答案了。然後妳也是、有一天妳也會到達那個盡頭吧」
「只要是優秀的鍊金術師、每個人都會到達那裡。
我們的領域並不像魔法使那樣的特殊且稀有。
只要努力地去知曉世界的一切、然後再準確地去計算、
如此一來每個鍊金術師都可能到達那裡。

到達那個無法改變的終點。
 
亞特拉斯是充滿狂人的倉庫。
知道了在未来有著不可避免的毀滅會到來、於是用盡一切手段去擬定對策。
但越是去擬定各種對策、那毀滅性的結果就更加打擊著我們。
無論怎麼作都無法拯救最後的結果。
我們為了帶給全人類平等與美好、不停看透未来以營運這個世界。
可是、毀滅的結果卻是一開始就被註定好了。

思考。思考。思考。思考。思考。思考
思考。思考。思考。思考。思考。思考。
思考。思考。思考。思考、思考、思考、思考思考、思考思考再思考……!!

是啊、所有的方法都模擬推演過了!卻是越來越感到技窮。
我們只能徒勞無功地去營運那種古怪的未来!
一切都狂亂了。毀滅性未来的到來讓鍊金術師們全狂亂了。
他們瘋狂地去挑戰未来。然後真正的發狂了。

──啊啊、既然妳也冠上了Atlasia的名號、總有一天妳也會陷進那個洞穴吧。

歴代的Atlasia、都陷入了那讓鍊金術師不停狂亂地計算出新的毀滅的地獄!
我也───去挑戰了那個。
因為化不可能為可能、就是Atlasia這稱號的意義。
以結論來說、成為吸血種後的我強化了自身的能力、就此創造出了一種奇蹟。」

它就那樣邊哭邊笑的說著……是啊、既在哭又在笑。
這就是那張臉孔扭曲至此的理由。
是因為、身為讀取著未来的鍊金術師、
卻了解到自身的存在其實是全無意義的關係嗎。
於是就拼命地、為了否定自身無力而不斷研究、最後終於失去了理性───

「……Warachia、你……」

「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 吃吧吃吧
吃吧吃吧、連骨髄也全部吃光吧! 
無法拯救也不懂得娛樂、無聊無聊太無聊了、人類真是太無聊了!
無趣又無聊、來互相略奪彼此殺戮!
然後自滅吧自滅吧自滅吧、無聊的東西就全部自滅吧! 
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
キキ、キ、キ。ひ。
嘻嘻嘻、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對啊、我是、我是──我只是、想要一個我計算不出來的未來啊──」



<Warachia完全消失了>



「真笨呢。既然有誕生就必然會有終結。
我們的終點站當然就是最後全部滅亡。
無法接受這種事實的話、就該老實的自我毀滅才對。」

真祖的話很對,我也欣然同意。

「…對啊。但他其實也懂這道理吧。
可是對於那樣的未來、卻只能以這樣的手段來回避。
正因為不想承認那樣的未來。
於是只要能看到逃亡的方向、就不斷去嘗試所有能見的道路」

「………………」

「也還真是辛苦啊。雖然我對他沒有一絲的同情───
但促成Warachia之夜這吸血鬼誕生的開端、或許能相信它是沒有惡意的吧。」

「志貴你太天真了。不論開端如何、它已經殺了太多的人類。
在這份罪之前、它的罰是不會減輕的」

「我懂吶。不過Sion妳是怎麼想的? 那傢伙最後竟然會對好好回答Sion的問題」

「───呼。但就算這樣、也還是救不回被他所虐殺的人們吧。
到頭來Zepia、不、Warachia之夜仍只是個殺戮者罷了。
不用對這種無聊的事實挾帶任何感傷」

確實那是無法蓋去的事實。
志貴的言語也只是無意義的感傷。
但另一面…那也是他的表白吧。
那句話、多少令人會想相信那名男子在最後、得到了心中的救贖。

<地面.大廈前>

返回了地上、夜晚也開始轉為黎明。
仍然沒有任何風在吹彿、空氣像是緊黏著人的炎熱。
───雖然如此。
自走出大廈向地面踏出一步的時候、在我看來這個世界卻是大大不同了。

「這樣就全部結束了。對於至今的協助真的非常感謝你、志貴」

「能被妳這樣說我也很高興呢。
我只不過是跟著妳行動罷了、能成為Sion的助力真是太好了」

「嗯。這趟旅程、如果少了志貴的話就無法作出了結呢」

於是、我反覆觀望著身處的這個場所。
這裡是我最初與他交戰的場所,同時也是我將要就此與他離別的場所。

現在回想起來、正因為那時候───我輸給了志貴、
所以才能夠迎接像這樣的早晨。

那場戰鬥、說來也只是單純地志貴比我更優秀的結果嗎。
說真的、那一戰時我可是自認有十足的勝算吶、
如果不是一連串的偶然持續不斷、當時早就順利將志貴制服了吧。

「可是……這樣的偶然、真的也不壞呢」

「? 妳說什麼、Sion?」

「嗯。我是說人偶爾試著失敗一下也不錯呢。
要現在試試嗎、在這裡回敬一下讓我履履出醜甚至吃敗仗的你」

「啊?怎麼要回敬我?而且我可沒輕視Sion吧。」

「嗯嗯、我確實沒有能被志貴看輕的地方。
所以那種沒有意義的侮辱、不論幾次我也都能接受」

「嗚──那是Sion妳會錯意了吧。
居然還說我無知是好事!?還不是因為妳瞞了我一堆事才造成的!」

「那麼再給你一個忠告。
無知這種東西雖然能當作劍、但無法作為盾。請你今後多注意這點」

「啊──嗯。正如妳所說的」

他很認真的點頭同意了。這也是他的優點。
對於有道理的事就會坦率的聽進去…唉、但也同時是他的缺點吧。

「────────」

「怎了?、想起什麼好事了嗎、Sion?」

「不。我現在還沒有什麼值得回憶的好事。
要等到與志貴道別後才會去製作。」

「??? …雖然我不太懂妳的意思、但算了。
可是Sion、妳不再多和Arcueid交涉看看?這樣真的好嗎? 
現在的話我想她多少會再聽聽妳的意見才對。」

真祖…Arcueid在離這裡約二十公尺處待機著。
因為志貴說了「我和Sion有話要說」所以讓她先到了遠處。
…但以二十公尺的程度來說、我們的對話其實都被她聽的一清二楚吧、
但這也沒有什麼好介意的。
我是無所謂。而對他、在這之後也不會留下太多東西吧。

「真祖的事這樣就好了。從Warachia被消滅的時點起、
就沒有會讓我完全變貌成吸血鬼的事物了。
雖然我的身體仍算是吸血種、但吸血衝動已經降到了能夠確實壓抑住的等級。
這樣就不會對日常生活造成障礙。
接著我打算回到亞特拉斯、繼續進行吸血鬼化治療的研究。
和此刻一樣不會是孤身一個人、我會和亞特拉斯的人們一起努力的。」

「──────」

志貴露出了明朗的笑容。
當我說會和其他人一起研究時、聽到這點的志貴看起來真的很高興。
說起來…正因為和志貴一起渡過的這段時間、令我也稍微改變了吧。
啊啊、雖然如此。
我的本質是從他人那裡盜取知識、這一點卻是不變的。

「志貴。雖然發生了很多事、但我來到這裡後得到了很多。
我過去犯下的錯很多、卻沒有打算去解決它們。
…但從現在開始、我會知曉自己的錯誤然後去尋找某種解答的。
嗯、人類的矛盾之處真的很多呢。
舉一個作為代表的例子來說、像是我絕不會忘記你的事。」

「什麼嘛、把我當成舉例用的樣本嗎。
Sion妳和初遇時比起、還真是一點也沒變呢」

「──謝謝。能被你這樣說、我就更有自信了」

然後、我將右手伸出。

「志貴。在道別前、那個、能和我握個手嗎」

像這樣帶有感謝與友情的感情表現、我之前從未作過。
我所知道的、能稱為是信頼之証的事也只有這個。
正因為如此、這份彼此間的接觸、我會完完全全將他牢記在心。

「嗯。至今為止也很感謝妳、Sion。還有、妳也辛苦了」

志貴握著我的手。
而我也是、喀機喀機的盡力讓僵硬的手指動作著、緊緊地、回握著他的手。

「───你是我重要的朋友,所以我想和你訂下永遠的契約。
當你需要我的時候、我必定會成為你的力量。
可以作這樣的約定嗎。」

「妳這什麼話嘛、沒有什麼答不答應的吧。
之前妳有困難時不也呼喚了我嗎Sion。當有事時就再次成為彼此的力量吧。」

「──太好了。那、我們就在此道別吧志貴。」

「啊啊。那妳要多保重、Sion。」

「志貴你也是、要一直保重。」

志貴輕快地小跑步離去。
而在等待他的真祖則是在唸著她的不滿、志貴則是不以為然的樣子、
然後兩個人一起離開了。

在目送著他們的背影終於消失後、我也踏出了腳步。

「──太好了。那我們就在此道別吧、志貴」

再一次將離別時的話語重覆說出口。

是吶、真的是太好了。
我和他之間的約定、仍然會持續下去。
在這之後、或許不會再與他相遇了吧。
但只要這個約定還在、我就能一直保持著此刻的心情。
他是我最初的朋友、我最初的協助者。
以及、我最初的──



「那麼。首先就回亞特拉斯然後向學院長遞交悔過書。
之後還必須向教官們好好說明一切」

要做的事堆的有如山一樣高。
沒辦法和過去一樣抱著輕鬆的心情了呢。

───就這樣我離開了這塊不輸給他的鮮明之地。

之後殘留下來的是炎熱的夏天。
那是由與我相同、但絕對是錯誤的鍊金術師所作出的虛構之夜。

背離不會再度造訪的夜、
我現在、正朝著看不透的未來邁進────








Melty Blood true路線 全篇完

本翻譯獻給譯者自己
獻給所有喜歡月姬、喜歡MELTY BLOOD的人

2006年中初稿完成,2009年末修訂,2012再修訂 

不才翻譯 by 嘯風弄月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12_01_11

Comments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12  « 2019_01 »  02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プロフィール

嘯月(しょうつき)

Author:嘯月(しょうつき)




★嘯風弄月(簡稱嘯月)
★聯絡方式:
syoutsuki★gmail.com ★=@
★同人小說相關
請點選下方的目錄區(カテゴリ)

★社團網頁
Twilight~日月之境~

★社團製作遊戲★


★社團主催合同本(已完售)★


★曾參與的企劃★
東方口袋戰爭EVO

東方口袋戰爭EVO+

乙女嘉年華

東方口袋戰爭2

★個人噗浪★
歡迎搭訕、回應
但請注意禮貌

QRコード

QRコード




page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