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ategory: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_--_--

「Fate同人」The road to Avalon 5-1

Category: 同人SS(Type-Moon)  

Episode.5 罪人與制裁者 –Loyalists and king-



  喀答、喀搭。皮革劍鞘互相碰撞的聲音、伴隨著腳步有節奏地響著。

  行走在大街上的菈瑟薇兒此刻雙手已空了出來。

  行李變多了。除原本腰際皮帶上的雙劍與長鞭之外,離開武器店湖中仙女後她又多配帶了一把長劍,這下子共攜帶了四樣不同的武器在身上。

  儘管使用了輕量化的材料與技術,金屬製的長劍仍有相當的份量。要是就將四樣兵器全倚靠寬皮帶收納於腰間……那副模樣未免有些驚人。於武器店裡嘗試這樣做的時候,歐菲塔特自然是率先提出了反對意見。這反而激起了菈瑟薇兒的挑戰心。
 


  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實踐後,菈瑟薇兒從鏡中瞧見自己腰間彷彿圍了一片用武器編織成的布幔,那與舞者腰間所繫的輕巧薄紗呈極端對比,呈現截然不同的沈重風情。皮帶因重量而緊繃、發出沈默的哀嚎;腰間像穿上尺寸過小的馬甲,勒住腹部的拘束感令人感到不適,活像被蟒蛇給纏上身。

  試著走動看看。

  重心搖擺不定,每踏一步都會感覺平衡感在提出警告。

  認清了事實的菈瑟薇兒只能嘆氣說「想像果然是美好的」。最後她選擇妥協,要了一具合適的皮鞘與背帶將長劍安置於背後。

  如此一來對飽經鍛鍊的身體就不至於帶來太多負擔。由於背部與肩膀一同分擔了劍與鞘的重量,在裝備腰上三樣武器的同時、行動依然可以取得平衡。

  若再手持長槍或是長弓,便接近上戰場時全副武裝的姿態了。殺氣騰騰的備戰模樣與祥和街景有些格格不入,但菈瑟薇兒倒是因此樂在其中。對武者而言,能夠得到與己身相稱的兵器比什麼都來得愉悅,即使努力保持一貫的平穩,神情裡還是能窺見自信洋溢的風采。

  心中悄悄哼著歌曲,經過甜點店時思考起是否要再買些東西回去慶祝才好?

  回過頭時,那個念頭又如海潮寂靜地消退。

  菈瑟薇兒望著身後的人影──她的從者阿爾托莉亞自踏出湖中仙女後便苦著一張臉,彷彿什麼東西哽在喉嚨裡、有苦難言的模樣。

  通往瑪太大禮堂的路上,嬌小的金髮少女手持著與體型不相稱、以布匹層層包好的長槍。同時腰後也配了一把剛得到的長劍。

  據鑄槍者歐菲塔特表示「那把長槍乃是他的自信之作」。然而阿爾托莉亞卻沒有喜悅,反而保持消沈的面孔行走了莫約一百公尺的距離。

  ──怎麼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想必不是因為裝著布偶的袋子,已交給快遞員送至菈瑟薇兒城鎮內的家裡、一人一獅被拆散的緣故。肯定不會是這種幼稚到可愛的理由吧!?

  那…難道是因為長槍不符合這位往昔英雄的期望嗎?

  菈瑟薇兒並不認為一位注重禮儀的騎士、善使兵器的武人會犯這種膚淺的失禮。

  嬌小的少女拖著一只船錨。重物鉤住了地面、拌住她前進的腳步。繼續走上一小段距離後菈瑟薇兒終於是看不下去了,便打破沈默的氣氛主動轉過去攀談。

  『Saber妳……還好嗎?是歐菲塔特說了什麼、還是長槍有哪裡不對勁?』

  『不、沒有那種事。』

  被突然轉身的菈瑟薇兒嚇到、阿爾托莉亞隨即搖頭否認。

  『那麼…是漢森老爹突來的舉動嗎。老實說我也嚇到了。』

  『………』阿爾托莉亞默默不語。

  彼此對望,沒有任何言語上的交流。

  菈瑟薇兒打定了主意認為這顯然與漢森先前的舉止有關連,而阿爾托莉亞的反應也顯示就是那樣。

  帶自己的從者前去湖中仙女……會不會其實是錯誤的決定呢?御主用手撫著臉龐檢討。

  被契約與因果之線緊緊連結的兩人,在沈默之中更容易察覺彼此情緒的點滴變化。

  氣氛些許僵硬,但兩人腳步不間斷地繼續走著。

  認為這樣實在太彆扭、也意識自己的失態,這回換阿爾托莉亞主動攀談。

  『抱歉……我失禮了、御主。』

  『任誰都會有這種時刻,勿須在意的。只是我想瞭解、妳到底在煩惱什麼?』

  御主安慰自己的從者、並試圖引導她說話。

  明白這份意圖,於是阿爾托莉亞也不再掩飾下去。她這種坦蕩性格的人,要是心中硬藏著什麼大事很容易言行不自然。

  『御主。妳從那位店長那裡知曉了多少關於我的事呢?』

  劍之從者嚴肅地問著,像是告訴御主必須給她一個明確的答覆、否則她難以和主人並肩作戰。一股氣勢壓迫了過去。

  『……關於這一點,與進入湖中仙女之前比起沒有過任何改變。老爹當時的反應…我猜想是因為他見過Saber還活著時的樣子吧?明白妳的身份、所以擺出難得的恭敬態度。』

  『妳、沒有向他詢問嗎?』

  『當然有的。卻換來了嚴厲的斥責。』

  『是、是嗎…?』

  『嗯……被狠狠數落了一頓。老爹他說了「那位殿下特地換裝掩飾自己,就代表不希望被人察覺。連這點都沒注意到的話、那妳的觀察力還有待加強!」邊說邊舞動著鐵鎚真是恐怖極了。』

  聽著菈瑟薇兒模仿著漢森那低沈剛硬的口吻,阿爾托莉亞的表情這才和緩了下來。

  模仿秀只能說差強人意,但帶著一份使人卸下防備的俏皮。

  見氣氛沒那麼僵硬了,菈瑟薇兒才繼續說下去。

  『真的很恐怖呢,差點連新武器都領不到了。不過,老爹倒是特別囑咐了一件事…他認為既然來到了瑪太,就一定要帶妳去看過那裡才行。』

  『什麼地方…他所說的是…?』

  『是市中心的那座嘉美洛特大禮堂,也是我們現在正要前往的地方──』

  阿爾托莉亞逐漸冷靜了下來,試著將多餘的擔憂與空氣一同吐出體外。

  她開始加快腳步。她相信那位認出自己身份的鑄劍師傅、所交代之事必然有什麼含意。在哪裡一定會發生什麼,或是見到什麼吧。不光是老師傅的期望,甚至能感受到御主也帶有同樣的想法。

  既然如此……就挺起胸膛去面對吧。

  不論那是好或壞,是悲或喜,是笑或是怒,全都是曾作為亞瑟王的自己所必須承擔的因果業報。

  可能無法多做些什麼,但絕對不能逃避。阿爾托莉亞感覺到,腰上那把王者之劍Excalibur的仿製品……似乎突然變重了。

  她的步伐並未因此遲緩,反而輕快起來。

  翡翠色的明亮眼珠子,閃爍著凜然堅毅的光輝。

  重返現世的她,這一次作好了準備。


      ※ ※ ※


  金髮綠眼的男人不分日夜,依舊佇立在聖杯的面前。

  看著那閃耀光紋的變換,依情況稍微調節地脈魔力的流量。

  那張剛毅端正的面孔接受了陽光的溫暖,卻依然不帶血色、保持著白淨大理石般的質感。那張面孔裡別說是笑容了,絲毫瞧不見製作出這具願望機的自負或是喜悅。

  板著面孔,如無機岩石的男人。難道他真的就只是為了成為讓聖杯降臨而存在的元件嗎?

  不、不可能的。只有懷抱著難以實現之心願的人才會接觸萬能的願望機,以雙手催生它的完成。

  是吶、男人有著深切的渴望,所以才會將希望寄託於奇蹟之上。

  『到底經過了多少的歲月…』

  傳來具有磁性的嗓音。

  聽見之時有著石屑自臉部剝落的錯覺,因為他難得地在不需特地言語的時刻開口了。

  『千餘年了。回過神來才發現這段時間的變化實在過於劇烈,彷彿睡醒一覺後就被拋入了異世界吶…』

  男人是不同於人類的超越者。

  他與山林為家、與群獸為伍,過著與人類截然不同的逍遙生活。在遙遠的過去,他與族人是這片大地的守護著,在暗地裡維護秩序、更願意將力量借給身懷膽識與智慧的人。

  這個島嶼上的萬物,星球所孕育出來的生命皆是他的盟友。男人是被雙親如此教導地、他也深信如此,認為那是正確的道理、該有的景象。

  『醒來後,就只剩下我一個人了……』

  回顧著往昔的美好日子,留戀不已──因為已不可復得。

  沒錯,不會回來了。男人與他的族人遭受了背叛,昔日並肩作戰的人類盟友竟反過來討伐他們、使盡各種手段減少他們的數量。宣稱這才是天理正義、將劊子手擁立為英雄,鑄造屠殺他們的武器……那醜惡的模樣烙印在當時還是青年的男人心中。

  那一定是有哪裡弄錯了,他不願相信。

  然而現實就是他屬於他們的國度逐漸崩壞。男人陸續失去了雙親、伴侶,還有熟悉的同胞。

  那是百年、千年來漸進發展的局面,對於人類已是橫跨了無比漫長的歷史。可是,對於生命遠大程度不可相提並論的他們……那就像是幾年前、上個月、昨天才發生的事。

  於是,一族的首長決定撤離、全世界的同胞開始移向新天地。從今天算起的話……大約是一千五百年後吧,不久後便來臨了。到了那一刻,地球上便難以尋覓這些偉大的守護者。這是獲得神秘所眷顧的他們、被告知的確切未來,沒有辦法改變的無奈。

  捨棄珍愛的家園,邁向未知的環境。有的人欣然接受了、但也有人堅決地抗拒。

  是了,這就是男人的願望──抹消已發生的事實。扭轉過去,換取一個理想的世界。


      ※ ※ ※


  來到位於瑪太中央處的嘉美洛特大禮堂,凝視著它的阿爾托莉亞不禁為此讚嘆。

  近距離之下才能夠真正瞭解這座建築為何足以象徵城鎮的精神,以及它所具備的不凡意義。

  城鎮內任何一處都能望見這裡,醒目程度自然無須多言。乳白色的外觀產生視覺上的膨脹效果、更給了人高闊無比的印象。然而實際上它的佔地面積並非等同一座皇宮那麼寬廣,僅是大教堂的規模。

  白晰牆壁並非樸素的平面,上頭刻著多樣化的圖紋。金邊輪廓的窗戶也採用了相似的加工法。每當人們走近觀察,便會注意到威武的輪廓裡頭包藏了數不盡的細緻,每一筆刻畫與裁切皆富含藝匠們巧奪天工的技術與苦思。

  沒有絲毫偷工減料,紮實的建材與根基都經過細緻的磨光。施加的裝飾也是菱角處分明、弧線處圓潤。能夠很明確感受到這座禮堂並非由磚瓦,而是以人們強烈的意念與投注全身全靈的熱情──所謂的信仰,堆砌而成。

  阿爾托莉亞將手心疊在大門把手。

  兩扇深紅色的厚重大門上,以金邊豪邁勾勒出了兩頭對視的巨龍。碩大的尖銳翅膀佈滿了半個門面、自遠處觀看會有著大門是耀眼金色的錯覺。

  龍爪之處便是把手的所在,握緊之後將重心向前傾斜、以身體的力量去推開大門。

  一條端莊的赤紅大道映入眼簾。

  少女窺見大禮堂莊嚴的內部。輝煌的景色,與其說它是間禮堂、或許說小型宮殿更為貼切吧。

  踏入這座宮殿,可見到左右兩側設置有裝飾的人型鎧甲。這批銀色騎士維持一定間隔、兩側各佇立六具,以正氣凜然的姿勢守衛這裡。它們手中的武器以槍劍交錯著配置,頭盔視線的高度一致、保持水平地兩兩對望。

  銀色的騎士們是二十四小時捍衛這裡的精銳,任何人只要穿越這條步道便會被它們的威嚴給攝住。險些要誤入歧途的徬徨者若是被帶至此處,想必心中邪念很快就會被擊退。

  阿爾托莉亞將視線繼續往前推移。環顧宮殿的內部,裡頭的景象比起使用奢華這個形容詞,神聖莊嚴的表現似乎更加強烈。

  順著紅地毯延伸的前方望去,沿途設有依序排列的高聳石柱。柱子上方搭建有圓拱、讓人通過紅步道時產生正穿越過一扇扇門扉的感覺。

  四周牆壁也好,柱子上也好,就連天花板部分都施以加了圖紋裝飾,或是繪上生動的畫作。讓人覺得似乎花俏了點,卻又不會感到真過了頭,華麗的程度巧妙控制在協調感適度緊繃的狀態。這裡是紀念往昔強盛之國的禮堂,這種程度的輝煌是必要的。

  仔細一瞧、每幅插畫的下頭皆寫著各為哪一位騎士的冒險事蹟,並附上他們獨自的紋章。

  注視著那些插畫,阿爾托莉亞憶起往昔騎士們回到皇宮後、逐一向自己報告所見所聞之事。

  ──都是熟悉的面孔。

  ──那些日子…感覺像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事了。

  感傷有如氣泡般自心泉底處浮上。

  輕輕握起拳頭,阿爾托莉亞細數著起有多少人是在自己劍下受封為騎士。那在之中,曾有許多人宣示過想要追隨自己、想為自己效命才拿起長劍。

  將視線拉回正面。麗緻大道的末端爬上了層層階梯抵達一處平台──即是禮堂的盡頭。

  平台處設置了一張碩大的古典擺飾。

  到了這個地步少女已不會再有任何吃驚了。

  儘管尺寸縮小了許多……她能夠肯定展示在自己眼前的東西,無疑是那張雷歐戴格蘭斯王(King Leondegrance)作為聘禮贈送給她的寶物──揭示了嘉美洛特最出色騎士團的圓桌。






(待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12_12_31

Comments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05  « 2019_06 »  07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

プロフィール

嘯月(しょうつき)

Author:嘯月(しょうつき)




★嘯風弄月(簡稱嘯月)
★聯絡方式:
syoutsuki★gmail.com ★=@
★同人小說相關
請點選下方的目錄區(カテゴリ)

★社團網頁
Twilight~日月之境~

★社團製作遊戲★


★社團主催合同本(已完售)★


★曾參與的企劃★
東方口袋戰爭EVO

東方口袋戰爭EVO+

乙女嘉年華

東方口袋戰爭2

★個人噗浪★
歡迎搭訕、回應
但請注意禮貌

QRコード

QRコード




page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