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ategory: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_--_--

「Fate同人」The road to Avalon 5-3

Category: 同人SS(Type-Moon)  

  大禮堂內部燃燒著看不見的火焰、令空氣變得灼熱、使這裡化作溫室。

  銀色的槍刃朝下對準目標。

  沒有護甲包覆的雙手握好了藍色槍身,阿爾托莉亞側身擺出穩健的架勢。

  重心不向前傾,並未散發出突擊的氣息。她在觀察對手的動作、等待著對方主動上前──等待菈瑟薇兒躍上與自己同等立足點的平台。
 


  抬高視線望著那樣的阿爾托莉亞,菈瑟薇兒握緊了慣用的雙劍準備突擊過去。

  可是,那談何容易。

  持槍的一方佔了武器長度與地形的優勢,看一眼便能判斷上對下的強勁壓制力很有可能封鎖雙劍士所有發自正面的攻擊、使她難以跨越階梯。

  這般景象似曾相識,讓阿爾托莉亞精神更加抖擻。長兵器固然擁有間距上的優勢、但格外講究運用的技術,一個輕忽就可能弄巧成拙。這是對她自己槍技的挑戰。對手的劍技可能不下於她自己,會如何破解這個局面更是在意之處。

  雙方條件絕不平等。

  卻是最基本的門檻。

  英靈是成功扭轉過命運之人,如果連這種難題都無法化解、就沒有與之交戰的資格。

  ──我能做到什麼地步吶?

  攻與守的雙方同時動作。將自身化作子彈,菈瑟薇兒奔向對手的右側、打算針對右撇子不易施展的死角展開突擊。

  聽見勁風的呼嘯聲,識破了那意圖的藍色長槍橫掃過來。

  一道完美的弧線制止了子彈的突進。

  菈瑟薇兒連忙架起厚實的短劍承受攻擊,那股磅礡的巨力幾乎要將她給徹底打飛。親身體驗過後便明白了,亞瑟王那赤龍的稱號絕非浪得虛名、嬌小的身軀裡棲息著龍族的能量。

  少女讓正在橫向移動的身體翻轉、於撞上柱子前順利受身。接著雙腿使力躍回原本所站的位置。

  『哈啊──』

  剛才考慮過受身時利用踢踏柱子跳躍上平台。但並沒有那麼做。

  第一個原因:不想逃避,打算正面挑戰亞瑟王。

  第二個原因:風險實在過大。高手對陣時冒然躍起是禁忌。不論如何地鍛鍊身體使力量和速度提升、終究還是要受到物理法則的束縛。在空中將無處借力,躍起後的滯空狀態滿是致命的破綻,特別是以她們的身手而言一秒間便可發動數回攻擊。籠罩對手上方的強力一擊只能在確信並抓住機會的時刻使用,否則將會淪為滯空的標把。

  先前接下的一擊已轉換為情報,自大腦發送至全身。將那個力量與速度記住了,重新握緊雙劍、菈瑟薇兒這次換從正面展開突擊。

  鏗。金屬擦撞的聲音連續饗起。

  雙劍以眼花撩亂的速度、撥開迎面而來的銀白槍刃。

  彷彿在強風之中衝向佈滿尖刺的堡壘、每一瞬間都使人膽顫心驚。長槍襲來的力道一次比一次強勁,面對這些刺擊、掃蕩與迴旋,少女施展各種技巧靈活地運用雙劍將槍勢給一一化解。

  左右手輪流劃出軌跡、行雲流水的動作宛如一陣瀟灑劍舞,彷彿就要攻下頂上那座堡壘。

  實際上目前這已是極限了。少女用氣勢奔上階梯中段後就被槍勢阻擋下來。

  速度方面不是問題,跟的上。棘手之處在於透過長槍傳來的力道、有著武器似乎會脫手而出的感覺。再加上立足點對重心和姿勢控制產生了影響、無法順利卸去力道。即使化解槍勢後搶上前一兩步、很快又會被逼退。

  前進,停滯,然後又被迫後退。

  乏味的三拍子快節奏地重複著,焦躁感更加激發了雙方的鬥志。

  ──這孩子…的確有一手!

  ──不愧是持有聖槍Rhongomyniad的騎士之王,這個槍法就算不借助地利也…!

  察覺到僵持不下的攻防對於突破關卡沒有意義,菈瑟薇兒閃過一記橫掃後奮力向後一躍。

  拉開了距離、助跑的距離。

  意識到下一波攻勢將會截然不同,阿爾托莉亞的膝蓋放低了一些。重心緩緩地前移,蓄勢待發準備送出雷霆般的一擊。

  菈瑟薇兒宛若野獸般將身體壓低,將全身的彈性壓縮起來一次解放。

  下一刻、白色的砲彈發射了出去,隱約要脫離重力似的爬升、衝上紅色的階梯。

  感受到那份氣勢,阿爾托莉亞隨即右足也跟著奮力踏出。這一腳踏碎了地磚、同時全身力量向前、送出喚起暴風的突刺。

  ──妳會怎麼應對呢?

  ──好快!

  劃破了大氣的一槍是筆直的蒼色閃電。

  勾起的狂風撕裂了紅色地毯、像是大地被劈開。

  少女的身體與鋒利的槍刃,於驚人的相對速度下將要撞在一起。

  速度沒有一絲減緩、看不出想要迴避的念頭。在被攔截到的前一瞬、左手的鋸劍於千鈞一髮之際架開迎面襲來的槍刃。

  時機是完美,但力量的差距並未消失。俐落的格檔、僅僅是讓槍刃稍微偏離軌道罷了。手腕被震得發麻、速度稍微遲緩了下來。

  可是、絕不能就這樣結束──

  下一秒,少女將右手的單手劍也搭了上去、雙劍交叉扣住長槍好限制對手的動作。然後大步邁進,全力衝進亞瑟王的懷中。

  突破門檻的不是技術,是不畏一切的勇氣。

  與槍身磨出幾朵火花的雙劍挺進著、少女與亞瑟王之間的距離不斷在拉近。一進入了單手劍的攻擊範圍內便毅然揮出。

  才剛刺出全力一擊的亞瑟王還來不及重整體勢。在力道未散去時、就算硬以蠻力橫向掃開少女仍舊會慢上半拍。一旦防線被突破,兵刃的長度優勢將轉為致命缺陷。少女的一劍將會砍過亞瑟王腰間、眼看勝負就要揭曉。

  全力刺出的一槍雖然凌厲萬分,但將失去退路。

  這是使槍之人必須銘記在心的覺悟、也是不可抗拒的定律。

  然而──

  打破那道障璧者,才配稱之為英靈。

  自槍身與四肢噴射而出的魔力奔流硬是打亂了少女的平衡、並讓亞瑟王提早掙脫慣性的枷鎖採取緊急迴避。

  藍與白的影子擦身而過。兩人於地面翻滾一圈後順勢起身,重新擺好架勢對望。

  『沒想到妳會從正面衝上來,該說是大膽還是初生之犢不畏虎呢?』

  『我也沒想到有人刺出那一槍後還有辦法再動作,真不愧是…』

  雙方間隔約三公尺,只要跨出一步便會再度短兵交接。

  『可是、亞瑟王妳還有充分的餘力對吧!』

  『妳不也一樣嗎,那種劍是無法傷害從者的。』

  儘管結果不甚理想,但少女成功躍上了平台、站在同樣的立足點上對峙。

  阿爾托莉亞再度架起長槍。

  菈瑟薇兒跟著挺劍戒備。

  但是……高舉的槍尖被緩緩放下。

  『換個地點吧,在這裡彼此都無法盡情發揮。』

  視線掃被自己蹂躪的地面,看著散落的紅色布屑再環顧這莊嚴的禮堂。阿爾托莉亞感到過意不去。

  菈瑟薇兒欣然同意、表示跟著她來。

  驟雨般的前哨戰結束。

  暴風雨般的決鬥才正要開始──

  

      ※ ※ ※

  

  一片滄桑的灰色。

  場地換至城鎮一角的老舊訓練場。

  這個已不敷使用的破舊場所乏人問津,成為了阿爾托莉亞和菈瑟薇兒私鬥的絕佳地點。

  腳下有著碎塊,地面凹凸不整、灰色的石粒與沙土混雜。可是並不會帶來什麼影響,對於多次踏足沙場的武人而言這才是她們所熟悉的觸覺。在工整無缺的地面上打鬥簡直可謂奢豪。

  『太好了,這邊的話就不會有問題了。』

  長槍迅速掃過地面劃出一道弧線,阿爾托莉亞對這場地顯得滿意。

  相距約八步,一記衝刺就能進入兵刃交鋒的局面。

  『亞瑟王…妳……』

  ──妳到底在想什麼?

  菈瑟薇兒欲言又止,最後還是吞回了那句話。

  先前交手所傳來的氣息凜然而高潔,一點不像是沾染了憎恨或怒火的槍。

  ──難道藏有什麼隱情嗎?

  隨即輕咬著牙否定。

  自古以來君無戲言,她也不認為亞瑟王會是那種輕浮之輩、將沈重的判決當成掛在嘴邊的玩笑。但既然已經干戈相向了,事到如今再回頭探究也沒意義。

  『只要能讓妳服輸…就會收回判決對吧?』

  『嗯、贏了的話我會考慮把一切都告訴妳。』

  ──到底隱瞞了什麼!?

  還來不及說出口、阿爾托莉亞便發動應用魔力放出這天賦的鎧化。龐大的魔力如旋風捲著身體迴旋、轉眼間閃耀著銀色的無暇甲冑已守護她大部分的身軀、就連長槍也鍍上一層銀藍色。與昨日稍有不同的是左籠手變為適於操弄長槍的五指護具。兩側裙甲的長度也大幅縮短、避免阻礙長槍揮舞。

  『現在開始是實力的較量,機會只有這一次可別放過了吶。』

  阿爾托莉亞來回舞動著長槍秀出自己俐落的身手、擺好架式。

  那自信的笑容與澄澈凜然的鬥氣,對於武人而言是難以抗拒的危險之約。那份激昂鬥志的形狀有如剛直的銀色長劍,美麗而銳利、感覺不出漆黑的惡意。

  這是高段的武者之間所能感受到的真實。高潔的騎士王並沒有墮落。

  可是…先前那雷霆萬鈞的一擊卻又是認真要擊垮自己,正因如此少女才更感到困惑,到底那笑容之下到底隱藏了什麼樣的心意?

  迷惑對事情無所幫助。不入虎入焉得虎子,答案唯有透過槍劍交鋒才能瞭解吧。

  『我明白了,我會自己去爭取答案。』

  將背後的長劍卸下置於一旁,抽出雙劍後少女面色凝重地看著對手。

  『I wield the armory, the shatter storm.(兵器、隨著我一同起舞吧。)』

  詠唱出自我暗示的咒文,解放左臂的刻印。命令魔術回路開始高速迴轉、將魔力穩定地流通於全身和武器之上。最基礎的強化魔術、運用在戰鬥方面帶來的效率卻是異常地高,使戰士出色的運動能力能更上一層樓。

  『對了,提醒妳。畢竟妳是我的御主、而我是回應妳目的而來的從者。當我判斷勝負已分時就會結束這場決鬥。』

  言下之意是說在共同對付真正的敵人之前、愚蠢的內訌還是要有限度才行。

  這也是挑釁,等於阿爾托莉亞宣告了自己實力更勝一籌、掌握著這場戰鬥的主導權。

  『嗯。』

  菈瑟薇兒欣然同意。她將吞下的挑釁轉換為鬥志、魔力流動的身軀變得更加炙熱。

  無閒雜人等也無妨礙事物的戰場上,長槍與雙劍展開第二次對決。

  擺出架勢的兩人僅僅移動著下半身,以對方為中心繞圓、邊看著對手邊伺機而動。



  碧綠的眼眸注視對手。阿爾托莉亞謹慎評估著菈瑟薇兒的戰力──即使將魔術的強化列入計算、運動能力仍是自己更為傑出,但那反射神經的優秀絕不亞於自己、應變能力相當卓越。對各式武器都能靈活運用、但似乎缺乏練至爐火純青的項目。以圓桌騎士作為標準的話雙劍攻擊力雖顯得不足,可是靈活度與互相組合帶來的變化能夠彌補那項缺點。重視技巧的類型吶…看似能夠以力量和速度壓制住、但若抱持輕敵的心態很可能反倒會被趁隙而入。

  但也僅止於此。全方位的武藝固然身手矯捷、可惜與過去交手過的強敵相較之下並無強勢之處,該說是缺乏堪稱必殺的絕技嗎?不…魔術與兵器的搭配便是她獨自的絕活,可惜對手偏偏是具備了頂級抗魔力的自己。所以、只要保持冷靜地壓迫過去磨耗她的體力就等於勝券在握。若要說她還藏有什麼王牌的話……



  豔紅的眼瞳凝視對手。菈瑟薇兒同樣正在仔細分析著阿爾托莉亞的戰力──魔力噴射所帶來的運動能力極度優秀、每一擊都能有著接近必殺的速度和威力。雖然亞瑟王以Excalibur的劍技聞名、實際上如同文獻所述,她也是使槍的好手,無數戰鬥裡磨練出來的技術充分掌握了長槍的精髓。

  不具魔力的一般攻擊雖然能使從者疼痛、但難以構成實質傷害。偏偏強勁的抗魔力會封鎖魔術攻擊。再來是那個的魔力爐心……從者的續戰力取決於魔力保有量,無法期待對方比自己更先產生疲倦或精密度下降的問題。持久戰顯然是不利的、短時間內出盡全力一搏才是上策。最後必須堤防的關鍵是……



  短暫的時間裡雙方便思考完畢。

  一開始就使盡全力衝突是不約而同的想法。

  武器的尖端晃動、腳步以踏破地面的氣勢垮出。雙方同時動了起來、八步的間距急速縮短。

  阿爾托莉亞迅速一槍攻向菈瑟薇兒的下盤,剎時地面被粉碎、砂石飛散。接著將槍刃往上挑追擊後退的少女、再打橫槍身用力衝撞過去。一氣呵成的三連擊讓菈瑟薇兒不斷後退,那記衝撞更是險些擊潰她的平衡。

  爆發性魔力的光輝隨著槍刃揮動在飛散。化身為颶風的阿爾托莉不停舞動銀藍色長槍,掀起一波又一波的攻勢襲擊過去。

  她的槍法不似愛爾蘭的光之子那般、以電光石火的神速槍勢展開怒濤般密集快攻。他的槍法也不像菲歐納騎士團的燦爛魔貌、以長短雙槍編織出天衣無縫的攻防。但那個帶起了狂嵐、一擊接著一擊撕裂空氣劈開大地的強勁力道可是凌駕於那兩人之上。

  動作俐落而分明,槍術紮實沒有多餘的花俏。直接而激烈,比起在禮堂內的前哨戰、試探的動作減少了、取而代之是力量與速度兼備的攻擊。舞動著蒼藍閃電的移動堡壘以她的全力壓迫白衣少女。可以預想到數回合後勝負即將揭曉。

  然而,戰況不若阿爾托莉亞預想的那般。

  菈瑟薇兒動作的敏捷與精湛應對在她的想像之上、彷彿早已習慣這種凌厲的槍勢。

  颯。少女以十五公分的距離側身避開了雷電般的一槍。這是正確的距離,面對音速水平的攻擊時忌諱以最小幅度擦身,對靈質的從者或許無所謂、對於血肉身軀的活人而言光是伴隨長槍而來的風壓便充滿威脅性。實際上少女的衣服與肌膚便受到了風壓的摧殘。

  在暴風圈內挺進反而讓少女精神更加為之一振。起初的憤怒、焦躁、疑惑彷彿消失得無影無蹤,心思隨著交手而沈澱、變為一片澄淨。現在她的意識全集中在如何破解眼前槍勢並給予反擊。

  格擋的同時、藉由身體的柔軟與膝蓋彈性卸去力道,抓準時機以四兩撥千斤的原理錯開蠻橫的刺擊。利用步法和調整姿勢來迴避長槍掃蕩、必要時甚至施展踢擊來牽制。

  時而正手時而反手,銀色的軌跡來回縱橫交錯、與長槍擦出千百個星火。發揮雙劍能夠靈活編織防禦網的特性去迎擊,菈瑟薇兒像是化身為白蛇逐漸纏上那把銀藍色的長槍。

  距離大幅縮短、白蛇貼近了騎士王的身子。

  蛇切入了側面、然後露出她尖銳的獠牙。

  暴風圈被突破、阿爾托莉亞面臨了危機。但是她面無所懼。

  槍術不光是手臂揮舞長槍的學問,更要懂得運用靈活步伐和移轉重心來行動。若是長槍來不及回防就靠姿勢來應對。飛快地移動腳步再順勢迴旋身體、阿爾托莉亞硬是甩開了銀牙的襲擊並回敬一道蒼雷。

  鮮紅的血液飛濺。

  騎士王沒能徹底閃開獠牙,少女也沒能完全避開雷電。

  ──低估她了……畢竟是繼承了蘭斯洛特卿的血統、受過他與貝狄維爾卿等人紮實訓練的戰士!這樣的槍法她應該早就體驗過無數次了吧。

  阿爾托莉亞按著右上臂。那兒被削下了一塊肉、傷口鮮血淋漓染紅了衣裳。

  ──快又強勁、好似雷神之槌降臨的槍法…若非貝狄維爾叔叔指導過的話我已經被擊倒在地了。

  菈瑟薇兒向後躍、一口氣大幅拉開了距離。被槍尖掃過的左大腿血肉模糊、不停湧出紅色黏稠的液體。

  暫時回歸成對峙,少女趁著這時調整絮亂的呼吸。

  望向對側的騎士王,她的呼吸可沒有那麼急促、顯然還游刃有餘。

  即使在這十餘回合裡打成了平手,肉身的人類與超越者的英靈終究踩在不同的立足點之上。這會是場短期的決戰、第一局結束後驗證了雙方的預想沒有錯誤。

  還有十分鐘、或是五分鐘呢?總之下一局恐怕就要分出勝負了。

  ──必須更快、更精準。沒問題的,我辦得到。父親啊…請賜給我力量。

  全身的肌肉、神經、還有魔術回路呼應了少女的意志,要讓她在下一局逼出所有潛力、攻陷面前這座銀藍色的堡壘。

  『看來還有再提升的餘地,妳有著驚人的潛力呢。』

  感受到那股高昂的鬥志與決心,阿爾托莉亞露出一抹笑容、大方地給予讚賞。

  『謝謝妳……亞瑟王。』

  菈瑟薇兒心頭帶著喜悅收下了那句話。獲得王的稱讚是她的夢想、然而在這種情況下得到令她心情複雜,只能將那份快樂先壓了下去。

  『亞瑟王…我還是不明白妳為什麼會掀起這種局面。可是、可是,我相信在這之後一定會從妳身上瞭解到什麼!』

  『…希望如此。那麼、要繼續了──』

  兩人的傷口都已止血、傷勢表面也癒合完畢。這段時間異常地短暫。

  心頭都鬆了口氣,卻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對方。

  從者的軀體只要沒傷及靈核就能夠藉由魔力修復。換而言之,只要不是直擊與靈核間聯繫強烈的頭部或心臟、阿爾托莉亞就難有真正的生命危險。

  魔術師的刻印具備守護主人生命的特性,當主人受傷時便會竭盡全力保住她的性命、甚至是將人硬從鬼門關前給拖回來。

  此刻在交戰的她們畢竟是主從,這場不合情理的私鬥結束後還要攜手共度難關、打倒山上的強敵。她們為了各自的打算想贏得這場私鬥、也都希望別真有一人不幸在此送命。

  意志裡帶著矛盾、心思充滿了糾葛……可是手中的槍劍卻又不帶躊躇地揮出,刀光劍影將更加悽厲地閃爍。

  『喝啊啊啊啊啊────!』

  菈瑟薇兒吶喊了出來。她以全身的彈力衝刺、準備舞動手中的雙劍。

  腦海中浮現數種攻防組合、魔術回路已做好了準備使用那些戰術。同時催促手腳動作必須更快、一招一式要更凌厲,這一局將會施展渾身解數、送出會心的一擊使亞瑟王認可自己的心願。

  接下來想必會更加激烈,兩人之間的鬥志與武藝將互相碰撞、激發出燦爛而灼熱的火花吧。

  忽然間狂風驟起,至今一直向外散發的暴風開始向內收斂。

  尖銳的碧綠目光直視過來,阿爾托莉亞手中的長槍消失了──







(待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13_04_17

Comments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12  « 2019_01 »  02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プロフィール

嘯月(しょうつき)

Author:嘯月(しょうつき)




★嘯風弄月(簡稱嘯月)
★聯絡方式:
syoutsuki★gmail.com ★=@
★同人小說相關
請點選下方的目錄區(カテゴリ)

★社團網頁
Twilight~日月之境~

★社團製作遊戲★


★社團主催合同本(已完售)★


★曾參與的企劃★
東方口袋戰爭EVO

東方口袋戰爭EVO+

乙女嘉年華

東方口袋戰爭2

★個人噗浪★
歡迎搭訕、回應
但請注意禮貌

QRコード

QRコード




page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