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ategory: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_--_--

「Fate同人」The road to Avalon 4-2

Category: 同人SS(Type-Moon)  

  阿爾托莉亞的心情平復後,菈瑟薇兒開始替她介紹瑪太的街道與建築。雖說昨晚徹夜從書籍裡已瞭解了基本的概況,從人口中聽起來的感覺還是不一樣,阿爾托莉亞津津有味地聽著、同時也用自己的眼睛確認。

  市容整潔有秩序,大道上皆鋪設了平整的白色石板,利於車馬通行。

  市內興建了引入附近河水的渠道、幾個廣場都建有華麗的噴水池與紀念前人的銅像。同時地面下頭也仿照著羅馬都市設置有下水道。
 


  裝飾性與機能性並重,這是承襲自嘉美洛特的建設風格。

  整座城市的街道是以那間如城堡的禮堂為中心向外擴散,不過嚴格說起來、是以它旁邊的老舊教堂為中心所發展而成才對。四方格局的城市,雖然街道與建築的配置不若格子棋盤那般切割工整、但也看得出經過相當規劃。

  四面城牆各設有一個城門,會頻繁利用到它們的、幾乎都是從事農牧、狩獵、採集、採礦等工作的居民。或是在原野進行訓練的防衛軍。再來才是最為少數的商人。

  這是因為瑪太對外少有貿易往來。

  這裡雖有豐富的礦產與山林資源,冶金技術也相當高超、但距離其他村落城鎮有相當一段距離,使得商人們就算知道這裡能完成好的交易、也還是會卻步;只有具備勇氣與挑戰心的人才能嘗到這裡的油水。或是等瑪太這兒的商人主動去外地兜售、或購買必需品。

  另外瑪太是使用獨自的貨幣,與外地人交易常會用以物易物的方式進行。

  菈瑟薇兒先帶著阿爾托莉亞快步在市內巡禮一圈,說明街道與商家的大略配置。

  在瑪太,既沒有國王也沒有貴族,這裡甚至是教會管轄之外的地區、由當地的神職人員獨立管理瑪太的修道院。如亞瑟王的圓桌那般,人們有平等的發言權、一同透過血汗付出建立了這座城鎮。

  街道整齊乾淨,人們秩序有禮貌。

  可是相對的、少了點那種喧鬧似地鮮明活力。

  氣氛有點寧靜……但只要記得昨日才歷經一場出現犧牲者的戰爭,便不難理解為什麼了。畢竟目前還有許多人在家靜養、或是辦理喪儀,躺若是平常的話街上會更加熱鬧,城外也看得到戰士在努力訓練彼此。

  最後,菈瑟薇兒帶著阿爾托莉亞來到了商店密集的區域,這兒與平常較沒有差異、是能突顯出城市活力的地方。

  首先來到書店。

  『歡迎光臨!唉啊…原來是我們的菈瑟薇呢。今天這髮色也很適合妳呀,真是讓人羨慕的能力呢。這次有想要什麼書嗎?前兩天從外來的商人那裡收購了不少喔。』

  名叫帕梅拉的中年女性熱情地打著招呼,她是個體型稍微豐臾的書商、店裡自稱各方面的書籍都能找到。她的店也是菈瑟薇兒常光顧的地方。

  接著是雜貨店。

  店家一一與菈瑟薇兒問好,看得出她在瑪太是位有頭有臉的人物。作為守護城市的現任主力,從小孩至老人可說是沒有人不認識她。

  菈瑟薇兒自然不忘介紹阿爾托莉亞給居民們,不過那是依當事人要求、有所保留地介紹。

  到了第三家服裝店的時候,阿爾托莉亞腳步停頓了下來、被店門口一件鵝黃色的小禮服給吸走注意力,也讓菈瑟薇兒幾番叮嚀要她別客氣。

  隔壁也是服裝店,主賣皮革製的衣服與配件。阿爾托莉亞只稍微了看了一下。

  下一家是飾品店。瑪太的礦產豐富、工匠的手藝也精細,許多在其他地方賣價高昂的飾品、本地人只要用便宜的價格就能買到。阿爾托莉亞的目光為這些精巧的藝品駐足片刻,但仍舊守住了菈瑟薇兒的錢包,

  於是菈瑟薇兒只能將希望寄託在下一家商店。

  她很希望能夠為阿爾托莉亞作些什麼,即使只是買個小禮物給她也好,每個為自己偶像擔任導遊的人都會有著這種心情吧?殊不知這有點熱情過頭了。

  第六家也是飾品店,狀況依然。

  直到第七家布偶店的時候,才終於出現了轉機──

  『Saber…?』

  在這由黑褐木櫃與布偶層層交疊成的空間裡、已經第三次的呼喚了,然而阿爾托莉亞卻沒有絲毫回應。她的靈魂活像是被吸進了手中的獅子布偶、現場只留下一具空殼。塞在布偶們體內的香袋、彷彿都變成了迷魂香。

  『Saber?』

  『啊、啊抱歉,不小心就───!』

  為了布偶而醉心的少女這才回過神來,連她自己也沒料想到會跌入這意外的坑裡。

  小獅子布偶的作工相當細緻。金色的毛髮柔順動人,眼睛是明亮的黑石頭打磨而成、炯炯有神,四肢比例取得剛剛好,可愛又不失那股草原王者的英氣。

  似乎是實在太喜歡了,下一刻阿爾托莉亞已伸出手將布偶從架上拿了起來,柔順的觸感使人捨不得放手、想好好撫摸幾下。

  就在同時,埋伏的第二道陷阱發動了──

  抬頭一看,黑褐架子的上層還有一隻成年公獅子的布偶,那圈蓬鬆的鬃毛看在阿爾托莉亞眼裡彷彿是天使頭頂的光環。

  『這、這是!』

  出手的速度如電光石火,宣示著不會讓給任何人似的,才一眨眼阿爾托莉亞手中已捧了兩隻獅子布偶、目不轉睛地注視著。就像抓住獵物的肉食動物、在宣示這已經是我的東西了。

  ──就是這個!

  瞧見阿爾托莉亞那鮮明的反應,菈瑟薇兒可以斷定這就是她真心喜歡的東西。如果要說這位平日態度穩重有禮的少女、有著什麼異樣的變身開關……那東西現在已經被推到底了,她立即奔向老闆那兒掏出了錢包,動作一氣喝成如行雲流水般順暢。連商談價錢的功夫都不需要,就在阿爾托莉亞還為了獅子布偶陶醉得雙間顫抖之時、交易已經完成了。

  『不用客氣喔,錢我已經付了。就開心地將它們帶回家吧!』

  『感、感激不盡!』

  帶著些許不好意思的欣喜,阿爾托莉亞這回乾脆地接受了好意,她似乎沒注意到菈瑟薇兒那充滿成就感,宛如立下什麼戰功的得意神情。

  『Saber喜歡獅子嗎?似乎與妳很相稱呢。』

  『嗯,獅子或豹類的動物我都很喜歡,也曾經飼養過。那孩子真的很可愛、喜歡向我撒嬌。也有幾件難忘的回憶都是與獅子有關…我似乎與牠們有緣分吧。』

  阿爾托莉亞撫摸著獅子布偶,回想溫馨的往事。

  『雖然出發點不同、但我也是獅子派的喔,那可是我父親的名字呢。』

  『的確,那與令尊的名字很相稱呢。一直以來,勇猛的動物都是適合作為騎士紋章的對象、騎士必須從中挑選適合的圖紋。』

  『那、Saber妳的紋章是什麼呢?』

  阿爾托莉亞摸著布偶的手輕輕顫抖了一下。

  聽見這個問題,她才驚覺自己被手中掌握的幸福感給沖昏頭、戒心降至了最低。騎士的紋章代表了自己的家世身份、或是理念,也都被使用在旗幟、盾牌或是鎧甲上頭。亞瑟王的紋章形象是龍與紅色,象徵著不列顛的赤龍,這種組合在那時代獨一無二、只要報出來的話沒人不曉得其身份。

  阿爾托莉亞的思考飛快地運轉,腦細胞間的接續全開、煩惱著該怎麼作答才好。牽扯到這面紋章的話、就不僅是她一個人的問題了,更事關家族的榮耀、不能隨意敷衍過去,必須作出妥當的回答才行。

  『龍。雖然不及那位王者的龍那般威武,我也選擇了以龍作為標記。』

  這裡的王者,其實是指她的父親烏瑟 潘德拉岡(Uthur Pendragon)。她據實回答了,但依對方的解讀方式會產生不同理解,再來是龍也有分種類,不同的龍也象徵著不同的意思、就連顏色也有所影響。

  菈瑟薇兒露出複雜的表情,果然是因此思考了起來。這讓阿爾托莉亞更加緊張。

  『這樣吶…我是聽說過有些仰慕亞瑟王的騎士同樣會以龍作為紋章、那可是要有相當的實力與功績才會被周遭人承認的,以Saber的實力想必沒問題吧?』

  看起來是還沒有起疑。說起來還有著「性別」這面盾牌在保護自己,只要這件迷思還存在、阿爾托莉亞的真正身份就沒有那麼容易被識破。她如此判斷。

  『嗯,其他人是沒有什麼意見,但那也是在我建立實際功績以後的事了…』

  遙想往昔,剛繼任王位的時候的確是段辛苦的日子。真正支持她的確實人少之又少。

  察覺話題可能會變得有些沈重,菈瑟薇兒便停止了追問。她的目的,是想讓對方好好享受逛街的樂趣,要是反讓對方煩惱就本末倒置了。

  『好了,先別回憶往事吧。Saber妳還有什麼喜歡的布偶嗎?這邊都可以買給妳的。』

  『這個嘛…』

  視線環顧架上的其他布偶。白球般毛絨的小兔子、抱著蜂蜜罐的黑熊、慵懶的小貓咪、桀傲不馴的灰狼,以及不遜色於獅子、一身神秘氣息的黑豹。維妙維肖的動物動物布偶既可愛又不失各自的特色。

  可是,看來看去,阿爾托莉亞還是覺得懷中的兩隻獅子最討她歡心、其他的還是遜了那麼一籌。

  不過,她倒是伸手拿起了那隻黑豹布偶。

  『這個似乎蠻適合菈瑟薇兒呢?』

  菈瑟薇兒接過黑豹布偶。她想了一下……這種動物的某些特質似乎與自己是符合的,隨即露出莞爾一笑。

  『那我就買下這隻吧,作為今日的紀念。真是太好了呢……我還以為Saber不喜歡逛街、會讓妳覺得煩躁。』

  『不…其實我很久沒像這樣逛街了,也早已失去了這份興致。然而像這樣貼近人們的日常才是最好的吧,能見到大家溫暖的笑容比什麼都讓人來得高興。再加上…』

  『嗯?』

  『我曾經有過一次重要的約會,當時卻沒能好好把握。』

  『難、難道是Saber妳的戀人嗎!』

  阿爾托莉亞認為這不是需要隱瞞的事,她心中對於衛宮士郎的情感是貨真價實、是值得驕傲的寶物。但在少女衿持作祟之下,還是委婉地採取了迴避。

  但看著那張成熟蘋果似的臉蛋、菈瑟薇兒也就不難想像實情了。

  『他是…他是我上一次被召喚時的御主!有一次他為了讓我能夠放鬆下來、便強行抓著我到處逛……但當時的我光想著戰鬥的事,完全辜負了他的好意。』

  雖然對那件事感到好奇,菈瑟薇兒認為這是屬於當事人的隱私、便點到為止不再過問了。

  『所以這次,我不想再重蹈覆轍、想留下沒有遺憾的回憶。麻煩妳了,請帶我更加認識這裡的一切。』

  名為阿爾托莉亞的少女,微笑著作出請求。

  名為菈瑟薇兒的少女,像個騎士似地行禮接下了淑女的請求。

  接下來的時間裡,阿爾拖莉亞隨她的嚮導逛著一家又一家的商店。

  五花八門琳瑯滿目的商品、男女老幼各式各樣的人們,與之接觸的時候阿爾托莉亞將自己當作是乾燥的海綿,貪婪地將所見所聞給吸收進去、絕不讓它們漏一滴出來。

  她慶幸自己尚未完全化為英靈,唯有這樣才能夠於離去時、將記憶完整送回給還靜躺在那片森林裡的自己。

  途中阿爾托莉亞與菈瑟薇兒暫時分頭,各自在不同的區域逛著。

  這其實並沒有帶來多大差異,就算沒有菈瑟薇兒在一旁、瑪太的居民依然熱心地為阿爾托莉亞這位生面孔介紹商品,所以開出的價格也相當合理。之所以曉得為合理價、是因為物價與貨幣行情與嘉美洛特相仿。當然,這些事後也從菈瑟薇兒那兒得到了確認。

  這樣的氣氛讓阿爾托莉亞相當高興。

  作為亞瑟王時她對嘉美洛特、對國家的期許其實很單純──公正與廉潔,秩序與禮儀。

  由於曾被人指出這樣的道路過於理想化,是聖人才能走的苦行之路、一度讓她懷疑起自己的王道。然而,在這群願意追隨自己腳步的民眾身上,她瞭解到自己的擔憂是多餘。

  正所謂要洞悉一個國家的品行,孩童與商人會是很好的著眼點。

  孩童的言行會直接反應出教育與國情,是相當顯見的指標。

  商人則是生活在良心與慾望之天秤上的一群人,若終日在利益間打轉的他們還能把持住一定程度的公正良心、那麼這國家的人心應該不會有什麼偏差。

  想當然,要杜絕慾望與惡性是不可能的、那生來就是人類的一部份。

  理想的目標是在之間取得平衡。若是再一次以王的身份治理國家,阿爾托莉亞會謹記這點。她的理念至今仍未改變,只是重拾了拔起石中劍前還洋溢的人性溫情。

  在這裡沒有國王或貴族的領導、也沒有教會的干涉;卻能見到人們理性地自我克制、自我要求,整座城鎮洋溢的就是這種氣息。

  這樣的地方,正合乎亞瑟王理想的雛形。也難怪人們以此為榮,他們所繼承的並非只有嘉美特落的市容。

  一段時間過去了,兩人再次會合。

  再見面的時候,阿爾托莉亞手中東西並未增加多少,得來的零用錢她只拿來買了些點心,像是醃漬水果和餅乾之類。試吃過後發覺滋味比她預想得還好、便掏出了硬幣。

  雖說也不是沒有發現令她心動的可愛東西,但一想到身為Servant的自己沒法帶走它們,阿爾托莉亞最後還是把錢省了下來。

  另一頭的菈瑟薇兒則捧著與她上半身相近體積的袋子,裡頭裝了滿滿的日用品補給。

  『唉呀,結果妳還是沒買什麼呢。』

  『我已經很努力了。身為Servant的我沒法在現世停留太久、就不浪費妳辛苦賺的錢了,光是能買這些我就很滿足了。』

  菈瑟薇兒顯得有點失望,她的立場是希望對方能無拘束地花錢才好,畢竟給阿爾托莉亞的數目絕對算不上什麼大錢,對方的好意反倒抹消了自己的好意。

  她藉著身高優勢偷偷地觀察了阿爾托莉亞袋子裡的東西──除了那兩隻布偶外似乎都是些食物。

  比對一下昨天晚餐時的情景,突然間菈瑟薇兒弄懂了這位偶像的物慾、到底是集中在什麼樣的東西上頭。原來,除了可愛的東西外、恐怕就是──

  『嗯…怎麼了嗎?』

  感受到一陣不懷好意的目光、阿爾托莉亞本能地防衛。

  『既然Saber妳將錢省了下來,那午餐就吃豐盛一點吧。我知道一家很美味的餐廳、那裡主廚手藝很好肯定能滿足妳的胃口。』

  『美味、的餐廳…』

  懷中抱著一袋點心的少女下意識嚥著口水,從這反應來看、菈瑟薇兒堵定自己的猜想正確,眼神流露一股得意之情。

  阿爾托莉亞因此興起了一陣寒意、那就像是在戰場上已被什麼人給鎖定的感受,她這才驚覺自己一個弱點被對方掌握住了。

  劍之從者的御主,正笑瞇瞇地看著她。

  

  

  少女們結束了商家林立的大街巡禮,穿越小巷來到北邊的廣場。北區因為較為靠近山地、方便運輸採集到的礦產與木材資源。家具店,鐵舖,武器店,或是建築相關的店家也多集中在這一帶。

  喀啦、喀啦地,載滿礦石的馬車從眼前走過、要將挖掘出來的成果運送至加工場。此刻阿爾托莉亞與菈瑟薇兒停留在由藍與白色地板拼成的噴水池廣場前,於椅子上歇息。

  聽著街頭表演者演奏著輕快的曲子,使人心情更加愉快。

  廣場湧入了一群孩童,他們帶著木製的盾牌與長劍、身穿簡陋的自製護具並分成兩軍、進行一對一的比試。隨即表演者的音樂節奏轉為激進,像是在替這個小小的戰場吆喝助陣。

  第一戰是,褐髮男孩與紅髮男孩的對決。兩人外表看來在八至十歲,身高體型也相仿,互相行過禮後取出各自的木劍開始較量。

  覺得有趣,阿爾托莉亞便看了起來。

  『騎士遊戲呢,孩子們都喜歡玩這種遊戲。等他們再大點就會開始較量騎術與弓術了。』菈瑟薇兒立即說明了狀況。

  『我小時候也玩過這種遊戲,但並沒有留下太多好的回憶…』

  『打輸了嗎?』

  『不、就算面對比自己高大的孩子我也沒輸過。唯獨對於我的兄長連一次也沒法真正贏過他……回想起來總讓人不甘心。』

  『原來還有那麼厲害的騎士!?』

  阿爾托莉亞咬牙切齒地說著,這反應讓聽話者不禁張大了嘴。

  崔斯坦?拉莫洛克?或是雙劍的巴令…?菈瑟薇兒腦中、直覺性地閃過這些武藝出眾輝煌的圓桌騎士名字。隨即又覺得不可能而甩去了那念頭。

  『絕不是妳所想的那樣。請瞭解、劍上的比試我一次也沒有輸過!然而我的兄長就是有辦法用話術將結果逆轉過來、怎麼也辯不贏他。』

  『原來是這樣呀……小時候好像也有過這種經驗呢。就算被逼到連劍都握不住了、卻還是厚著臉皮不認輸,這種對手即使贏了也沒有勝利的感覺。』

  『不。不太一樣!那只是小孩子單純的不服輸罷了。而我的兄長是纏人到了一個極致…該說是韌性堅強嗎,他有著一流的頭腦、不論處於什麼劣勢都有辦法為自己找出一條退路。一旦被他抓住對話的主導權、就連火龍都要退避三舍。他的言語就是厲害到了可恨的程度、比什麼魔術都要來得讓人驚奇!』

  『連、連火龍都的吐息都比不上嗎…?』

  氣勢一句比一句驚人,阿爾托莉亞那帶著怒氣滔滔不絕湧來的言語、正有如龍的吐息湧向菈瑟薇兒,讓她在腦中想像了起來那會是什麼景象。

  然後阿爾托莉亞繼續憤慨地說著:『起先會感到不滿,之後會感到些許羞愧,然後是無奈,最後對於聽信他的自己又一次燃起怒火。與那個嘴上總是不饒人的兄長之間,總是重複著這樣打鬧。』

  『這其實有點…讓人羨慕呢。』

  不經意的回應,澆熄了赤龍的火焰。

  『沒有兄弟姊妹的我、不太瞭解那是什麼樣的感覺,小時候即使向父母拜託再生一個弟妹……也總是用為難的表情看著自己。兄妹之間不全然都是惱怒的事吧,Saber的哥哥應該也有好的一面才對?』

  『怎麼會沒有呢……荒誕的事情畢竟都是孩提時代,長大後就沒有那麼誇張了。生病受傷的時候也好、心情低落的時況也好,兄長都會陪在身邊安慰我。等一起成為騎士後,他那頭腦也真的幫了我許多大忙。可是……』

  菈瑟薇兒跟著重複著那句「可是」。

  『有時又會覺得……他只是找到了光明正大用言語欺負我的方法吧!?』阿爾托莉亞疑惑地說著自己的煩惱。

  聽完後菈瑟薇兒愉快地笑了出來。因為阿爾托莉亞說著這些話時的眼神、並沒有燃起真正的怒意,而是種哭笑不得,但又很重視的感覺。這正是親人之間情感好的證明。

  這段對話彷彿像是預言。

  回頭再看那小小的戰場時,紅髮男孩手中的木劍早已掉落在地上,但他仍不服輸、一張嘴說盡各種理由要求再比一次。

  阿爾托莉亞想出面調解,卻被菈瑟薇兒攔了下來。

  很快地孩童們就自行解決了問題,紅髮男孩看來說動了眾人、他們似乎是決定等全部人交手過後讓他們再比試一次。

  『妳早知道會這樣了嗎?』阿爾托莉亞以一副自己白操心的口吻問道,菈瑟薇兒則是爽朗地笑說當地人的優勢。

  緊接著,留有一頭秀麗金髮的男孩、與留著黑紫色頭髮的男孩進行比試。年齡約十歲吧,兩人的體格比前一組來得高大,似乎這場會很有看頭。

  讓劍尖輕輕交鋒後,男孩們於一開始就展開了激烈的攻防。

  木劍與木盾碰撞的沈重聲音此起比落、在廣場上迴響,與樂聲水聲譜在一起。

  說激烈,終究也只是孩子的遊戲。男孩們沒有掌握到劍術的要領、對於步法也全然不會應用,只不過是場力氣與鬥志的較勁罷了。

  即使如此,在真正的劍士眼裡看來、這場孩子們認真的對決還是有著有趣之處。雙方們又交手了幾回合,可以看出金髮男孩的力氣較大,但黑髮男孩的動作較為靈活、算是互有往來。

  『覺得哪邊會贏呢?』菈瑟薇兒拋出了問題。可惜阿爾托莉亞並不想回應,她覺得對方心中應該早就有底了。她只想單純地觀看比試的結果。

  戰局逐漸是金髮男孩佔了優勢,木劍一次又一次擊落在盾牌的上頭、逼得黑髮男孩只能夠不斷採取守勢。與野蠻只有一線之隔的熱情,在太陽與周遭伙伴的見證雙方互不退讓。金髮男孩是佔了上風,不停地攻擊;卻始終沒法擊倒黑髮男孩。

  『其實他們兩人的戰績勢均力敵呢,只能猜誰當天的狀況比較好、能堅持到最後。』菈瑟薇兒替這場作了中肯的評論。

  木頭碰撞的聲音不斷累積,隨著汗水讓背後濕成一片、時間也在流逝。

  十幾分鐘的時間,快要二十分鐘過去了。以孩子的體力和武技來看、也差不多要分出勝負。攻擊方的力量與防守方的動作都遲鈍了下來,能夠堅持住最後一口氣的將會是勝利者。

  鐺──

  清澈的鐘聲響起,宣告正午十二點已到。

  原來明亮的陽光突然轉弱,被大片雲層給遮蔽去了。就在這時候黑髮男孩丟下盾牌、大力舞動手中木劍開始反擊。

  似乎是為了這一刻而溫存的餘力全爆發了出來,綿密攻勢壓得體力幾乎用盡的金髮男孩不住後退。如果這是一開始就計畫好的戰術,那麼只能給予稱讚了。

  很快地,鐘聲結束。

  十二點過去了,金髮男孩終於體力不支而敗北,屈著身子臣服在對手的劍下。

  一陣沈默……只剩下演奏者漸漸放慢的音樂還有水聲。

  然後男孩們對著彼此笑了,疲倦但是爽快的笑容。金髮男孩握住黑髮男孩的手站起身、互相讚賞對方的身手又進步了。

  『Saber妳覺得如何呢?城裡的孩子雖然武藝還很青澀、但騎士精神可不會輸大人呢。』

  『嗯……只要不忘記這份心情,他們都會成為優秀的騎士吧。』

  回憶著似曾相識的決鬥場景,阿爾托莉亞用感慨地口吻說著。在記憶裡,那是她一場希望不曾發生過的決鬥。

  察覺該是用餐時間後,比試也暫先告一段落,孩子們相約午餐過後再續戰。而旁觀的少女也欣然同意,認為先填飽肚子比較重要。

  『行程稍微打亂了呢,本來想在中午前就去武器行的。』

  整理好提袋後、菈瑟薇兒起身說道。

  『要補充裝備嗎?』

  『是的,依約定日子領取我的長劍,據說那是為了我量身定作的新武器。Saber妳也需要一把好的武器對吧,我想老爹應該幫得上忙。』

  想起了被自己弄傷的長劍,阿爾托莉亞有些心虛。但不可否認的是她急需一把堪用的武器,而那位武將工匠有可能滿足她的需要。

  兩人掉頭走向城鎮的西北邊,在那一帶是餐廳與小吃店集中的區域。

  途中阿爾托莉亞抬頭望著天空,不知何時藍色的布幕已籠罩了一大片淺灰的雲彩。

  ──會下雨嗎?

  阿爾托莉亞有點憂心,沒由來地閃過有著不祥的預感。

  她認為下午會發生什麼討厭的事……

  




(待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12_11_08

Comments

はろ☆ 

38zi59S2
皆さん元気デースカー☆
寂しいおめーらに、2012娘さまがお小遣いを届けに行ってやるぜ~☆
感謝しな☆
http://0Zv0I62A.bb.z2bmk.net/0Zv0I62A/
2012娘  URL   2012-11-09 01:10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02  « 2019_03 »  04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

プロフィール

嘯月(しょうつき)

Author:嘯月(しょうつき)




★嘯風弄月(簡稱嘯月)
★聯絡方式:
syoutsuki★gmail.com ★=@
★同人小說相關
請點選下方的目錄區(カテゴリ)

★社團網頁
Twilight~日月之境~

★社團製作遊戲★


★社團主催合同本(已完售)★


★曾參與的企劃★
東方口袋戰爭EVO

東方口袋戰爭EVO+

乙女嘉年華

東方口袋戰爭2

★個人噗浪★
歡迎搭訕、回應
但請注意禮貌

QRコード

QRコード




page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