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ategory: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_--_--

「Fate同人」The road to Avalon 4-3

Category: 同人SS(Type-Moon)  

  用過午餐後,菈瑟薇兒與阿爾托莉亞再次回到北邊的區域、這個被規劃為工業為主的區域。

  這頓午餐使阿爾托莉亞難以忘懷,卻並非全是基於美味,正因為褒貶各半、帶來的落差才給予了她強烈的印象。

  那是一間燒烤料理店。店裡大約能容納二十位客人,牆壁與地板的裝潢都是粗獷的石頭,以豪邁的烤肉料理作為招牌菜、菜色與整間店的氣氛相當一致。
 


  相對的,招牌菜之外的菜餚就顯得不行了。前菜的沙拉切工粗糙,醬汁也無法引出蔬菜的滋味。麵包是符合店風的大塊黑麥麵包,雖然苦味能夠接受但乾硬的口感實在有點難以下嚥、必須靠飲料的幫忙才能順利吞下。

  阿爾托莉亞想起了戰場上應急的糧食,頂上那搓可謂愉悅指數測量器的頭髮、開始無力地癱軟下去。「這就是推薦的美味餐廳嗎?」她懷疑起這是不是什麼整人遊戲,難道是因為自己太客氣引得御主不悅了嗎?早知道之前應該多買些小吃才對。

  『雖然我吃慣了粗糙的食物,但還是希望能品嚐到用心製作的料理…』

  『哈……每個第一次來的人都是這種反應,等到主菜上來時妳就會改觀了。』

  『真的嗎?我實在沒法在這兩道菜上頭感受到主廚的熱情。』

  『每位廚師都有各自拿手的菜,就請先忍耐好嗎。我發誓絕對不會讓妳失望的。』

  菈瑟薇兒安撫著自己的從者,這番話已經是第二次了,俗話說事不過三、這也是最後一次緩衝。如果連她所說的主菜都無法讓從者滿意的話,等到那搓頭髮不支而倒地時……連阿爾托莉亞都不曉得自己會作何反應。

  『喔、來了呢,主廚特製的火焰烤肉。』

  幾分鐘後主菜被端至桌上。看著眼前這熱氣騰騰的黑東西……阿爾托莉亞聯想到了礦坑裡剛挖掘出來的煤炭。

  『請問、這是……什麼?』

  這聲音,與燒焦的肉帶著同等苦味,那雙碧綠的眼眸像是逐漸轉為炙熱的紅色、要讓人瞭解什麼樣的火焰才能稍出這種焦炭般的東西。

  菈瑟薇兒的表情依然穩沈,像是在說著「請別擔心,接下來就由我為您服務」。她默默地拿起了刀叉、替理性緊繃至斷弦邊緣的阿爾托莉亞切起黑色的肉塊。

  俐落的技巧輕鬆剔除了黑色的部分,當裡頭肉質細嫩汁液淋漓、有如出嫁少女般的粉紅模樣露出來時,阿爾托莉亞像是看到了不可思議的世界奇景。她不禁讚嘆著這實在太神奇了。

  多麼大膽又充滿野性的燒烤技術,將表面徹底灼燒至黑漆一片、而美味全保存在其中。被分好的肉塊,輕輕一碰叉子就沒入其中。插起一塊送入口中咀嚼,高級肉料理的鮮美立即在嘴中迸了開來。這簡直是火焰的魔術。

  『這是!?』阿爾托莉亞一副難以置信地看著菈瑟薇兒,這與她昨晚吃到的烤肉是同一個基礎的料理,但是完成度無可比擬,火和調味料的使用已經到達了藝術的境界,幸福在口中擴散開來、愉悅的指數回到了滿點。

  『馬可大叔是用火的高手,我的那道烤肉就是向他學習的喔。』看著對方滿足的表情、菈瑟薇兒又是一副「作戰成功」的得意。

  『那當然,俺比武打不過妳這ㄚ頭、但比燒烤絕對強過百倍啊。哈哈哈──』

  留著一臉落腮鬍鬚的高大男人走了過來,他的容貌就與料理同樣的豪邁。就在從前菜至主菜的二十分鐘裡,這位主廚大叔讓騎士王阿爾托莉亞品嚐到了所謂自味覺的地獄昇華至天堂的享受,給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當時的美味還殘留在口中,阿爾托莉亞邊走邊回味著那鮮嫩的口感,用不急不徐的步伐前進。

  相較之下,菈瑟薇兒的腳步有些過快,數次將阿爾托莉亞拋在了後頭、等察覺後又放慢腳步回到並肩行走的狀態。看得出她想快點領取自己的武器。

  武器是戰士的榮耀,也是第二生命,他們之中沒有人會不想快點擁抱自己的新伙伴、測試它與自己間的契合度、早些習慣彼此的特性。能瞭解這一點的阿爾托莉亞,什麼也沒說地跟著加快了腳步。

  沿著通往北邊城門的大街一路走下去,穿越一段距離後城門便映入了眼前,菈瑟薇兒的目的地就是前頭那間最靠近城門的武器店。

  邊北這一區又被稱為瑪太的劍與盾,雖然遠離市中心、在生活機能上稍有不便,但方便剛運來的金屬礦與煤炭還有木材的卸貨,對於武具店、打鐵鋪、加工鋪等商家卻是最好不過。由於瑪太設有自己的防衛軍,加上推崇騎士文化,對這類軍備一直有著穩定的供給需求,造就了這一帶商家的興起。不過,由於是需要相當技術與勞力的粗工作、熱心投入此業的人數量還是有限。此外,這類多少會產生噪音高熱、像個小工場似的地方若稍微遠離住宅區、獨自集中在一區,也能減少一般居民的不便。

  街道的兩側,能見到各種與金屬或木材石材相關的店鋪。

  寫著永恆之槍(Gungnir)的招牌,經過一間以北歐神話武器作為名稱的武器店時,阿爾托莉亞為此多看了幾眼。對於一家店的頭銜、任誰都希望取個響亮的名字,像這樣以神兵或是傳說來命名倒是常見的現象。仔細一瞧、同性質的招牌果然不少,也能見到希臘神話裡出現過的寶物名稱。

  菈瑟薇兒愛用的武器鋪在大街最底處,上等木材製的招牌上刻著湖中仙女(Lady of the Lake)一排漂亮的文字。抬頭望著作工精緻的招牌,阿爾托莉亞不禁會心一笑,對她而言這是最棒的武器店名稱。

  『不好意思打擾了,開始營業了嗎──』

  門口還掛著休息中的板子,菈瑟薇兒先敲了敲門以確保對方已經吃完午餐歸來了。

  阿爾托莉亞則是自大大的窗戶窺看裡頭,見到木架上陳列著各式各樣的兵器。

  『開始了!現在就來開門、這聲音是菈瑟薇對吧?』

  隔著門的腳步聲逐漸靠近,很快地店門就會被打開。

  『菈瑟薇…?今天聽見了不少鎮民這樣稱呼妳呢。』

  『是呀,忘記了是什麼時候開始、有人這樣稱呼我,說叫起來比較有親近感。久了就有越來越多人跟著叫了。』

  『那…會希望我也這樣稱呼妳嗎。』

  沒有直接的回覆,菈瑟薇兒只是微笑著、像是在說怎麼稱呼她都可以。

  『久等了──』

  打開門前來招呼的不是仙女,是將深紅色頭髮全往後梳的高挑青年。他的眼睛有些細長,皮膚白淨、下巴留著鬍鬚的他感覺太紳士了點,就連衣裝也是筆挺得體,與武器店那種粗野硬派印象對不太起來。

  『午安呀,歐菲塔特。依照約定的日子來領新武器了,希望沒打擾到你們的休息時間?』

  『菈瑟薇妳時間還抓的真好,昨天才將試作品弄傷、今天就換新劍了……不免讓人覺得像是有預謀似的?』

  才一搭話就被人抓著把柄,菈瑟薇兒只能苦笑著說聲「哈……真是不好意思」。畢竟她也不想失禮地將責任推到身後的從者身上。

  『先進來吧,杵在這裡也不好談、還會妨礙我們做生意的。老爹等下就出來了。』

  『好、好的。』

  『對了,捧著這麼大一包東西也不方便帶新武器回去吧,需要幫妳請快遞人員將這袋東西送回家嗎?』

  『麻煩你了、歐菲塔特。連這位小姐的份到時也拜託你了。』

  從兩人交談的口吻來判斷,阿爾托莉亞認為他是負責銷售的人員、而且與菈瑟薇兒有著相當的交情。

  同時,那名叫作歐菲塔特的青年也注意到了阿爾托莉亞的存在。

  『啊,原來還有一位小姐,是打算替我們介紹客人嗎?』

  『是呀,不趕緊快打聲招呼嗎?不然客人會跑掉喔。』

  在武器店工作的青年,立即向村姑打扮的少女恭敬地行了個禮:

  『歡迎光臨敝店──湖中仙女。請自由挑選您所喜歡的商品,在下歐菲塔特會為您服務。』

  雖說菈瑟薇兒的介紹也有影響,但青年沒有因為阿爾托莉亞那身樸素的打扮就敷衍應對,他的舉止態度自然,懂得用溫和謙遜的眼神招呼客人,看得出他長於應對各種身份的顧客、作出合宜的接待。

  『謝謝你,我會慢慢觀看的。』

  『這是敝店的榮幸。』

  走進了湖中仙女,店裡用的都是上等原木打造的櫃子,上頭還鋪陳著車有金邊的紅緞布,一件件武具便陳列在上頭。牆上有著一副與湖中精靈為主題的畫,腳下石地板的淺灰、木櫃子的褐、與緞布的紅與金,四種搭配得意在一起,店內裝飾走著高級但不奢華的路線。只可惜那股木頭的香氣與與保養兵器用的油味混合後、嗅起來有些刺鼻。

  『很棒的店呢,不論氣氛與武器都是。』

  不論再怎麼佈置的精美,最重要的還是商品優劣。阿爾托莉亞看著眼前一排五把的劍枝,每一把在燈火的照耀下都反射亮麗的光澤,顯示劍身完美無瑕。

  拿起來貼近觀賞,能看出劍刃的工整無缺與鋒利。用手指輕輕地敲彈,振起的音色圓潤、顯示著質地均勻綿密,韌性與強度取得了好的平衡。

  『請問敝店的商品還讓您滿意嗎?』

  歐菲塔特站在不離不近的適中位置向阿爾托莉亞示意、另一邊的櫃子還有長槍與短劍可供參考。

  『感覺如何呢、Saber?我的雙劍也是出自於這間店喔。』

  『嗯……都是一流的劍,作為騎士的伙伴再相稱也不過。』

  環顧店內,每一把都是極盡匠師心血與巧思的武器,雖然沒使用寶石之類作為裝飾,但灑脫而流暢的造型裡不失細膩,機能性與美感並存,融合為一件毫奢的藝術品。阿爾托莉亞拿起劍朝著無人方向輕輕一揮……銀色的軌跡在半空中閃過,順暢的手感訴說著整柄長劍在打造時、重心比例抓到了完美平衡,就連握柄都像是貼著掌心、讓武器自然地成為了手臂的延長。

  正因為有著這種品質,湖中仙女才能成為瑪太第一的武器店。當然價位也是名列前茅。

  『太出色了,我對鑄造這些劍的工匠至上敬意。』

  『謝謝您的誇獎,這是我們的榮幸呢。』

  歐菲塔特再一次露出紳士的迷人微笑。

  『說起來,Saber妳正缺一把合用的武器,我等會兒會幫妳向老爹詢問看看的。如果沒有現貨的話,就先從這裡頭挑選一把吧。』

  默默地點頭,阿爾托莉亞對於必要的武裝是不會客氣的,她只會選擇最好的裝備。

  雙眼打量過長槍與短劍後,她的視線還是回到了長劍上頭、覺得最適合自己的仍是這種武器,也才不會有負劍之從者的撐號。

  就在這時候,通往裡頭那間緞造室、位於角落一側的門打開了。低沈的聲音傳了過來:

  『妳來啦,菈瑟薇兒。還真是過份吶!一下子就摧毀了俺的夢想,即使是偷工減料的隨手製品、那金屬還是有著相當強度,可沒那麼容易裂開吶。』

  一股熱流隨開門傳了過來,那是因熔爐而升溫的空氣。

  湖中仙女真正的店長這時才出來露臉,店長漢森已經是五十多歲白髮斑斑的老人了,然而他眼神銳利精悍,從背心和短褲裡露出佈滿肌肉的四肢,結實有力的身軀絲毫看不出有因歲月而衰弱的現象。特別是那對壯碩的胳臂、與精鐵鑄造般的手指。

  見到陌生的面孔,漢森用他那陽剛的面孔點頭行禮。與他目光相接的時候、阿爾托莉亞有著電流通過身體的感受。直覺告訴著她不妙,跟著點頭會回禮後、立即壓低了帽子別開目光。

  ──這個老人或許認得自己。

  危機感發揮了作用,在警告著它的主人。

  『抱歉,漢森老爹……我也沒想到會變成這樣,以後附加魔術時會更謹慎的。』

  『……別以為俺不知道狀況,戰場上的事情都會傳到俺這老人家的耳中,真正弄傷它的…依俺來看,是那位戴著帽子的小姐對吧?』

  『嗚……那、那其實是──』

  不理會菈瑟薇兒的解釋,漢森大步朝著店內那張陌生臉孔走了過去。

  沒有迴避的餘地,阿爾托莉亞只能正面承受對方。

  但是,老人沒有說話。

  隔了幾秒的時間才緩緩說道:

  『請問那是您辦到的對吧…將龐大的魔力注入那把劍、藉此揮出爆發性的力量。在下有學習過一點煉金術,將之應用鑄造武器上頭。所以這一點在下還判斷的出來。』

  『在、在下?』

  不光是歐菲塔特,就連菈瑟薇兒也闔不攏嘴。在他們所知裡頭,這位作風硬派、兼之是城鎮開拓元老之一的武器師傅鮮少會人這麼客氣。

  『是的,正是我。』

  面對那誠懇詢問的視線,阿爾托莉亞只好據實回答。並小心翼翼地觀察對方反應。

  『不好意思弄傷了你的作品,想必師傅你很寶貝自己打造的武器吧。』

  『沒問題的,那把只是實驗階段時、利用剩餘的材料混合後的測試品。雖說導入了特殊金屬、但質地不怎麼均勻。外部的衝擊是還好…無法承受內部的衝擊是正常的。』

  『但那確實是一把好劍,已稱得上是一流名匠的作品了。』

  『這是在下的榮幸。即使打造出了自信之作的名劍、也要有英勇的騎士才行,這樣劍與在下才能真正感受到喜悅。』

  老人與少女的對談,沒有旁人插嘴的餘地,成為武器店裡的隔絕空間。

  然而越是對話,阿爾托莉亞就越是感到緊張,她能感覺到對方正不斷打量著自己、像是在仔細確認什麼。

  『那麼、請問您來敝店是為了挑選武器嗎?』

  『是的……我目前正缺一把合用的長劍,貴店有推薦的嗎?』

  『如果是您的話……』

  漢森的視線掃過紅布上陳列的五把長劍,每一把都是他的心血傑作。可是,再回頭看過少女、接著重新掃視這些作品時,他卻搖著頭彷彿說這些全都不行。

  『怎麼了嗎、這些劍不適合我嗎?』

  『對,這些都不敷您的使用,請讓在下為您取一把還算堪用的來。』

  說完,漢森便越過那扇門、再次走回了工房那裡。其他人沒能看到,他的神情洋溢著一股感動與滿足、幾乎要先重整自己的情緒才能出來示人,沒有人能夠想到,剛強硬派的老師傅會有如此感性的一面。

  『歐菲塔特……老爹他、今天午餐吃了什麼怪東西嗎?』

  『三明治和酒、還有水果,一如往常沒有改變。』

  『我很少看見那樣的老爹,真是嚇了人一跳呢……』

  『那麼、菈瑟薇妳還比較好吧。我是頭一次見到那個硬如鋼鐵的老爹這樣恭敬地與人說話……差點心臟都要嚇出來了!』

  販售武器的青年不停撫摸著鬍子,設法令自己冷靜下來。

  『那位師傅平常不會這樣與人交易嗎?』

  不安地發出詢問,阿爾托莉亞總覺得被對方看穿了什麼。但那兩位與老師傅熟識的人都搖頭表示否定,特別是菈瑟薇兒同樣用著緊張的目光回應。但她們一時間也想不出什麼、也無法討論應變方式。看來無論如何,都只能先等待對方回來了。

  只要一開始進入等待,時間的流逝速度就會改變。

  不,時間的流動對任何人都是平等的,會改變的只有人們當下各自的主觀感受。歐菲塔特,菈瑟薇兒,以及阿爾托莉亞三個人同樣在等待著漢森歸來。但直到漢森捧著大大的木盒子出來前,這三分鐘的時間對他們而言有著五分鐘、十分鐘,半個鐘頭的體感差異。

  『師匠!那個是!?』

  先出聲的是歐菲塔特,他驚訝的反應讓人瞧不出到底對盒子裡頭的東西知情與否。而漢森只短短回答了:『別問、看了就知道』。

  手藝高超的老師傅再一次踏著穩健步伐,將手中的盒子、恭敬地呈獻給初次見面的客人,就像在接待最貴重的對象,值得獻上他所有的敬意。

  『這把劍是────!』

  分不清究竟是自己倒抽了一口氣,還是壓迫的空氣湧入肺部?阿爾托莉亞打開盒子後,裡頭躺著的劍讓她訝異地幾乎說不出話來。

  配色與細節並不一致,但基本的造型確實是與自己的愛劍相仿。不過劍鞘倒是差異頗大。

  將它抽出鞘試著揮舞看看,果然……重量較沈、可是重心偏移的幅度不大。即使現在拿著它上戰場,很快就能運用自如。

  『這把劍雖然僅是在下夢想途中的試作品,比不上您原來的配劍。但仍希望它能為您效力,在下可以保證這把劍能夠承受您全力揮出的每一劍』

  漢森的目光裡充滿了對人的敬意,以及對劍的自信。再加上那句話……阿爾托莉亞可以肯定對方已察覺自己真正的身份。

  這位老人,果然曾見過亞瑟王吧,並深深記住了他的容姿與聲音。還有王者之劍的造型。

  『好棒的劍』

  一旁觀看的菈瑟薇兒不禁發出了讚嘆。

  『我知道了,謝謝你的好意。這樣的話、我也必須……』

  『不,您什麼都不需要說。當然、也不需要支付任何金額,請收下它便是在下的榮幸。』

  老師傅退下了,只拿回了木盒子,裡頭的東西則交付給金髮少女。之後他沒有再與她說什麼,只是轉過身子要菈瑟薇兒隨他去裡頭,領取新的長劍。

  『不要多看,那是人家的劍。妳的劍就在裡頭、那可是俺全力全力打造的劍,也是更接近妳父親的證明!』

  『是、是的!』

  『這位小姐就交給你了、歐菲塔特!像平常招呼客人那樣就行了、你沒問題的。』

  用渾厚有力的聲音囑咐自家店員後,漢森與菈瑟薇兒的身影便沒了入門的後頭,前往裡面的工房。店裡做生意的地方,只留下緊繃著的阿爾托莉亞與不明狀況的歐菲塔特。






(待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12_11_18

Comments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12  « 2019_01 »  02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プロフィール

嘯月(しょうつき)

Author:嘯月(しょうつき)




★嘯風弄月(簡稱嘯月)
★聯絡方式:
syoutsuki★gmail.com ★=@
★同人小說相關
請點選下方的目錄區(カテゴリ)

★社團網頁
Twilight~日月之境~

★社團製作遊戲★


★社團主催合同本(已完售)★


★曾參與的企劃★
東方口袋戰爭EVO

東方口袋戰爭EVO+

乙女嘉年華

東方口袋戰爭2

★個人噗浪★
歡迎搭訕、回應
但請注意禮貌

QRコード

QRコード




page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