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ategory: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_--_--

[我流翻譯] 真祖Arcueid(Archetype:Earth)


序曲

真祖Arcueid
「五感(Sense)的獲得、
意識(Rule)的交換、
生命視點(Scale)的矮小翻譯―――」

「――呵,是這樣呀。
雖稍嫌不自由、這種拘束感倒也讓人感覺不錯。」

「騷動使心情雀躍。
就連吹撫臉頰的風也是如此可愛。
讓人步伐都變得輕盈起來。」

「抱歉啊稚嫩的公主。這副容器、就暫時借用了。」

「總之,這也只限至黎明為止。
不會做出無謂舉動的。也讓我享受一下這片人世吧。」



 
Stage1 VS 七夜或Len或白Len或都古

勝利台詞
「原來如此,人類的戰鬥就是這樣子嗎。
和元素的生成、調和、支配是不同的戰鬥。
……呵、雖然有點彆扭、倒也挺有趣。有種讓人上癮般的預感呢。」




Stage4 VS Ciel

真祖Arcueid
「以太(Ether)變得安定。
這片領域作為新世界而獲得了萬全的確保吶。
妳幹得好事嗎、魔術師?」


Ciel
「妳……不是Arcueid呢。
也並非因Roa而墮落之前的她。
妳、難道是―――」


真祖Arcueid
「觀察力不錯。
無法言語的石頭也會有想嬉戲的時刻呢。
但妳不該熱衷在摸索女性的身家上吧? 」


Ciel
「……。我一直都理解Arcueid是特別的真祖、但沒想到會至如此程度。」

「聽聞魔術師之中、也有達到了存在之原型的人。被稱為起源覺醒。」

「妳似乎是強行做了相似的事呢。」


真祖Arcueid
「並非如此。我們原本就是同者。
我只是單純的,甦醒週期隔比較久。
與爬行於地表(皮膚)的你們相比,生命基準過於遠大罷了。」


Ciel
「……對呢。妳不是可以顯現於這片大地上的東西。
那副身軀、就快還給她吧。」


真祖Arcueid
「別在意這種事,快開始吧。
說起來,妳之於吾的公主而言也是特別的。
吾會特別小心、謹慎地玩弄。」


勝利台詞
「不好、太過猛就將她吹走了嗎。這身體實在太強壯了、使人陶醉其中……
呵,那東西實在有趣呢。真想再一次、試著悠哉地掌握。」




Stage6 VS琥珀&機械翡翠(root2、3限定)

真祖Arcueid
「唉呀。雖然狹小了點、但這可是個出色的妖精鄉呢。
在人類文明圈裡製作這種洞穴的、顯然是個異想天開的幻想種。嗯?」


機械翡翠
「嗶嗶。DOCTOR、是新的、敵對勢力。
等級計算器───嗶、儀器、故障。」


琥珀
「唉、唉呀,到底怎麼了?為什麼身體會抖成這樣呀……
公主風情的人出現了――――!?」


真祖Arcueid
「那裡的人偶師。正有點無趣、妳就演點戲曲吧。出色的話一瞬就賜與解脫。」


琥珀
「呀啊啊――這邊連一句話都還沒講就殺害確定了嗎,到底有多暴力啊!?
妳一點溫情的都沒有嗎!?」


真祖Arcueid
「沒有。要悲慘化為碎片、或是委婉地斷氣。隨妳選擇。」


琥珀
「這根本就沒有生存的自由吧──!
機、機械翡翠、快掃瞄那個人!快說,有勝算或逃走的機會嗎!?」


機械翡翠
「嗶嗶。生存機率、進入、負數。
戰力比、是竹槍 VS 機動戰士。」


琥珀
「怎麼可能啦、好不容易才驅逐了NecoArc牠們,竟然一轉眼就變成這樣……!
難、難道妳是───傳說中的King NecoArc!?」


真祖Arcueid
「呴。不太懂妳的話,不過去死吧。」


勝利台詞
「實在不愉快吶。妳、給我陷落時空的夾縫吧。」




Stage7 VS Osiris之砂

勝利台詞
「作為保險的人員嗎。
吾對對非純血的祖無事可說。就沉沒於妄念的海洋、償還千年的罪過吧。」




Stage 8 VS Riesbyfe

Riesbyfe
「慢著、原初之一(Ultimate・One)。
雖說是暫時而已,但她畢竟是我的主人。作為騎士可不能就此罷休。」


真祖Arcueid
「呴?因為有個破爛東西在那兒就將它踢飛了,妳是那東西的玩物嗎?」

「可是、無法守護主人的東西竟敢自稱騎士。
低劣的主人就會有低劣的騎士。就是這樣的道理。」


Riesbyfe
「嘖……!
的確、我是只限一夜的幻影。與人偶無差別。
可是她不一樣。直到最後、她都將我看作友人來對待。」

「修正妳的話、吸血姬。
妳可以奪去她的願望。然而、絕不會連名譽都讓妳剥奪……!」


真祖Arcueid
「為了這種無聊理由而燃燒靈魂?
好、就給妳挽救的機會。悲痛又可憐的白百合呀。」

「化著膿消滅不夠資格稱為花朵。
那副身軀距離消散還有數分鐘。在臨死前,試著美麗地綻放吧。」


勝利台詞
「高潔(好聽)的聲音。
收回先前低劣的評價。
墜落於冥界吧盾之騎士。作為給予夢想著救贖之鳥的祭品,永遠相依為伴吧。」




Stage9 VS 完全武裝Ciel

真祖Arcueid
「即將黎明。依照與稚嫩公主的約定,現在正是回歸星球內海的時候―――」


完全武裝Ciel
「不會簡單就讓妳回去的。
我們還有剩下沒解決的事―――對吧、Archetype?」


真祖Arcueid
「呵呵。沒錯。虧妳能回到我身邊、代行者。
還嫌不夠刺激是吧?不來享受之前的延續嗎。」


完全武裝Ciel
「玩笑請只限妳那身禮服就好。
誰會希望和妳這種犯規的對象戰鬥啊?
我會用這身裝備去挑戰妳、是因為沒有退路了。」


真祖Arcueid
「呴。沒有退路、是什麼意思啊?」


完全武裝Ciel
「別裝了。妳才不會從夢中醒來。
在那之前、妳可是打算進行大掃除對嗎?」

「好比說、像是把南極和北極的冰山溶化、讓地軸溶解、將眾大陸當作彈珠台。」


真祖Arcueid
「意外呢。為什麼會知道?」


完全武裝Ciel
「因為妳說過了『我們是相同的』。」

「那個蠢吸血鬼啊、因為某些契機起了『無理大鬧一場』的念頭、也絕非不可思議。」

「可是、她沒有實行的權限。只是『想過』就結束了。然而妳的話可就不一樣了。」

「只要想了、就會毫不猶豫地實行,沒錯吧?」


真祖Arcueid
「正是。雖然我們本是一體,但稚嫩的公主實在令人嫉妒。
身邊不只是愛人、還有如此的理解者。」


完全武裝Ciel
「……總之我要先問一聲。妳要執行大掃除的理由是什麼?」


真祖Arcueid
「沒有辦法吶。對我也是苦澀的選擇。
試著這般理解世界的話、任誰都會虎視眈眈地加速終末。」

「星球的問題就是我的問題。
但是……反正都會被他人破壞呢、這讓我變得想搶先弄壞了。」

「就是得到了這樣一瞬的觀點吧。
我想這對人類而是個能認同的理由才對、但妳覺得呢?」


完全武裝Ciel
「沒有討論的價值。無論如何妳都無法理解人類的、Archetype。
因為───那可是自殺行為。」

「自殺、自滅對動物而言是矛盾的行為。
作為活在這世界的生物、絕無法忽視妳的自殺。
今次我要讓妳不留痕跡地消滅。」


真祖Arcueid
「不過這邁向自滅的想法也是從你們那裡學來的…
呼,看來連這也是錯誤嗎。
原來如此。也就是說、矛盾便是人類的本質吶。」

「很好,結論很充分了。
拼盡全力吧、Ciel。這星球的命運就託付在妳手中了!」





結局

真祖Arcueid
「雖然奮戰到底、但妳終究不及吶Ciel。我也很遺憾、但沒辦法了。」

「這是和妳的約定。既然揚言過了要毀滅、不實行是會遭受妳譴責的。 」


完全武裝Ciel
「什、什麼嘛、這種歪理……
我才不會罵、不會譴責的、所以……快將之前的話,取消……」


真祖Arcueid
「妳那張痛苦的面孔也別有一番風味。
安心吧、會留下一小撮的人類。之後他將會在我左手。妳的話就是右手吧。」

「那麼、讓世界落幕吧。星球啊、將迴轉(氣息)暫時停歇―――」


???
「給我等等―――!」


完全武裝Ciel
「!?」


真祖Arcueid
「!?」


Arcueid
「我不出聲妳就想為所欲為了嗎。
用人家的身體進行自殘行為我很傷腦筋耶、可以停手嗎?」


真祖Arcueid
「竟有這種事。稚嫩的公主、原來妳會夢遊?」


Arcueid
「那可是這邊的台詞。作著夢還囂張很的是妳才對吧。」

「妳的初次觀光到此為止就夠了。
快要天亮了喔。不知世事的公主殿下可以快回城裡去嗎?」


真祖Arcueid
「───什麼啊。
這有如春風一般、心中難以壓抑的叫聲、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嗎。」

「其實我也覺得、毀滅世界是太過頭了。對於妳不諱的指正、表示感謝。」

「可是……我也感到困擾。說起來、這實在讓人開心到沒辦法了。
效法人類言語的話、嗯、就是這樣一回事吧。」

「『笑著見諒吧。我雖然瞭解自己失控了、但就是無法制止自己』」


完全武裝Ciel
「蠢到讓我都哭了啦……!
就算變成這樣的上位機種、這個蠢女人走到哪裡都是蠢蛋啦!」


Arcueid
「很好、打從一開始我就曉得妳不是能說服的對象!所以剩下的、只有這個手段囉!」


真祖Arcueid
「果然結論相同。起舞吧、稚嫩的公主。試著從吾手中、守住妳現有的一切吧。」



Arcueid VS 真祖Arcueid

換成玩家操作Arcueid
輸了就Game over,勝了就迎向真結局


真祖Arcueid
「那麼、落下閉幕吧。
將自轉(身體)歇止、掃除地表的文明。
人類的孩子吶、如果在這創世地獄中尚能苟活的話、就是汝等勝利。
盡情謳歌靈長之世吧。」





真結局


真祖Arcueid
「漂亮。而且痛快無比。
身為星球大氣的吾之手腳,居然被僅是受肉的手腳給打倒了呀。」

「生命的優劣並非靠力量的強弱來裁決。
最終會到達何處呢?光這樣就是生命價值的所在、天之星如此傳達著。」

「這並非出自人類口中、而是由我等的公主所宣告。
父親也為之咬牙呢。似乎,我等無法如那人所願去做。」


Arcueid
「――――――」


真祖Arcueid
「迎接妳的人來了。快回妳拼命守護的那個世界(搖籃)吧。」





???
「醒來啊Arcueid… …!該不會,妳們同歸於盡了吧!?」


Arcueid
「(……是誰……在呼喚我……好睏……又好累……這個聲音、一定是―――)」


Ciel
「平常不論發生什麼都毫髮無傷的傢伙、竟然就這種時候就學起睡美人嗎!?
喂喂、不起床的話就全力賞妳一發―――」


Arcueid
「起來了……起來了啦、所以別拼命搖啦。人家難得、作了個安寧的夢。」

「不過我很高興喔。你來救我了呢、志―――」


Ciel
「…呴。終於睡醒了嗎。早安呢公主殿下。竟然讓我這麼費事。」


Arcueid
「………唉。」


Ciel
「……怎麼了、那聲嘆氣是?」


Arcueid
「難以置信。人家好失望、要再回頭睡一覺。」


Ciel
「好失望是啥意思、居然說失望!?竟然對照顧妳的恩人這樣!」


Arcueid
「吵死了啦、不會看場合的笨蛋Ciel!
快點叫志貴過來啦、志貴!不然我就再和那個交換喔!」


Ciel
「妳、妳才不配叫我笨蛋!何況那種美妙的情境、就算主肯恕我也絕不會饒恕的!」


Arcueid
「啊,妳那是問題發言!我認為剛才的台詞、粉碎了信仰的地基!」


Ciel
「那只是比喻而已!
算了、妳就快去睡吧。接下來我找遠野同學購物―――咦!?」


Arcueid
「好、感覺很讚地請醒了!
夢醒了、我早妳一步回去囉。至於善後就給妳囉──」


Ciel
「啥?這個爆發中央的善後居然要我一個人來?
……好、好快!已經跑在那裡了嗎!慢著,明明就是我先約的啊―――――!」
(爆心地 = 狹義為核彈爆發的中心點、廣義為強力炸彈的爆發中心點。
譯者:還好妳們是在郊外開打…)


Arcueid
「這種事是先到先贏!
掰掰、謝啦Ciel!會記得帶紀念品給妳的!」


Ciel
「夠了喔、給我等一下Arcueid!
妳這人真的是,無論何時都不用大腦啦―――!」




-
轉載沒問題
告知並附上出處與譯者即可:)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12_01_14

Comments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12  « 2019_01 »  02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プロフィール

嘯月(しょうつき)

Author:嘯月(しょうつき)




★嘯風弄月(簡稱嘯月)
★聯絡方式:
syoutsuki★gmail.com ★=@
★同人小說相關
請點選下方的目錄區(カテゴリ)

★社團網頁
Twilight~日月之境~

★社團製作遊戲★


★社團主催合同本(已完售)★


★曾參與的企劃★
東方口袋戰爭EVO

東方口袋戰爭EVO+

乙女嘉年華

東方口袋戰爭2

★個人噗浪★
歡迎搭訕、回應
但請注意禮貌

QRコード

QRコード




page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