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ategory: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_--_--

「Fate同人」The road to avalon 1-1

Category: 同人SS(Type-Moon)  

  本小說為Type-Moon所製作的<Fate>系列之二次創作。
  由於綜合了Stay night、Zero、RealtaNua、Fate/hollow ataraxia等多方的設定,並參考亞瑟王相關傳說之敘述、再加入個人趣味的二次設定來進行故事演出。與原作有出入之處敬請見諒。




 


  曾經有過一位高潔無比的騎士,偉大的王者。
  他的出現為暗籠罩的不列顛大地帶來轉機。
  手中緊握的黃金之劍,其光芒替夜晚點燃了明亮讓大地迎向黎明。
  縱戰場十年,歷經十二場大戰未曾敗北。偉大的王者以被歌頌為赤龍化身的軍神姿態,掃蕩了席捲不列顛的眾多影。
  禮儀,理性,公正,清高是他的信條。高貴王者的治世為國家帶來前所未有的繁榮,人民以他為傲、讚頌其英明;騎士們視其為最高指標紛紛投入其麾下。他是最傑出騎士之一;也是率領眾多嘉美洛特騎士的王者。騎士之王的出征是被應許勝利的光輝之道;歸程是凱旋勝利的榮光之道,行經之處皆因他的高貴與長劍而劃出光明。
  那曾是一段即使在夜晚、也能感受到某種光芒的輝煌日子。
  然而──耀眼的事物總是有如短暫的泡影。
  人們如此回憶著。


      ※ ※ ※


  ──是誰?
  坐臥在樹下的少女聽見了,什麼人在呼喚著自己。
  極度的疲倦與睡意不斷襲擊著身軀,知覺已變得遲鈍。那是有如在沖上沙岸的白浪中,包藏著的一粒玻璃珠般的細微音色,甚至比那容易被忽略掉的微弱聲音。然而少女確實聽見了,只因感覺到那是自己必須去聆聽的聲音。
  少女赤著腳在那片沙灘上努力尋找,以雙手拼命翻尋沙泥,撈起那顆玻璃珠辨識它的真面目。
  熟悉不已,不會弄錯的聲音。
  極為溫暖熱切,強烈的思念。
  聽著這陣從遠方傳來的呼喚,原本喪失所有力氣的冰冷四肢似乎又開始變得溫熱。眼框也是一樣──縱使少女還不明白這股在心中蕩漾的情感是怎麼一回事。溫熱的液體在眼眶裡匯集,即將滑落下來。依稀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的瞬間,少女的意識已遠離樹下。
  此刻少女還不知道,這些寶石似的晶瑩淚珠便是她預先得到的報酬。
  某位魔法師替此作證。


Episode.1 召喚 -Traveler-


  蔚藍的晴空高掛頭頂,有位少女佇立於丘陵上俯視著所見一切。
  額前的瀏海飄逸著,及肩的淡金色髮絲被陣風給吹得散亂。少女以手指撫弄被吹亂了的頭髮。
  雲朵好似一匹匹潔白的駿馬,較量著誰的腳程最快。
  風勢逐漸轉強,隨著季節變遷已逐漸轉變為枯褐樣貌的秋草、在風兒的翻弄下變成了黃色的波浪。眼前的究竟是草原,還是偽裝成的海洋呢?映入少女祖母眼瞳中的是一片瀟灑景色。皮革馬靴像是扎下的根,能夠自腳底充分感受到大地澎湃的生命力。
  不間斷的秋風裡頭,能嗅出自小聞到大的、那種緯度略高的半島環境所特有的氣味,雖然有些淒涼有些荒蕪,但能感覺到一股鮮明的活力。
  絕對不會認錯,這裡是少女再熟悉不過的故鄉──不列顛的大地。
  
  陽光照耀著大地,藍天下的一切都是那麼地鮮明。
  鮮明到了彷彿會將人吞噬,質疑起眼前所見是否為虛像。
  阿爾托莉亞 潘拉岡(Altria Pandragon)全然無法明白自己為何會在這裡,不明白為何還能以這副模樣眺望懷念的波浪草原。
  努力從記憶裡整理現狀。
  以世界的角度來看,距離她上次眺望原野只間隔了一小段的時間。但若以她自身的時間軸來看、這卻是經歷了一大段旅程後的久違風景。嘉美洛特(Camelot)王朝開始衰敗;圓桌騎士們逐漸分崩離析;劍欄(Camlann)山丘上那互相廝殺的淒慘景象。
  於是轉為尋求聖杯帶來的奇蹟。
  第一次的追尋聖杯之旅:歷經各種辛酸、好不容易就快要得到它了,卻以慘痛的結局收尾。之後又踏上第二次的追尋聖杯之旅:雖然同樣沒能取得聖杯──卻得到了同等寶貴的聖物。得到這聖物後少女便不需要聖杯了。在漫長的旅途中,她取回了自己失去已久的重要事物。
  阿爾托莉亞終於放下心中沉重的牽掛,而她了貫徹十年的沈重使命也終於得以卸下。
  亞瑟王的國度在經歷榮耀的盛世後以分崩離析作為結局,在跨過漫長的旅途後她終於能坦然面對這樣的命運。一直努力守護著的國家滅亡了,也因此卸下國王的身份,平穩地接納了一切的她了無遺憾,只是帶著致命重傷躺在森林裡某棵樹下靜待終焉的到來。
  夜空瞧不見繁星的身影,彷彿全都殞落了。
  只剩下柔和的月光在撫慰大地萬物。
  來到一片安穩與祥和,使人身心放鬆下來的森林。帶著些許迷濛霧氣的神秘氣氛、隱約能聽見不屬於人樂的優美歌聲,這使人感覺自己宛若置身於妖精鄉的入口。
  森林裡的空氣柔和的像是妖精的搖籃曲,讓傷患暫時遺忘了傷口的疼痛,給予難以言喻的平穩心情。
  才在覺得就要睡著的一刻,再睜開眼時阿爾托莉亞已發現自己身在此處。
  那片森林的翠色彩自視野中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這片不知眺望過多少回的景色。可是與在森林之時比起、心情依舊沒有改變,此刻這種平穩樸實的感覺正是阿爾托莉亞失去了十年之久的事物。
  『貝狄維爾卿(Sir Bedivere)……?』
  左右張望,試著呼喚先前一直陪在自己身旁,那位最後的圓桌騎士。
  然而他的身影已不復存,醒來時唯有自己獨自一人。她更驚訝的是──本該是等待死亡的身軀此刻竟完好如初!?「噗通」「噗通」心臟在在熱切跳動、這種鼓動是真實的沒有錯。伴隨魔力爐心(龍因子)的運轉,高漲的魔力在體內不停循環,光是試著用力握緊手心、阿爾托莉亞便感覺到身體狀況可謂前所未有的高昂。
  可是,卻有著一份不協調感。
  一種高昂而華麗的不實際感。宛若用穩健的腳步去踏著不實的空氣階梯行走,不論用再快的步伐前進都總會感覺缺乏了一份真實感。
  她能明白這種微妙的感受。此刻所擁有的恐怕並非肉身,而是以龐大魔力構成的擬造軀體。
  ──自己是以從者(Servant)的身份現身於此?
  阿爾托莉亞用以往的經驗下了如此判斷。
  這狀況顯得詭異。
  名為亞瑟王的英雄會被召喚是以有機會取得聖杯為前提。她認為已放棄聖杯的現在,自己應該不會再被任何人召喚才對。再來,倘若是像二度參加過的冬木市聖杯戰爭那般擁有獨特系統的召喚式,她應該會得到自己所處時代與地點的相關情報才對。
  然而,阿爾托莉亞卻是什麼資訊也沒能掌握。
  最重要的是……眼下四方更沒見到半個可能是召喚她出來的御主(Master)。
  基於以上理由,阿爾托莉亞想不透自己為何會再以從者的身份被人召喚──而且還是在她所摯愛的不列顛大地上。
  『我到底是…』
  『啊啊,搞不清楚是什麼狀況呢……』
  阿爾托莉亞迷失了前進的方向。
  既然如此,就索性佇足於原地,姑且先什麼也不做吧。雖然連正確的年代都不清楚,至少肯定這絕對是自己的故鄉。
  『仔細一想,原來已經度過了十年的時間呢。』
  阿爾托莉亞在草地上坐了下來,將情感投入這片懷念不已的風景。
  她想著自己像這樣以普通孩子的身份於原野上玩耍,已是多久以前的事了呢?大概有十年了吧,自拔起選定國王的石中劍起,她生涯就轉為在宮殿與戰場上度過。之後即使見到了相似的景色,也已轉變為截然不同的感受……特別是縱戰場之時。
  同樣是原野,但聳立其上的並非野草,而是插滿大地的劍戟與箭枝;煙的濃嗆與血的腥臭味遮蔽了嗅覺,放眼望去只餘下滿地屍骸與受到摧殘的大地。
  阿爾托利亞的晚年,就在這種苦難中度過,所以她很慶幸自己現在又能夠平心欣賞不列顛的風景。
  少女凝視著遠方,彷彿要看盡一切直到地平線的彼端、將之永遠烙印在自己的視界裡,好覆蓋掉那些哀傷的記憶。


  一段時間後風向改變了。
  某種開關被觸碰到,放鬆了許久的阿爾托莉亞突然間神經緊繃起來。
  陣風吹拂所帶來的氣息驟變,草木與濕氣混搭的獨特味道裡參雜著那厭惡的血腥與煙硝味。遠處開始傳來轟隆的爆發音、地面隨著那道聲響一同隱隱地撼動。
  戰爭?蠻族或盜賊的襲擊?長年經驗警告著阿爾托莉亞這無疑是某處開戰的跡象。
  她毅然地起身,集中精神辨別爆炸聲的方向。基於騎士精神首先想到的是要設法避免無謂的死傷,如果這是兩國間戰爭的話便視現場決定該作何行動,但若是盜賊或蠻族襲擊村莊的話,她勢必就會擊退那些暴虐的惡徒。
  縱使卸下了嘉美洛特國王的身份,屬於騎士王的光輝也絕不會消褪。
  將流動於全身的魔力變為加速手段。白與青色身影的少女、即刻用著與那嬌弱身形完全無法聯想在一起的驚人速度奔馳起來,隨風一同前往原野彼端。
  強風迎面呼嘯過少女臉龐,吹得她鬥志越發激昂。
  直線飛奔越過幾座小丘,轉眼間便來到發生戰鬥的地點。
  映入眼簾的……的確少女是最不想見到的情景。
  『這是………果然,這個時代的不列顛還不平穩嗎……可是,竟然用這種殘忍的手段!』
  對眼前所見,騎士王投以怒叱並感到悲痛。阿爾托莉亞握緊拳頭質問自己的記憶,難道就只有在嘉美洛特那短短數年的盛世裡,她才無需見到不列顛的戰亂景象?
  她看到前方山脈的地下建有一座城鎮,便是被襲擊的對象。城鎮外圍的原野被火焰焚燒,飄起的煙既濃又嗆彷彿要染天空。有如不列顛大地被異界暗影所侵蝕的風景。
  侵略者是一群被鐵灰色鎧甲包裹的騎士與隨行士兵,對於城鎮的人民不區分身份或男女老幼皆給予無差別的痛擊。城牆外的居民沒能全部都躲進城裡避難,來不及逃走的男性會被殘忍地殺死;女性則會多半會俘虜,之後很可能被用來作為逞獸慾的工具,戰爭的可怕之處不全在統治權的替換,而是那過程中引發的燒殺擄掠。
  更讓人訝異的是,侵略者竟帶來了合成獸(chimaira)──這種被稱作人工幻想的兵器。
  這是場不尋常的戰爭,無法理解為何投入這種對國級的戰力來攻打一座城鎮。這種作戰已稱得上是一種浪費。然而,時間並不會停下來等待人思考、戰線正逐漸壓向城鎮。以戰場的痕跡來看最初是在城外原野附近開戰的。但那應該是突來的奇襲吧,城鎮方的反應明顯慢上了幾步,雙方展開會戰時已快兵臨城下,如果不能及時消滅那些暫時還在後列的合成獸、城鎮絕對會被踐踏過去。
  『為什麼……』
  拳頭更加緊握。阿爾托莉亞的視線專注在那群灰色侵略者的身上,目光裡的怒火像是要燒毀他們那身作為騎士證明的長劍與鎧甲。
  ──你們的騎士道究竟在何處!
  那是這時代裡多數戰士所信奉的指標才對。
  然而騎士道的原點並非止戰,而是時代無奈下的救贖。在冷酷的戰鬥裡尋求一絲人性溫情,在讓人類在刀劍相博的地獄裡能夠維繫尊嚴。正因堅守了那份精神,不斷揮舞長劍奪人性命的騎士們、縱使身浴鮮血卻仍能作個人類,而非墮落成只知殺戮的惡鬼。所以───
  『這種違反騎士道的卑劣戰鬥我絕對不允許!』
  騎士王憤怒到吼了出來,金色的秀髮與裙擺隨著高漲的魔力飄逸。
  阿爾托莉亞不曉得這是哪兩國間的戰爭,也不明白開戰的理由為何,但心中信念告訴她、絕不能容忍這種殘虐無道的屠殺行徑。

  ──暗時代……過去一度終結的活地獄又再次出現於眼前了嗎?
  ──那麼,就用這雙手再一次斬斷它。

  『哈啊啊啊啊啊啊──────!』
  伴隨著怒吼,高漲的魔力立即轉變為白銀色的無瑕鎧甲依附在身上。
  甲冑映射著光芒、轉眼間阿爾托莉亞便化作銀色彈丸彈射出去。這發銀彈瞬時打進了混亂的戰場,以驚人氣勢撞開意欲俘虜女性的士兵。被撞飛的士兵挨了這一擊後立時吐出鮮血,感到體內臟腑翻騰讓他到幾近失去意識。
  可是正當要下手制裁之時,阿爾托莉亞卻停止了動作。
  『我的劍……為什麼Excalibur沒出現!?』
  慣用的愛劍無論怎麼呼喚都不肯現身,手中僅有摸握有空氣的觸感。
  戰場上無暇多想,只能接受這錯愕的事實,失去聖劍的騎士王即刻拾起地上的無名劍作為替代品。她用編織魔力鎧甲的方式提高長劍的強度,再以寶具──風王結界(Invisible Air)包覆劍身,透過高度收束於劍上的空氣改變了光線折曲率,製作出隱形效果與強化攻擊力。
  『很好…風王結界還可以使用。』
  慣用的武裝至少還保有一樣是不幸中的大幸,只希望急就章的武器一時間還能堪用。
  戰場未曾停滯,剛挨了突擊的士兵已含著血沫毅然起身。滿臉肉的濃厚殺意、下一眼便看出他將目標轉為阻礙他的少女騎士。
  騎士與士兵,目光交會。
  「呵…」阿爾托莉亞自嘲著,提醒自己環境的差異。
  她明確想起來了,這裡可和冬木聖杯戰爭時人類已大幅衰弱的時候不同。這是星球還充滿了魔力元素,雖遜於神話時代但怪奇與神秘仍屢見不鮮的時代。儘管剛才那記突擊猛如砲彈,卻還不至於徹底剥奪敵人的行動力,染血的重劍高舉了起來、士兵連試探都不打算便直接衝上前要將嬌小的騎士給斬殺。
  剛猛的一擊送出。
  劍勢才剛揮下,已能感受迎面壓迫的勁風。
  阿爾托莉亞胸中不抱一絲畏懼,即刻跟著衝上前以更快速度揮出不可視的長劍。
  『────!!!』
  無色的一閃。
  勝負僅在電光石火間。
  騎士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率先制裁了一名殘暴的敵人。
  『還沒結束……我要壓制這個不堪的戰場,就算王的責任卸下了、身為騎士的精神也絕不會放下。』
  阿爾托莉亞先將暈倒的女性移至安全處安置,之後她的腳步片刻不曾停歇,全力縱於戰場制裁那些冒犯正義與騎士道的卑劣份子。
  青與銀白色交織的身影有如閃電,穿梭於刀劍往來的戰場。
  疾風吹散了硝煙,暴風般的長劍嚴懲褻贖生命的惡徒。這道電光般的制裁軌跡鎖定了所有鐵灰色的侵略者,以及施展無謂暴行的士兵。

插圖01


  舞動那長劍的力量源頭,是阿爾托莉亞的鬥志與體內龍因子所生成的龐大魔力。她自由地運用著魔力噴射來輔助動作,再於斬擊瞬間施展爆發性的魔力放出、一口氣擊潰敵人的防禦。
  轉眼又揮動手中劍刃俐落地斬下一名鐵灰騎士。騎士之王的威名不容輕視,尋常的戰場上沒有敵人能與挨過她的連續猛攻──縱使手中使用的並非那把聖劍。
  「我的劍…難道會是因為…?」握著些許不習慣的劍柄,阿爾托莉亞思索為何無法喚出自己的愛劍。來回想了數種可能,最後她推測出了一項有力的因素。
  ──如果真是那樣的話、就不妙了。
  思考的同時手中動作無所停滯,數回交鋒之間又擊倒了一名敵人。
  但隨即,卻又有更多的敵人貼了上來。
  草根與沙塵飛馳,騎乘高大悍馬的騎士正舞動長矛朝著阿爾托莉亞迎面衝去。而她也瞬間反應過來回擊對方!

  「鏗」地,沈重無比的金屬聲爆開───

  兩位騎士短兵交接,龐大的力道衝擊了彼此的身軀。
  鐵灰色的騎士被打下馬匹,阿爾托莉亞也被震得滑行了數步距離。警覺長矛已無法再使用、騎士便拋下了手中廢鐵改抽出背後的戰斧。
  『喝啊啊啊───』

  再一次、雙方兵刃交接。

  意外地,卻是阿爾托莉亞的劍被壓了回去。
  凝重風聲之間、色的凶器劃出一道又一道豪邁且不失精巧的軌跡。腳下是靈活的步法、手中是剛猛的斧技,鐵灰色的身影有如鬼神姿態,此等身手擔當一團之長已相當足夠。阿爾托莉亞判斷眼前對手肯定是縱沙場已久的老將,正因如此才更讓人感到惋惜──這樣的高手…究竟是在何時走上了錯誤的道路?
  銀與鐵灰的身影互不相讓地反覆衝突,金屬的聲響與火花不停爆開。
  演變為力量與力量的較勁,最後雙方隔著兵刃陷入了僵局。
  『原來如此…把兵器用魔術隱藏起來了?可這力量是怎麼一回事……與小姑娘的體型一點也不相稱啊!』
  『我才想問為什麼,為什麼要發起這種戰鬥!你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已經忘記騎士的精神了嗎!』
  趁著這個機會,阿爾托莉亞提出了質問。她不曉得對方是否同為不列顛大地的孩子,又或是語言相異的蠻族……但仍試著出聲提問。
  從頭盔底裡露出的,是一雙暗又冰冷的眼睛。
  『騎士道…?真是令人懷念的論調。的確也有過那種時期,但已經不是那種年代了…戰場上需要的不是人道而是效率,既然都是地獄的話不如讓它儘早結束反而省事。』
  可以溝通。但那是一陣乾澀、有如歷經歲月磨耗的聲音。
  與那鬼神般身影完全相稱的聲音,宛如來自地獄的使者。
  衛宮切嗣──不知為何令人想起了那個殺手的名字。
  『但是、這樣的戰鬥又有什麼意義呢!』
  『戰鬥即是殺戮,只不過看透了這個本質罷了。再崇高的精神也抵不過一日溫飽來得重要……這是吃與被吃的時代,不想淪為餌食的話就只能去踐踏,去吞併掉別的傢伙。我們的掠奪也不是沒有分寸、不會真的滅了那個城鎮。小姑娘妳的身手很了得、要加入我們倒是很歡迎。』
  武人手中的技藝不會說謊,劍斧相交之間能感受到對方絕非尋常人物。仔細打量對手那鐵灰色的鎧甲,尚能見到滿是磨痕的紋章,而那個…一定曾是這位騎士的榮耀之證。
  只可惜,如今已同那副鎧甲一起變了樣。
  或許他是飽受了什麼痛苦的折磨,才變成今日的模樣。曾為了名譽與正義而揮劍之人不該淪落至此才對,阿爾托莉亞在心中不住嘆息──雖不知年代為何,難道這時代已經不得不拋棄戰場上的人性了?
  『……為了生存而作的捨棄嗎。』
  『沒人想成為死去的一方。』
  『那為何要襲擊這種城鎮。』
  『哼……一個佔了豐富資源又保有戰力的城鎮,卻不願歸屬任何人或加入一統不列顛的行列,只縮起來奉行作古的亞瑟王精神?太可笑了!』
  『亞…瑟王?』
  聽見自己的名號,阿爾托莉亞瞬時睜大了眼睛。
  『我也曾憧憬過那位騎士之王。可是呢…他的末路是什麼樣子?不列顛變成這副行又是誰的錯!那樣的騎士道還值得讓人信奉嗎!』
  ──他的末路。
  阿爾托莉亞終於確切體認到原來這裡…真的是自己死後的不列顛嗎?
  震驚與自責湧了上來。
  「光是顧著拯救,卻沒對臣民施以引導。」想起一場跨越時空的酒宴上、某位王者曾這樣直指自己所缺乏之處。
  一瞬間的集中力渙散,讓對手抓到了魔力噴射不協調的細微破綻,巨斧上頭的力道快速壓迫過來、逼得阿爾托莉亞逐漸後退。
  『時代需要的是早日一統不列顛的霸道才對,就像當年亞瑟平定不列顛時一樣!一時的痛楚是必要的,溫吞的作法只會拉長戰事罷了。』
  『……我不記得自己當年那樣做過。你知道嗎…操之過急只會醞釀更大的悲劇,真心想讓不列顛安定的話絕不能只靠戰鬥。』
  阿爾托莉亞的劍,力道開始變強。
  『說出了很漂亮的話吶……或許妳的父親是那時代的高潔騎士吧。』
  劍與斧連番的互擊撞出火花,雙方不停揮動武器並移動腳步、試圖製作決勝的機會。
  『可是、不要忘了!亞瑟的下場是什麼樣子、被稱為完美騎士的蘭斯洛特又是什麼行!高潔?矜持?騎士之王最後被他的騎士們背叛、就連妻子也被人搶走了。這個世界…需要的不是崇高的道而是力量!』
  滄桑的聲音轉為咆哮,讓人分不清墮落騎士的話到底是說給誰聽。是眼前的阿爾托莉亞…?又或是他自己呢…?
  無法貫徹拾劍時誓言的騎士,在騎士王的所見所聞之中絕不差眼前這位,然而對方所提到的那個名字卻深深動搖了阿爾托莉亞的心神。
  湖上騎士蘭斯洛特。被譽為最完美的騎士,為亞瑟王而戰的劍之中他是最鋒利的一把;卻同時也是傷害亞瑟王最深的一把劍。
  一把最出色的雙刃之劍。
  對於嘉美洛特的滅亡阿爾托莉亞已能坦然面對,縱使眼前的事實使她哀痛、卻仍能夠承擔這一切。但唯有蘭斯洛特與桂妮薇雅倆人的事……仍讓她還無法釋懷。
  ──亞瑟王不懂人心。
  以前有人如此直言過。
  阿爾托莉亞曾經親身體驗過湖上騎士完全爆發出來的悲憤。
  但就在上次的召喚時,她找回了自己屬於人的心。所以阿爾托莉亞終於得以理解,那對佳人會是以抱著什麼樣的心情面對自己,又是帶著什麼樣的心情結束了一生。
  這稱得上是一則偉業;也是一齣悲劇的推手,直至千百年後亞瑟王是女兒身一事依然沒有被人揭露開來。這是最後的忠誠亦或諷刺呢?四分五裂的圓桌騎士、流落各地臣民,知情之人竟不約而同地將嘉美洛特的這份秘密,在亡國後仍好好地保守住了──於是人們始終以為亞瑟王是男人,也因此那兩人的冤屈始終未能得到洗刷,也得不到諒解。
  無論如何,罪都是無可避免的。
  只是,只不過……倘若當時能適當替那兩人辯解、採取什麼行動的話,至少他倆的事應該能得到人們更多台面下的認同吧,而非只留下片面的污名。這是一齣時代的悲劇,也是三個看似完美但扭曲的人一同犯下的錯誤。
  回想起人心是怎麼一回事、終於瞭解到自己真正錯誤那一刻起,阿爾托莉亞曾想過有無方法能為兩人做些什麼。在痛苦的回憶之中,她唯一勉強算得上是補償的──就是一度親手制裁了那名背叛騎士,賜給他一個渴求的心安。
  可是……這樣真的就足夠了嗎?
  阿爾托莉亞已不會再追求聖杯了,不會再去否定自己。
  但是她,也絕不能任人肆意污衊自己與那兩人的名譽。
  『…看樣子是不會有任何交集了,談話到此為止。』
  『也對。分個勝負吧小姑娘───』
  互相震開彼此的兩人,於一瞬間重拾架勢。
  墮落騎士以最大的力量揮動兵器而產生的暴風、搶在大斧重擊之前就已迎面襲來。
  速度與間距皆無可挑剔的一擊,在此之下不會有能夠存活的生命。

  然而那種道理,在騎士王的面前並不適用───!

  如果那一斧是暴風的固態凝聚。
  那麼阿爾托莉亞的劍就是奔馳的疾風──以超越暴風的速度搶先斬斷了斧柄。
  「迅捷又精妙的一劍」是墮落騎士最後的思考。
  破壞武器的第一劍,與分出勝負的第二劍。那是一氣呵成的連續疾風,猛烈的劍勢裡沒有任何留情。灰色鎧甲的碎片在半空中飛散、裡頭本該保護的肌肉和骨頭一一斷裂,內臟也被斬擊的力量壓成了粉碎。
  鮮血濺滿周圍的地面。
  但是,男人並沒有倒下,而是保持佇立的姿勢就這樣斷了氣。讓人不禁想像他是否在這最後的決鬥裡,找回了些許騎士的尊嚴呢?
  這一劍下去後,阿爾托莉亞內心百感交集。
  但為此停留的時間就連兩秒都不超過。
  ──如果來到這裡是為了負起責任、收拾自己造成的殘局……似乎還能令人接受吧。身為騎士之王的少女這麼想著。





(待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12_06_11

Comments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02  « 2019_03 »  04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

プロフィール

嘯月(しょうつき)

Author:嘯月(しょうつき)




★嘯風弄月(簡稱嘯月)
★聯絡方式:
syoutsuki★gmail.com ★=@
★同人小說相關
請點選下方的目錄區(カテゴリ)

★社團網頁
Twilight~日月之境~

★社團製作遊戲★


★社團主催合同本(已完售)★


★曾參與的企劃★
東方口袋戰爭EVO

東方口袋戰爭EVO+

乙女嘉年華

東方口袋戰爭2

★個人噗浪★
歡迎搭訕、回應
但請注意禮貌

QRコード

QRコード




page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