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ategory: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_--_--

「Fate同人」幕間3 回憶 -Alice in Wonderland Ⅱ-

Category: 同人SS(Type-Moon)  

The road to Avalon

幕間 回憶 -Alice in Wonderland Ⅱ-


  黃昏時分。被一片濃郁的紅色所渲染、猶如染血的的夕陽正在緩緩落下。

  大地也沾染上了同樣的色彩,那是一片充斥了哀傷與不祥的禁忌之紅。

  堆積如山的屍體像是要代替野草覆蓋這片山麓,數不清的將士到最後僅有一小部分存活了下來。

  他們曾經全都是有志一同,出生入死的好伙伴。
 

  卻落得自相殘殺的結局。

  這片地獄之中仍有生命頑強地殘存了下來。然而活下來的少女怎麼也無法感受到喜悅,她壓抑不住內心的悲傷與痛楚而哭了出來。淚水滑落染血的手上、卻怎麼也洗不去那片自責的紅色。

  大地是說不出的寧靜,就連風聲都停止了,彷彿在追悼這悲慘的景象。寂靜到了讓人不寒而慄的程度。在這之中唯有一個聲音沒有停下來。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喉嚨哽咽到已經泣不成聲了,金髮少女依然不住地道歉。對在場所有相信過她、因為她而死的人們道歉。不斷地責備自己、她否定自己辛苦建立起的榮耀,詛咒自己不該成為國王。


  ──劍欄之役。


  將慘劇盡數收入眼簾,菈瑟薇兒用乾澀的口吻說著。

  儘管故事已讀過千百遍了,親眼目睹之時還是讓她忍不住為之動容。

  從崛起到盛世,從衰退到滅亡。雖說順序有時是錯亂不清,但在見識過數個亞瑟王的記憶場景後,這位觀賞者的旅程也終於來到了那位嘉美洛特之王的末路。

  透過御主與從者之間記憶的共享,菈瑟薇兒成了少數能夠真正瞭解阿爾托莉亞‧潘德拉岡所懷抱之真實的人。

  相處的時間是那麼的短,但阿爾托莉亞的初心與她高潔的信念……還有承受的大小傷痛全湧入了她的體內。菈瑟薇兒很快地就與那名跪倒在地的金髮少女情緒同步,跟著她一同啜泣。

  ──…所以您才會追求聖杯嗎。

  是多麼地想上前抱住阿爾托莉亞,但伸出的手總是無法觸碰到對方。

  是呢,她只是一位窺看記憶的過客,除了注視一切將之銘記在心以外什麼也辦不到、就連隻字片語的安慰都不被容許。

  ──說什麼亞瑟王不懂人心…才沒有這種事!她只是、她只是……

  對著沒有人能聽見她聲音的景象吶喊,菈瑟薇兒作著唯一能發出的抗議。祈求……能做到的就只有祈求,祈禱能夠有什麼人將阿爾托莉亞從悲痛中拯救出來。



  這也只是徒勞無功,很快地少女又被帶往下一站。


      ※ ※ ※


  ──於是您又一次穿越了時空,來到名為日出之國的遙遠土地嗎…?


  擦拭著眼角的淚水,菈瑟薇兒這次看到的是首次追尋聖杯的記憶。

  她已看過阿爾托莉亞第二次追尋聖杯時,與名叫Shirou的少年御主一同戰鬥的片段。

  但這一次,她終於目睹了第一次的追尋聖杯之旅竟是那麼地慘痛、刻骨銘心。冬木市第四次聖杯戰爭,在那裡阿爾托莉亞同樣成為了劍士(Saber)的從者與眾多英靈展開生死殊鬥。

  一路上,強勁的她克服了數個難關留到戰爭的後半,卻萬萬沒想到遇上了最不願遇見的對手。

  湖上騎士蘭斯洛特……他化身為漆黑的猛獸(Berserker)接連向阿爾托莉亞襲來。

  他以巨大圓柱作為武器發動猛攻,用比十字弓危險百倍的鋼鐵凶器持續掃射,甚至拔出了斬殺過諸多嘉美洛特騎士的魔劍摧殘著阿爾托莉亞的身心。

  黑色的波動侵蝕著白銀的鎧甲、奪去它的光輝。

  這就是不為人知的真實──第一騎士對主君抱持無比憎恨與憤怒,墮落為殘暴野獸之事。


  ──妳在夢裡有看到狂戰士,那個黑騎士的事嗎?


  自身體內側開始發冷,菈瑟薇兒緊抱住了身子不停顫抖著。她這才終於瞭解了,亞瑟王無法乾脆地向自己說出口的事情到底是什麼,想必是因為對方怕自己難過才不願告知父親黑暗的一面。也因為這份經歷、才使得她不願意饒恕蘭斯洛特吧。

  受命運擺佈的哀嚎之人,所發起的連信念都拋棄、只是純粹獸心的醜陋行徑。

  那殘酷的景象敲擊著父親在女兒心中的形象。

  菈瑟薇兒深信著父母雖然曾犯下了難以彌補的大錯,但他們挺起胸膛贖罪、為他人服務救助了許多遺民的人生,證明了他們沒有拋棄崇高的精神、是值得尊敬的雙親。

  不容許任何人否定他們在國家滅亡後、為了贖罪所付出的各種努力。

  可是,這景象又是什麼……為什麼那個勇敢而慈祥、總是替自己著想的好父親竟會變成那副野獸般的德行?到底哪一個才是他真正的模樣?

  母親呢…難道她也是──

  菈瑟薇兒用僵硬且冰冷的五指緊握住雙臂,打從心底厭惡自己身上流的罪人血統。就與她在雙親都逝世後、才頭一次知曉那兩人身份的衝擊一樣。

  不諒解、難以理解。厭惡他們也厭惡自己。

  直到在貝狄維爾的苦心開導下才接受了那些事、將之轉為自己前進的動力。正因如此、對於此刻目視到的景象更加難以接受。

  ──我到底、瞭解父母的什麼呢…

  啊……多想衝上去拖住發狂的黑騎士,想用手指撕裂眼前這片不堪的景象。

  可是接下來…聖劍貫穿了狂戰士之後的對話讓菈瑟薇兒無比吃驚、顛覆了她原本的想法。



  『蘭斯洛特……』

  『……真是丟臉。但大概唯有這種方式才能讓我實現心願吧。我…多麼希望能夠接受陛下的親手制裁。陛下……我希望您能依照自身的憤怒來審判我的罪孽……』

  無力的第一騎士取回了原本的平穩,安詳地被抱在亞瑟王的懷中。

  凝視著一字一語誠懇訴說著的父親,瞧著那個面孔、聽著那個聲音,菈瑟薇兒能明白那裡頭沒有一絲的虛假。

  『如果接受了您的制裁……如果您命令我付出償還罪孽的代價…總有一天,我相信自己必定能完成贖罪…找到原諒自己的方法……王妃她…應該也是一樣吧…』  

  少女不禁掩面哭了出來。

  這一次,她才終於明白了父親那英俊而略帶憂愁的面孔下、於最深處隱藏了什麼樣的心思。同時也豁然開朗了,為什麼像亞瑟王那樣賢明的人會執意不肯赦免蘭斯洛特與桂妮薇雅。

  少女與眼前淚流不止的阿爾托莉亞一樣,在這個狂戰士的從者身形逐漸潰散的時刻裡、多麼想告訴他、他是一名忠心耿耿的騎士,想要揭示他那份尊貴並沒有褪色,想要清楚告訴他絕對不是罪人、告訴他即使不隱藏身份自己會也以父母為傲。

  但是,卻因為父親的那一番話使得言語哽咽在喉頭送不出口。

  縱使全世界的人都不認為他有罪,然而最無法饒恕他的並不是別人正是蘭斯洛特自己,那是何等自虐又孤獨的淒涼心境呀。少女也理解到了這點,

  單憑一句赦免之言……真的就能賜予他救贖了嗎?

  或許…忍著心中的痛楚、依照他的要求給予制裁才是體貼,才是給予他真正的赦免。那位堅強的母親雖然不似父親那樣會鑽牛角尖,但恐怕也想過同樣的事吧。

  想通了這些,菈瑟薇兒的身體終於不再顫抖、冰冷的身體漸漸回復了溫度。

  心思還是五味陳雜沒能沈澱完畢,但糾結之處解開後、總算是對今後該做什麼、該如何去面對一事有了頭緒。

  ──必須向那位陛下道歉,還有道謝才行…

  黑色的狂戰士完全消失了,只留下身心受創的阿爾托莉亞。

  眼前的景象跟著扭曲起來。

  不過沒有下一站了

  回想起自己正在與亞瑟王交戰後、少女開始脫離夢境──

  

  

 

(Episode.6 待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13_04_17

Comments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02  « 2019_03 »  04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

プロフィール

嘯月(しょうつき)

Author:嘯月(しょうつき)




★嘯風弄月(簡稱嘯月)
★聯絡方式:
syoutsuki★gmail.com ★=@
★同人小說相關
請點選下方的目錄區(カテゴリ)

★社團網頁
Twilight~日月之境~

★社團製作遊戲★


★社團主催合同本(已完售)★


★曾參與的企劃★
東方口袋戰爭EVO

東方口袋戰爭EVO+

乙女嘉年華

東方口袋戰爭2

★個人噗浪★
歡迎搭訕、回應
但請注意禮貌

QRコード

QRコード




page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