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ategory: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_--_--

「Fate同人」幕間1 戰場上的明星 -Alice in Wonderland-

Category: 同人SS(Type-Moon)  

幕間1 戰場上的明星 -Alice in Wonderland-


  深邃的藍天像是張無邊際的畫布,凝視著它便會感覺自己被方向倒錯的引力給吸進去。

  腳底明明貼著地面,卻感覺自己有如遨翔在天空、俯瞰著綠色的大地。逐漸地、連視覺都彷彿錯亂了。

  幾抹浮雲飄來,疏密不一形狀雜亂無序的雲朵是畫布上隨手亂撇的痕跡、相稱但又不協調的色彩打亂了藍天支配的重力,些微暈眩後意識終於又回歸了地表。
 


  腳底下是小丘,踩著野草鋪陳出來、綿延至視線盡頭的山丘的青綠色地毯。腳底上頭承受的是全身重量,輕盈自在沒有任何束縛,此刻的菈瑟薇兒並未穿著任何護具、就連一把短刀也沒攜帶。

  豔陽高照,炙熱的光線於片刻就使身體變得熱烘烘。高漲的心跳將血液加速送往全身,發自內部的鼓動助長了這股熱度。

  ──這裡是哪裡?
  ──為何會在這裡?

  在不列顛大地上應該是很容易見到的風景,然而能肯定記憶中未曾收納過這樣的紀錄。

  宛若巨雷降臨、身後傳來了震耳欲聾的聲響,回首時才發現那雄壯浩大的景象、如變戲法似地突然出現在那裡。

  何時出現的?比起思考這種事,菈瑟薇兒已全神灌注在眼前的景象上頭。

  弓兵、騎兵、槍兵、步兵等部隊層次排列,以千人計測的軍隊井然有序地展開了陣型,銀白的鎧甲沐浴在陽光下閃耀著、騎士們頭盔下精悍的目光直視前方,只待一聲令下就要催馬奔出、用高昂的鬥志與手中武器席捲沙場。

  戰馬們稍微沈不住氣的蹄踏是鼓聲,金色的軍旗有節奏地舞動著、中間繪著一隻威武赤龍──見到這標記,在不列顛應當無人不知曉旗幟所代表的意義。

  放開視野、向軍隊身後的遠方看過去。被大理石牆環繞的繁榮市街就坐臥在那裡,其中心處君臨了一棟巨大的建築物。白色的高聳城壁造型莊嚴、勾勒著不可侵犯的剛正線條,金色的裝飾增添了神聖氣息,在那輝映著虹彩的藍色尖頂上、插著與軍旗如出一轍的旗幟。

  國家名為嘉美洛特。

  高舉赤龍之旗的軍隊,便是亞瑟王麾下的英勇騎士。

  菈瑟薇兒倒抽一口氣、胸口激盪的鼓動難以平復,一切的一切都與所讀之書的記載相應。無論是城堡的特徵、或是那獨一無二的不列顛赤龍旗。憧憬的目標、兒時的願望……此刻正展示在她眼前。

  鎧甲反射的光線過於耀眼?亦或是難以置信?少女以左手稍微遮蔽視線、像是在說著眼前一切奪目到了難以直視的程度。

  隨即身後又傳來巨響。

  回身一看,就如同突然現身的嘉美洛特大軍一樣,原本浩瀚的綠色原野已被同樣過千人、聲勢更加壯大的士兵所填滿。粗獷、殺氣騰騰、壯碩的部隊、那股熱力似乎燃燒了原野,少女覺得所見風景如海市蜃樓般地扭曲。

  超越了時空的景象,無法理解的狀況。

  少女只確定兩軍隨時會交戰,喜憂交集的她目光不停飄移、尋找著自己從小至今一直崇拜的對象。

  ──如果這是嘉美洛特的話,那位王者也一定會在這裡吧。

  來回掃視的雙眼、銳利與精準不下於雄鷹。無奈騎士的數量實在太多了,幾秒的時間裡她未能找出像是那位嘉美洛特國王的身影。

  兩軍對峙、氣氛不斷高漲。灼熱的不光是鎧甲、更包括了將士們的胸口,澎湃的鬥志足以凝聚成一道席捲戰場的熱浪。

  ──不好…這種感覺是

  就要開戰了。菈瑟薇兒的經驗與直覺在警告著她,催促雙腿趕緊移動、免得等下被兩道巨浪夾擊。

  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兩軍的號角同時響起,銳箭乘著順風往天空飛去、化作陣雨降於前半敵陣。收到信號的騎士們紛紛握緊韁繩。受到主人的刺激、批了戰甲的駿馬一匹匹無畏懼地筆直向前衝刺,狂亂的蹄踏使得大地為之震動、宣告戰爭之神從睡眠中甦醒過來。

  貫入耳中的是雜亂聲響、分不清人聲、蹄聲、金屬聲,聲音比尋常戰場更是大了數倍令耳膜刺痛。

  嘉美洛特軍距離自己不過五十公尺,龐大的數量只需幾秒就會輾過位於行進路線上的菈瑟薇兒。她努力呼喊著、要迎面而來的軍隊注意到自己。

  卻怎麼也叫不出聲。

  不僅如此,腳步還異常沈重、完全無法發揮出平日的敏捷。若是正常的話、她有自信能在萬馬奔騰的戰場中,輕鬆翻上直奔而來的馬匹。但現在卻連催動雙腿的肌肉都感到吃力、彷彿被某種看不見的枷鎖給拖住。

  野草與混雜的土屑飛散、一群戰馬即刻已奔至身前,菈瑟薇兒努力揮動雙手要對方注意自己的存在,卻完全是徒勞無功。

  是殺紅了眼嗎?重視騎士道的嘉美洛特將士不該會做出這種舉動才對。可是他們似乎真的沒發覺菈瑟薇兒的存在、只是一個勁地催馬加速。

  ──來不及了!

  發不出聲音、無法順暢動作的少女只能趕緊作好心理準備。如果冒險翻上馬匹的行動失敗、接下來她將會被成千上百的硬蹄踐踏、百餘公斤的重量將一次次負荷在自己身上、直達體內粉碎掉筋骨與內臟。

  將身體遲鈍的程度估算進去,看準了時機後菈瑟薇兒努力躍起、伸出右手試圖翻上身前的戰馬。成敗將於下一秒決定。

  空蕩的觸感。

  掌中握著的、僅有空氣。

  菈瑟薇兒沒能抓住馬兒、或是牠們身上的任何東西。可是別說一絲迎面撞上的衝擊了,就連鬃毛和尾巴擦過肌膚時都沒有半點感覺。

  透明般似的,少女與戰馬就像是不同軌的對向列車。看起來接觸了、實則完全沒有交集。

  腳尖著地的同時、下一匹馬兒衝了過來。一匹、兩匹、三匹,四匹、數不清的馬匹盡數穿過了菈瑟薇兒的身體。

  自己是幽靈嗎?還是說眼前的是幽靈大軍呢?看著騎士與馬匹自胸前闖入、自背後奔出,即使肉體沒有感覺、心裡仍是說不出的詭異。毛骨悚然。

  ──難道…是夢嗎?

  喀啦。像是齒輪對上的音色、又像是鑰匙轉動的聲音輕輕響於腦內。得到了通行證,明白了適用於此的某種真理後、加諸於菈瑟薇兒身體的束縛便隨之解除。

  如果這一切都是夢的話,便能夠解釋了。

  取回了原本敏捷動作的少女開始發足狂奔,動作比經歷的任何一場戰鬥都來得輕盈、腳步更加迅速,甚至超越了那些急馳的名駒。同樣是無法與軍隊有所接觸、但這反而是便利之處,猶如一陣黑色的風前進著,沒多久她就追上了嘉美洛特軍的先鋒部隊。

  即使是夢境也好,少女不願錯過昔日傳說的再現。本來…無論從哪個角度看、她的願望都是只在夢中才被允許實現之事。不停的奔馳,連心也快要化作疾風,包含少女在內沒有任何人能夠阻止她。

  視線來回搜索、這回少女終於發現了熟悉的身影。

  比先鋒部隊更突出,可謂一把超越大軍的迅雷之槍。白色斗蓬與腦後那兩束銀髮狂亂地飛舞、像是在鼓舞身後的友軍別輸給他、快點追上來。

  又或是訴說著,他將為眾人打開第一個缺口、突破敵方的陣勢。

  電光石火的一擊,盾牌與鎧甲的破片紛飛。轉眼間騎士手中長槍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貫穿了敵軍先鋒的一名將領。

  臉上露出淡淡的、自信的微笑,馬上的騎士確認了手中的觸感、熟練地甩開屍體抽出長槍將它拋在身後。圓桌騎士貝狄維爾,今日也如他被歌頌的事蹟那般、俐落迅捷地搶先擊倒了敵人。

  儘管已看過無數次、親身被那槍法所磨練長大。菈瑟薇兒的目光依舊被那勇姿所吸引、難以偏移視線。

  貝狄維爾回過頭,像是在看著菈瑟薇兒。

  她的心臟噗通地跳著,在想對方是否發現了自己?

  然而,那是錯覺,騎士真正注視的對象是──

  『Saber───!』

  少女為所見的景象高聲呼喊了出來,那聲音只有她自己能夠聽到。

  絕對、不會看錯的。

  追隨著貝狄維爾,以第二順位御馬奔馳在後頭、正是不久前與自己締結主從契約的英靈。其名為──阿爾托莉亞。

  與初次在戰場相遇時相通,體型嬌小的女孩穿著銀白無瑕的鎧甲、手持目不可視的長劍奔馳於沙場、接連擊倒湧來的敵人。唯一不同之處在於肩上多了紅色的披風。

  她的體重是那麼地輕、胳臂也顯得瘦弱,看起來就連揮舞軍旗都會感到吃力。然而,揮出的每一劍卻是沈重萬分。金屬之間摩擦出火光,一擊接連一擊有如巨鎚似地衝擊著盾牌和甲冑、將敵方士兵連人帶馬擊倒在地。不論敵我,看來比每一位將士都嬌弱的女孩其實是戰場上最強悍的蒼藍花朵。那份勇姿深深吸引兩軍的目光。

  紅色的旗幟大力舞動、鼓催著部隊向前邁進。

  騎士們於衝刺之際高聲吆喝,刺出尖銳的長矛、揮下鋒利的長劍,平日苦練的武藝全在此時展現出來。無數刀槍劍戟一陣陣交鋒、擦出了無數的星火;沙場上激昂的鬥志互相衝突,眾多象徵生命的紅花燦爛地盛開。然後隨即凋零。

  美麗、威武的戰場,宛如壯闊的交響樂章。

  同時也是哀痛與感傷的所在,送別死者的鎮魂曲。

  生與死的舞台上,會倒下的絕不只限敵軍…在那之中也有無數被紅色所侵蝕的白鎧甲、匍匐在地面一動也不動。

  這意味什麼…?菈瑟薇兒自然很清楚,習慣戰鬥的她並未忘記鬥爭所帶來的結果、明白縱使生死相搏的光輝再怎麼奪目,那之後總會產生無法再點亮的黑暗。戰爭即殺戮的聚合體,此點已無須多言。然而這在混亂之中仍有某種秩序試圖支配著一切、不讓局面陷入完全的失控,至少…對於鬥志已滅或投降之人不會趕盡殺絕、不做無謂的殺戮。

  雖在激情之中並非每個人都能做到這點,嘉美洛特的騎士們還是盡量努力。這或許會被說是偽善,卻是減少復仇連鎖的必要慈悲。少女絕不推崇戰爭,所嚮往的是那份高潔情操。

  騎士的劍,刺入了敵人的心窩。敵人的斧頭、砍下了騎士的腦袋。隨著劍戟交鋒的次數增加,戰場上的人數逐漸減少。

  流下鮮血絕不會白費,戰事有效率地在推進,早一步結束這場地獄、也就代表能減少更多的犧牲。

  嘉美洛特的大軍不光是驍勇善戰,更懂得運用著智慧打仗。混戰中騎士們設法保持陣型、依照將領的指示不斷推進。最初看起來兩軍只是無謀地正面衝突、較量何者的人數與軍備佔上風,然而一陣拉鋸過後、嘉美洛特一側以三面包夾敵軍之勢,讓敵方空有人數卻無所施展。

  ──啊…這就是嘉美洛特的戰事,是當年的哪一場大戰呢?

  ──一馬當先的貝狄維爾叔叔,當仁不讓的Saber,還有引領在每支部隊先頭的騎士,他們的戰技是多麼精湛、舉手投足間沒有一絲多餘的動作。

  身軀在抖動,這是武者之顫。菈瑟薇兒因目睹著現實中無法親身參與的戰事而感動。她穿梭在人群之中、努力分辨每一位曾讀過的圓桌騎士。

  ──這個特徵、想必是凱伊爵士吧?那位則是崔斯坦爵士、還有帕西瓦爾爵士!

  看著仰慕的偶像們使出渾身解數應戰,少女將每個動作烙印在視網膜、發誓絕不讓它消褪。

  只可惜始終未能找到符合亞瑟王特徵的對象。尊貴不凡的剛正氣質,手持萬丈光芒的黃金之劍──怎麼也找不到符合這條件的男性騎士。

  更無奈的是,在場每位騎士們……幾乎都會命喪於自相殘殺的劍欄山丘。

  讓人遺憾萬分,但又不至於那麼悲傷。因為他們的靈魂即使在死後,也會貫徹自身的信念、於晴空之下英勇地戰鬥吧。

  收起淡淡地憂愁,菈瑟薇兒繼續尋找亞瑟王的蹤影。

  然而、卻有了意外的收穫。

  儘管面孔與記憶中的有些出入,眉間少了皺紋、神色少了滄桑,有得只是俊俏與煥發的英氣。但那動作、那身形讓少女絕不可能看錯。

  ──啊、那是…!

  菈瑟薇兒意外地看到了父親年輕時奮戰的姿態,在戰場上如入無人之境的瀟灑武藝。

  反射性地衝上了過去。想看更多點,想看更仔細點,眼前的對象同樣是少女心中最深刻的鼓動。夢也好、幻覺也好,即使如此也想待在那位已逝世的親人身邊多一分一秒也好。

  突然間、那男人高吼著。

  周遭音色嘈雜,根本不可能分辨那是什麼話語。

  那麼就試著讀唇吧。然而在那之前──菈瑟薇兒搶先順著父親的視線望了過去。

  

  那是……一瞬席捲地表的颱風。

  大氣猛獸咆哮的具體表現。



  過度深入敵陣,被團團敵軍包圍的阿爾托莉亞解放了風王結界。

  妨礙聽覺的噪音像是被狂風給驅逐了,周遭變為寧靜到不可思議、只剩下少女的心跳聲與阿爾托莉亞高昂的呼喊。宛如化作灰白、失去了色彩的世界裡,唯一殘留的真實是騎士女孩手中的黃金光芒。其名為:



  『Ex─Cali──────』





      ※ ※ ※





  睜開朦朧的雙眼,映入眼中的是看慣了的木質天花板、以及太陽和煦的光線越過窗子照在臉上,這與片刻前的所見的印象並不一致。

  『嗚……』

  少女低聲呻吟著,喉嚨有些乾渴,依太陽的亮度來看、她肯定自己睡過頭許久。

  腦子也有些昏沈…帶著刺痛。並非那種拉扯頭髮的外部疼痛,是來自內部、腦髓被輕輕戳弄似的不適感,像是裡頭被什麼人打開來任意窺看,動了什麼手腳。

  說不出來的感覺,與疲倦又不相同的沈悶。該說是種奇特體驗嗎?

  菈瑟薇兒緩緩醒了過來,躺在床上的她試著活動四肢、看能否如己意活動。剛從睡眠中醒來的身軀體溫還有些低,雖能自由地使喚,但感覺血液和氣力都未充分流通。

  這是正常的生理反應,剛起床之際總是這樣。

  然而,真的醒過來了嗎?

  保險起見又捏了下臉頰、掐了掐大腿。確認會痛後菈瑟薇兒才相信自己已脫離了那神奇的夢境、回歸現實。

  『……Saber。』

  那夢境、到底代表著什麼呢?自己又為何作了那種夢?明明就連思念的父母都許久未曾夢見了吶…

  努力回想所見到的內容,記憶卻不似片刻前那般清晰到有如精細素描、一個細節都不漏地刻畫在腦海中。

  一切開始混濁了起來、像是未乾前就被加筆塗抹的油畫。原本鮮明的風景被疊上扭曲線條、失去本來的面貌,最後只餘下城堡、騎士、大軍、旗幟、父親、Saber,以及某種「金色」這樣的概念漂浮於腦內。

  與其在沒有出口的迷宮中打轉……索性跳脫出來。

  菈瑟薇兒不再思考昨晚的夢境,隨即思緒就變得明確而順暢。的確,她不需要想那麼多、只要認清此刻擁有的現實就好了。要說自己現在掌握了什麼的話…

  Saber,阿爾托莉亞。

  劍之英靈,聽命自己的從者。

  手臂上的刻印還殘留有餘熱,是昨夜裡它充分運轉的證據。其作用除了促進身體回復外,最重要的是引導魔術回路自大氣中努力吸取魔力、彌補被消耗掉的部分。

  魔力不會無故消失,必然流向了某處。菈瑟薇兒隔著袖子撫摸這道與自身回路緊密聯繫的刻印,在那之中能感受到魔力仍在細微地流動,奉獻給某個人。

  這是比什麼都讓人感到值得的獻祭。過去叱吒戰場的英雄成為了自己的助力,要一同挑戰原本是不可能對抗的敵人。況且──那位英雄更是自己從小崇拜的嘉美洛特騎士。上天給了她最棒的禮物。

  『Saber她不是圓桌騎士真的太可惜了,明明就有足夠的實力。她的力量應該能和貝狄維爾叔叔抗衡吧?』

  喃喃自語地,菈瑟薇兒離開了溫暖床被,伸展四肢後、撈起床頭臉盆裡的水洗淨臉龐。

  『呀……!』

  清涼的水像是溶劑,多少洗去了畫布上扭曲的線條。

  是溫度的刺激讓腦巧妙地運作了?還是內心的喜悅喚醒了昨夜裡的記憶?菈瑟薇兒對夢的印象逐漸清晰起來。

  『那真的…只是一場夢嗎?』少女再一次喃喃自語。



  心中懷抱著強烈的疑惑與不安,簡單地換裝過後菈瑟薇兒走進了客廳。

  客廳裡的少女眼簾緊緊地閉合著,胸口隨呼吸一陣陣起伏的睡美人、這時候才發現原來她的睫毛比預想更加細長。瞧見靠著椅背睡著了的阿爾托莉亞、菈瑟薇兒這才感到安心。

  ──沒有什麼好擔心的,不要多想了、最棒的伙伴不就在這裡嗎。

  桌上疊滿了書本,油燈與幾支蠟燭已燃燒殆盡、只餘下形狀如凝結泥漿的白蠟。想必是進行了徹夜閱讀的緣故吧。

  一察覺有人靠近、阿爾托莉亞立即醒了過來。

  『早安,菈瑟薇兒。昨晚睡得還好吧?』回復端正的坐姿,從者用穩沈的聲音向御主問好。

  『早安,Saber。今天會有許多事要做呢、請多指教了──』






(Episode.4待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12_10_06

Comments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02  « 2019_03 »  04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

プロフィール

嘯月(しょうつき)

Author:嘯月(しょうつき)




★嘯風弄月(簡稱嘯月)
★聯絡方式:
syoutsuki★gmail.com ★=@
★同人小說相關
請點選下方的目錄區(カテゴリ)

★社團網頁
Twilight~日月之境~

★社團製作遊戲★


★社團主催合同本(已完售)★


★曾參與的企劃★
東方口袋戰爭EVO

東方口袋戰爭EVO+

乙女嘉年華

東方口袋戰爭2

★個人噗浪★
歡迎搭訕、回應
但請注意禮貌

QRコード

QRコード




page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