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ategory: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_--_--

「Fate同人」The road to Avalon 3-2

Category: 同人SS(Type-Moon)  

  金髮的從者異常安靜,與其說穩重、比較像是無聲的抗議。承受了那道些許逼人的目光,菈瑟薇兒也跟著放下手中餐具──她瞭解此時自己必須說些什麼才行。

  可是,卻依舊沒能給個答覆。

  仔細看,會發現她的手指在輕微抖動,短暫的時間裡臉上的血色竟突然消褪了幾分。這反應彷彿某種神秘現象,那種因回想起了某種恐怖的體驗而反噬肉體。
 

  『菈瑟薇兒!妳還好嗎───』

  適時的呼喚,將少女從恐懼中拉了一把。

  少女隨即將手伸向酒杯,將裡頭的液體作為麻藥試圖鎮定自己。並不是什麼濃烈的酒,至少有勝於無。

  『……我沒事的。只是心中似乎對那傢伙還留有點不好的回憶。』

  『那一定是很強大的對手吧…』

  從觀察到的反應來推斷,阿爾托莉亞能肯定自己的御主自那敵人身上吃過大虧。菈瑟薇兒擁有一流騎士以上的戰鬥能力,正因如此……間接證明了那是多麼強大的對手,足以粉碎一位出色戰士的信心。但憑這樣當然實在還不夠,必須知道更具體的情報才好評估彼此戰力、制定策略。

  阿爾托莉亞邊盤算,邊猶豫著是否該繼續追問下去。方才的反應她曾見過相當多的類似案例,大多是被壓倒性力量蹂躪過的戰士、或被捲入戰火的百姓。可以的話,她不想給予精神上的刺激、那會造成反效果。

  當然,菈瑟薇兒自然也察覺了那想法。她藉著呼吸使內心平靜下來,她也是有自尊心的人、絕不想在伙伴面前露出軟弱的面孔。

  『抱歉……作為御主的我竟然露出這種反應,請原諒我。』

  『我不知道那到底是什麼樣的對手,但絕對會盡己所能去戰鬥。』

  『這我知道,Saber的戰力一人就可抵過百人。』

  『妳也是,所以從妳的反應不難推想敵人的水平。做最壞的打算,或許連我也沒法輕易地擊敗他。所以情報是必須的,請盡量告訴我些什麼才好。』

  阿爾托莉亞吐出了難得的洩氣話,這其實就是菈瑟薇兒隱隱擔憂的另一個理由。

  左右從者決定性戰力的並非超人般運動能力或戰技,而是英雄之證──被稱為寶具的王牌。那多半是英雄生前持有的神兵利器,也可能是某種特殊能力,或是事蹟所昇華成的神秘。不論其姿態是什麼,只要是正規的英靈都必定擁有一項寶具,優秀的英靈甚至還會持有多項寶具。

  然而,阿爾托莉亞的情況卻是特例。尚未完全英靈化,僅透過與世界簽訂契約的她、所具備的戰力是以臨死前狀態為基準,不似其他英靈以整個生涯去作為基準。

  參與冬木聖杯戰爭時她手邊還保有自己的愛劍,會隨著召喚一同重現。但是自第五次冬木聖杯戰爭歸來後,便讓屬下貝狄維爾將那把以星球光輝鍛造的聖劍交還湖中仙女了。

  現在的阿爾托莉亞只剩下風王結界這項寶具。

  別說亞瑟王那早已失去的聖劍之鞘,如今就連那把誓約勝利之劍(Excalibur)也不在她手邊倘若敵人果真那麼有本事,單憑風王結界應戰的確存在著相當風險。

  這些事,菈瑟薇兒當然不會知情。她單純是在體會過敵人力量後,於無意識之間的比較下感覺自己的從者還缺少什麼必殺的力量。

  『那傢伙是男性,從斗蓬裡唯一露出的部分就只有臉孔、看起來是男性沒錯。與Saber一樣有著亮麗的金髮,眼睛的顏色也是一樣的。』

  是因為身邊多了有力的援軍吧,因此克服了心中的恐懼。

  『那一次他沒有使用任何武器,但可以推定力量與速度與Saber是同等的。此外還有著某種神秘力量。魔術是詠唱這種自我暗示越完整效果也越好,可是那傢伙……卻連連一工程(single action)的詠唱都不需要就能施展大魔術水平的攻擊。』

  『戰力與我相似,但是能自在施展魔術嗎?敵人就只有他一個?』

  『光這樣的話就好了……吃驚的是他竟然連幻想種都能收服、作為自己的使役魔。我說不上來與他對峙的詭異感覺是怎麼一回事…只知道沒法將他規類為戰士或是魔術師,就連斗蓬底下的身體是不是人類都難以斷定。那時候我感覺自己面對的不是人類,而是一座武裝要塞……劍只傷到他一次,之後就沒機會再靠近,魔術在他面前也全都被粉碎,只能眼睜睜各種攻擊對自己輪番襲來……』

  聽完這些後阿爾托莉亞的眉頭皺了起來。腦中的形象仍很模糊、但至少勾勒出了敵人的輪廓,敵人是一流的戰士兼具施展魔術與使役幻想種的能力。這乍聽之下十分驚人,事實上每個時代都會有一些這般多才之士,或是精心鑽研魔道而觸及某個頂點之人。他們有些成為了當代英雄、也有的墮落成為當代魔王。

  可是,絕非沒有勝算,阿爾托莉亞一度緊縮眉尖已隨著腦內的分析回復原狀。首先,無詠唱的大魔術固然令人驚訝,但她本身有著「對魔力」這種使妨礙自身的魔術無效化的特殊防衛,別說最高等的皇冠級魔術師、就連接近魔法使水平的神代魔術師都難以藉魔術讓她屈服。

  關鍵在於彼此的基礎能力和技術,縱橫十二場大戰而不敗的騎士之王對此充滿自信。

  隱憂則是敵人的使役魔可能會妨礙對決,但如果菈瑟薇兒能夠阻擋住就沒問題了。

  『我知道了,大至掌握了對手的戰力……如果只是這樣,我認為有勝算。』

  『可以贏嗎!』

  劍之從者繼續斬釘截鐵地說下去:『只要他沒隱藏什麼王牌的話就有勝算,即使有也可以搶在那之前擊倒。但是那需要妳的幫助。』

  『……是指使役魔對吧。』

  阿爾托莉亞點頭表示沒錯,以目前情報來看那是唯一的隱憂。她其實知道自己說得有些太樂觀,但這種時候不容許退縮。

  『使役魔的話……我應該沒有問題,魔獸等級的話還有辦法應付、除非出現了幻獸。不過在那之前必須更換裝備。』

  『那麼,敵人的據點是在哪裡呢?』

  『山,就在城鎮南方的那座山裡頭,最快明天就可以帶妳去見那傢伙。』

  阿爾托莉亞因這句發言身子向前傾斜,明顯地想追問下去。

  『那傢伙……只是要「見識」他的話不會有什麼問題。他很傲慢…完全不將我們放在眼裡,別主動攻擊的話也不會主動襲擊過來,那時候也是因為我先按耐不住了他才用勉為其難的態度反擊。人類看見蟲子還會有摧殘的衝動,可是那傢伙瞧著我們的時候卻彷彿連那種感情也沒有……』

  『那種人多半是有著絕對的自信吧,或者正忙著準備什麼事而無心理會。』

  『總之,我可以帶Saber妳先見過那傢伙,之後再決定是否與它正面交戰。』

  『我明白了。謹慎評估對手後、採取適當的手段是正確的。』

  劍之從者接受了御主的決策。光按兵不動的話她絕對無法接受,但也不會莽撞地直衝敵人陣地。作戰需要頭腦,而目前的策略還算合宜。

  第一項疑惑算是解明了一半,於是阿爾托莉亞打算繼續詢問其它事項。這時她覺得冬木的聖杯系統真是便利,能夠取得最基本的該時代知識與瞭解自己行動的目的為何。不過也只能接受當下現況了,走一步算是一步。

  『那麼第二個問題,請進一步說明戰鬥的理由,敵人與那座城鎮之間又有什麼關係?』

  『當然是為了守護城鎮。之前有提到聖杯對吧,那其實是敵人所擁有的寶物。』

  『聖杯就在對方的手中!?』

  輕拍著桌面站起了身子,如果不是隔著桌子的話阿爾托莉亞恐怕會直奔菈瑟薇兒的眼前。她難以掩飾自己的震驚,如果那件寶物已落入敵人手裡、想必會是所向無敵,也難怪能夠使用那些頂級的力量。

  『雖不想承認,但那就是事實……一般提到聖杯,首先聯想到的會是裝盛過神子之血的杯子,可是…我能肯定自己所見到的不是那樣聖物。那個是被冠上了聖杯之名,透過填充難以想像的魔力去引發奇蹟的容器。這些是從那傢伙口中得到的情報。』

  利用難以估計的魔力所製作,用來許願的容器。這一點與冬木聖杯的系統相仿,阿爾托莉亞認為是相似原理的東西。

  『也就是說那聖杯還未啟動、或是處於未完成?而我們要從對方手中將它搶奪過來嗎、御主?』

  劍之從者的眼睛細瞇了起來、在質問著強奪行為的意義。她是服從御主的從者,同時也是一名貞潔的騎士,不願行使沒有正當理由的暴力。

  『請先冷靜。我明白妳的意思,但這並非野蠻的搶奪、而是為了阻止對方狂亂的行徑。我打算阻止那傢伙使用聖杯、在那之後則將聖杯獻給妳作為召喚的報酬。』

  『英靈召喚…直接以聖杯作謝禮。』阿爾托莉亞細細唸著,突然間腦中閃過了一陣靈光。

  似乎有些懂了。

  一個概念於腦中成形,將現有的碎片拼湊起來,阿爾托莉亞感覺自己掌握到了這次召喚的本質。

  自己與世界的協議,是會回應所有能取得聖杯以逆轉命運的召喚,代價則是真正死亡後願成為世界的守護者,如同簽下賣身契。

  然而、自己於前次召喚裡已醒悟過來,放棄了追尋聖杯,照理說那道協議會隨之變為無效才對。

  也正因為如此,才想不透自己為何還會受到召喚。

  但假若試著翻轉思考方向呢?雖沒有確切證據,但有依據能相信這種理由──比方說世界還不願放棄,便主動送自己前往能夠取得聖杯的召喚。這作法顯得胡來,卻絕非毫無可能,世界是以獨特的自律性在運作、不會仁慈到尊重個人意願這渺小的東西。

  『我的御主菈瑟薇兒,必須先與妳說清楚一件事。即使取得了聖杯,我也不一定會收下它。』

  『妳說什麼!?』

  無法反應過來。菈瑟薇兒因這句話而愣住。「回應了召喚卻不要報酬?」在她的認知裡這豈不違反了英靈召喚的對等原則?

  『妳剛才也說過,那只是冠有聖杯之名的許願機。那樣的東西我也曾見識過,但並非我所追尋的聖杯而是盛滿罪惡的杯子,用它許願只會帶來災禍。先不論是否收下報酬、我都必須等實際確認過後。』

  維持現在的自己,接納命運。

  或是顛覆命運、賣身給世界。

  衡量這其中的輕重,阿爾托莉亞就算打倒了敵人也未必會收下聖杯。這也是她用親身經驗給予御主的忠告,不論許願機的名號再怎麼響亮再怎麼誘人,都必須實際確認過才行。願望也是慾望的聚合體,越是龐大就越可能藏有某種黑暗。

  『我明白了,會尊重妳的意願。』

  『那麼,回歸正題。既然說要阻止對方、那妳應該已經知道了對方會許什麼願望對吧?而那願望會對城鎮帶來傷害是嗎?』

  『抱歉,這一點其實我不清楚。我所能能理解的是那具聖杯是運用地脈魔力製作,隨著魔力的累積地震頻率一直在提升……察覺地脈不自然的運作後我便前往山中察看數次,發現了那傢伙與聖杯的存在。』

  『地震的程度呢?』

  『震度與頻率在一同上升。就算並非正規魔術師、這點基本我還是能判斷的,那是很粗暴的收集方式、囤積的魔力引此引發山崩都不奇怪。』

  看著菈瑟薇兒憂鬱的表情,阿爾托莉亞不知為何有著熟悉的感覺。

  『再加上……問那傢伙打算用來許什麼願,卻只回答了「破壞與新生」這意思不明的話,之後就變成了對立的局面。』

  時代總不缺乏狂人,也不知為何狂人總會握有特別強大的力量。即使想對上天抗議這份不合理,卻是已發生的事實、只能夠去面對。

  『這裡是我生長的地方…是大家好不容易才建立起的綠洲,絕不能讓它變成廢墟。』

  菈瑟薇兒交叉的雙手握緊起來、指頭陷入了上臂,看著就能感受到她那激動的情緒。

  見到御主真情流露後,劍之從者大至瞭解了事情的來龍去脈。過去她也能討伐過這類狂人,甚至還有過陷入對方計謀而苦戰的經驗。但總之……對她已經不是什麼稀奇的體驗。

  可是,既然可以先會面過的話,她還是想試著先用交涉來解決事情,避免使用武力。

  必要事項的確認已經結束了,那就轉換一下話題吧。扣除召喚契約的內容外、阿爾托莉亞最感興趣的事便是方才菈瑟薇兒所說的家園──那座奉行亞瑟王的城鎮。

  坦白說,那比聖杯的事更讓她來得震驚。她一直以為亡國之君的自己是受到人們的恐懼與怨恨、全然沒想到還會有追隨自己腳步的人。

  按耐不住心中的疑問,阿爾托莉亞緊張地問道:『那座城鎮……想必是出色的地方吧,請問可以稍微告訴我關於它的事嗎?』

  那是溫和穩沈的聲音。

  菈瑟薇兒深邃的紅色眼睛咕嚕嚕地轉著,思考該從何說起。

  『Saber!妳知道亞瑟王這位過去的王者嗎?』

  突然間語氣轉為明快,充滿了活力,彷彿先前的憂鬱不存在似、難以想像說話者片刻前還處於極度緊繃的狀態。

  『……知道,身為英靈的我自然瞭解他的事蹟。』

  感覺胸口一陣緊縮,阿爾托莉亞青綠色的眼眸不自覺連眨了兩次。

  『Saber應該還不知道吧、我們的城鎮名為瑪太(Martyr)。』

  『馬太…?是神所贈與的城市之意?』

  阿爾托莉亞搜尋腦內的知識、找尋符合的字眼。很可惜猜錯了意思。

  『並不是那位聖人的名字。雖說發音有些相近、但我們的瑪太是指殉教者之意。』

  『殉教者…莫非是在說你們這些居民嗎?』

  綠色的眼睛又連眨了兩次,紅色的眼睛則是充滿興奮的色彩。

  『沒錯撓,這兒是座中等規模的城鎮,連位置也遠離著那些大領主的土地、對外往來也不頻繁,只是憑藉那座山的豐富資源平靜度日。可是這樣的我們、卻擁有一樣在這不列顛比任何人都自傲的東西。』

  紫髮的少女吸了一口氣,以清澈的聲音說道:『居住在這裡的大家,過半都是往昔嘉美洛特的遺民喔!』

  ──嘉美洛特。

  說到那個名字的時候紫髮少女加重了聲音,臉上藏不住的喜悅彷彿是在炫耀著寶物。

  聽見那字眼的同時、金髮少女的心頭卻是彷彿被什麼人給揪緊,她努力穩住心神得以繼續聽下去。

  『瑪太的創建者有數位,以那位亞瑟王糜下的騎士為中心、我的父親也是其中一員。那在之中甚至有著大名鼎鼎的圓桌騎士!』

  『圓桌騎士嗎…』阿爾托莉亞喃喃自語重複著。

  『他們耗費了許多時間邊建設這裡,並使周遭一帶安定下來。至今已是二十個年頭過去了,偶而會有同樣想法的人加入,但也會有舊人離去……甚至連包含一部份的開拓元老也不例外。但我們仍努力遵從那位王的教誨,在這混亂的時代裡重現嘉美洛特的盛世。』

  「雖然說規模是遠遠不能比的──」臉頰浮現紅暈,菈瑟薇兒用帶著欣喜與幾分害羞的聲音,小聲補上了這句話。

  『亞瑟王的騎士……在那之中,難道有著貝狄維爾爵士?據我所知道,他是少數在劍欄之役中存活下來的圓桌騎士,是他召集了剩餘的人民、帶領他們來到這裡……是嗎?』

  阿爾托莉亞的聲音帶著細微顫抖,有如被風吹得搖晃的燭火。在那場血戰中活了下來,且在亞瑟王死後仍願意繼續追隨下去的騎士恐怕只有一個人。在看過那些書籍後、她猜想這或許就是答案。

  ──貝狄維爾卿,沒想到你居然做到如此地步……是你在最後的最後、守住了國家嗎?

  國王已逝世、騎士也紛紛離去,一切都是被宣告無可挽回的結果,在異族侵略與內亂的夾擊下、人民陷入不知何時結束的苦難。

  應該是這樣才對,卻不完全是那樣,自己的國家雖然滅亡了……沒想到卻另一個姿態復甦了嗎?人們甚至還願意遵從自己的理念來重現當年的盛世?

  ──神吶。

  知道了這驚喜的消息,阿爾托莉亞渾身都激動了起來,原本揪緊的胸口被一股暖流所包覆、轉為舒暢。浸泡在歡喜的泉水之中,不知如何才能表達的歡喜溢滿了全身,她多麼地想握住對方的肩膀、催促著快點繼續說下去

  隨即又感到一陣擔憂,因為亞瑟王所信奉的道路──並非所有人都能與她一同走下去。征服王伊斯坎達爾那沈重的評論,再一次於心頭迴響。

  『Saber!原來妳也知道貝狄維爾叔叔!?他是這座瑪太的創始人之一沒錯,只可惜一年前就離開了。叔叔他說…自己的使命算是達成了,打算找個地方隱居起來。』

  『你們沒有阻止他嗎…!』阿爾托莉亞立即追問下去。

  『貝狄維爾叔叔想走的話,我想應該沒有人可以攔住他吧。』菈瑟薇兒是苦笑著回答。

  她們同時回想著圓桌騎士貝狄維爾那勇猛的身手。他總是比其他騎士更迅速衝入戰場殺敵,長槍突刺只需一擊便抵過他人九次的攻擊。這樣的貝狄維爾若真想離去、確實沒人能夠制止吧?

  『某天早晨大家醒來後就遍尋不著他的人影。叔叔遺留下來的就只有他撰寫的書本以及一封信。』

  『那封信的內容是?』

  『只是些閒話家常罷了,要我們堅守信念好好地過下去、無論發生什麼都別忘記這座城鎮之所以誕生的理由。我想叔叔他現在,一定於某處過著平靜的生活吧。』

  阿爾托莉亞緊握的拳頭鬆懈下來,她本來還期望能夠見到這時代的貝狄維爾、好好與他致謝。

  『嗯……貝狄維爾的話一定沒問題的,就讓他好好休息吧…他已經替國王分擔過太多辛勞了。』

  菈瑟薇兒點頭表示同意。但是,她凝視自己從者的眼神變了、從原本的敬意轉為一種熱情的崇拜,正當阿爾托莉亞因這視線感到不自然時、她率先搶著說了:『所以說,Saber生前見過貝狄維爾叔叔嗎!妳給人一種相當瞭解他的感覺呢,難道說英靈阿爾托莉亞其實是──』

  阿爾托莉亞摒住呼吸,心跳一陣陣加速,擔憂著難道身份暴露了嗎?

  『難道也是亞瑟王麾下的騎士……對嗎!』

  ──幸好………果然一般來說不會有人聯想到的吧。

  阿爾托莉亞覺得自己彷彿撿回了一條命,心跳慢慢回復平穩。她以微笑回應自己的御主:

  『算是相當敏銳的直覺呢……正如妳所想的那樣,我是與他一同為嘉美洛特而戰的伙伴,只不過在劍欄之役時就死了。』

  告訴著自己這並非不實謊言,只是以另一種角度來看事實,阿爾托莉亞對自己的御主撒了小小的謊言。她在心中承諾,最後一定會老實地將真相告訴對方。雖然說,那想必會掀起一些理不清的問題吧。

  『果然嗎!那麼、Saber也是圓桌騎士的一員囉?難怪那麼厲害──』

  菈瑟薇兒的身上,相遇時的那份沈著彷彿被剝除了。說著每一句話著時候都流露閃閃發亮的眼神,比寶石更加耀眼,這顯然是談論打從心底喜愛事物時的表情。

  回頭瞄了一眼木架子上的那堆書籍,阿爾托莉亞猜想眼前的少女是否聽著自己與騎士們的故事長大,然後在周圍眾人的薰陶下才養成了那高尚的情操呢?

  『不……我並非算圓桌騎士的一員。嘉美洛特雖然接納女性騎士,終究只是少數罷了。但若菈瑟薇兒妳生在那時候的話,我願意推舉妳加入圓桌的一份子。』

  ──只不過,若在那時候相遇了,肯定沒法像現在這樣快樂地交談吧……亞瑟王沒有妳在書裡讀到的那麼偉大,那麼英明。

  『謝謝妳的好意。但我想啊……自己是沒法成為騎士的吧。』

  『為什麼?是生為女性的緣故?性別確實是一道障礙,可是只要能拿出實績、不論出身為何都能擁有那個資格,嘉美洛特就是這樣的一個地方。』

  『不,並不是那樣的。這是以前就決定的事了,我確實憧憬著亞瑟王和圓桌騎士……但自己卻沒打算成為騎士。』

  真是矛盾的想法。

  搖著頭,少女靦覥地對著從者微笑。那道笑容於阿爾托莉亞眼中,不知為何有點哀傷。或許曾發生過什麼事才使她作了這般決定。

  一瞬間淡淡氣息,當阿爾托莉亞察覺時到種感覺已經不見了,她想說似乎不是該過問的事情,便裝作從未問過那個問題。這是禮貌,也是體貼。

  其後,阿爾托莉亞與菈瑟薇兒兩人開始聊著彼此都好奇的愉快話題。一方想知道瑪太的人們過著什麼樣的生活;一方想知道往昔嘉美洛特更多的故事,像是「圓桌騎士的事蹟」「崔斯坦爵士的狩獵技術」「高文爵士的三倍力量到底有多強?」「帕西瓦爾爵士」「拉莫洛克爵士」「凱伊爵士的武藝到底真相如何,火龍傳說是真的嗎?」,書中記載的事情並不全都完整,菈瑟薇兒便像大孩子纏著對方問個詳細,兩人於談笑中度過了快樂的時光。





(待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12_10_06

Comments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05  « 2019_06 »  07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

プロフィール

嘯月(しょうつき)

Author:嘯月(しょうつき)




★嘯風弄月(簡稱嘯月)
★聯絡方式:
syoutsuki★gmail.com ★=@
★同人小說相關
請點選下方的目錄區(カテゴリ)

★社團網頁
Twilight~日月之境~

★社團製作遊戲★


★社團主催合同本(已完售)★


★曾參與的企劃★
東方口袋戰爭EVO

東方口袋戰爭EVO+

乙女嘉年華

東方口袋戰爭2

★個人噗浪★
歡迎搭訕、回應
但請注意禮貌

QRコード

QRコード




page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