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ategory: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_--_--

「Fate同人」The road to Avalon 幕間4 決戰前夕

Category: 同人SS(Type-Moon)  

The road to Avalon

幕間 決戰前夕 -Stay night-


  今夜同樣星光璀璨。沒有半朵礙事的浮雲,天空明淨到了不可思議的程度,像是剛鋪好的畫布。

  皎潔明月用它珍珠色的光茫輕柔照耀著大地,彷彿自天際垂下的一面寬闊薄紗。

  山林的色彩依舊綠裡帶紅,像是燃燒著低溫的火舌、散發躍動的生命力。

 

  然而,山林裡頭的氣氛已與昨日大不相同。

  蟲兒拒絕了月光的邀請、退出合奏行列;鳥兒不歌唱並非因為睡眠、而是暫時撤離了這裡,餘下的大多是為了護巢育子而無法離開者。

  沒有一絲嘈雜的寧靜。猶如迎接死寂一般的無聲感,如同時間處於凍結狀態。以日落作為分界的非人世界,正處於一片緊繃不安的氛圍之中。

  率先沈不住氣的是大氣的眷屬。承受不了那股壓力、風兒用力地吹拂樹枝與野草,要求他們陪著自己一同騷動,好掩飾不安的情緒。

  獸群們有的熟睡著,有的正好處於夜間活動的狀態、精神正抖擻。熟睡的暗自保持著警戒、隨時會醒過來採取行動。

  要問為什麼今夜繪上了這幅風景,只因山的統治者──宣佈了今夜將會有一場戰爭。

  
  
  『古威(Gwein)殿下,您的想法還是沒有改變嗎…』

  白雪似的光輝依然飛舞,環繞著這山中的廣場,搭建了聖杯系統的神秘匯集之處。

  一切沒有大變化,但今夜卻多了一道人影現身。

  無機的金髮男人像是睡醒過來,神色終於回復些許生氣。與他對話是一位白髮……不、銀髮蒼蒼但容貌清秀的老人。老人溫和有禮地詢問著金髮男人,可是語氣缺乏了誠懇、似乎早是已知道答案、不抱持多餘的期待。

  『就快要完成了,守住今夜這一戰後我們的願望就能實現了。』

  金髮的男人──古威。他還是如同雕像一般聳立、用綠寶石構成的明亮眼眸凝視自己親手打造的寶物,等待它破繭而出成為真正的願望機。

  『多梅尼其諾,你不願意陪我留下來迎接那位客人嗎?算來她也是與我們有著深厚因緣者,特別是與我。』

  古威以他充滿了威嚴,使聽著肅然起敬的磁性嗓音反問著老朋友。

  『亞瑟˙潘德拉岡吶若是她本人的話我非常樂意……只可惜那並非我們的同胞。她是人偶吧,是世界(Alaya)送來的殺手,要徹底斷送我等的希望吶。』

  『……多梅尼其諾,你認為我能夠成功嗎?』

  心意依然堅決,但感受得到自信些微地動搖。

  古威瞭解,百年的心血有可能在今晚功虧一簣。

  『我並不知道。古威殿下吶,你的敵人是人偶身後那可恨的集體意識,以醜陋又殘缺之姿登上了萬靈之長的人類這個種族吶。太可笑了…脫離了自然懷抱、扼殺星球的生物竟會登上首席。』

  銀髮老者憤慨地說道,然後右腳奮力踢踏地面、挖掘出一條深痕。

  『對,誰也沒有料想到這件事。沒有想到耐不了冷熱,稍微挨餓便受不了、容易死去的他們竟隨著數量增加後產生了巨大的變化。最後連星球也斷送在他們手中…不堪入目難堪的命運流向。』

  『的確吶,那不是自然的盛衰循環,而是一切都已枯竭不再有新生,貨真價實的死亡大地吶。』

  古威與多梅尼其諾一同回想,那個窺視到的禁忌。

  星球的終焉,原生物種的滅絕之刻。荒蕪大地上除愚蠢的鬥爭之外什麼也不剩。鋼鐵般無機的灰色。

  可是,那已是遙遠的未來了。

  等那審判日來臨之時,就算是超越者、擁有遠大壽命的他們也已不在了吧。那種遙遠的絕望還無法深植他們心中。況且,等那時候自然會有人前來善後、接替這些滅亡的守護者。

  對…萬物之母(Gaia)乾脆地接受了這萬物必滅命運,條件是孩子們必須隨她一同而去。她預先通知了眷族、請他們到時候送來星之究極(Ultimate‧One)前來善後。

  全都是遙遠未來的事了,雖多少有些好奇、但並不特別關心。

  古威的目標始終只有一個,在他眼中凝視的是盼不回的往昔……後悔身為星球守護者的一族沒有識破人類的真面目,他們的國度才會由盛轉衰、被驅逐出家園。

  古威起了顯著的情感變化。心高氣傲的他竟發出了不相稱的嘆息。

  他在哀傷……等看不見的淚水流乾之後燃起了熊熊憤怒。那副身軀雖有如無機之物,但胸口裡仍有一顆炙熱的心靈。

  古威他們一族是幾近全能之者,然而仍有辦不到之事、所以才會寄託於眼前這具動員了他畢生智慧結晶的許願裝置,盼望它帶來奇蹟。

  『我們是什麼時候與人類分道揚鑣的呢,為何他們又要撲殺我們?多梅尼其諾…年長又有智慧的你能夠回答我嗎?』

  男人黯然地詢問。

  『沒有一定答案,非要說的話就是私欲吧。有時候出於恐懼、害怕被我們的力量加害而先下手。有時是出於貪欲、想奪取我們的收藏。也有些時候……根本沒有明確的理由。』

  『我們竟然和這種不可理喻的生命友好過嗎…早知道就應該肅清他們才對。』

  『古威殿下,如果只是要肅清人類,提前喚醒他的話或許能導向不同的歷史吶。或寄託真祖這個星球抑止力能夠解除限制。』

  『你知道的,我要的不是那種事。』

  面對長年的老友,古威搖著頭。

  而多梅尼其諾則是深深地嘆氣。

  『古威殿下,您真的不願意和我們一起走嗎……你們一族之長不也已經撤出這裡了吶。』

  老者的語氣轉為殷切、懇求友人能夠放下尊嚴與他一起走。活了這把歲數,老者已不想再見到身邊的伙伴死亡。

  『抱歉…我沒辦法不戰而降,這就是我的天性。我要挑戰這不合理的世界,想取回失去的寶物。』

  古威抬起頭望向高掛於夜空的明月,想像著未曾見過的新天地會是什麼模樣、想著已經前往那裡的友人過著什麼樣的生活。

  可是,那僅是眨眼即逝的夢幻。他的心裡始終描繪著往昔的風景,一個那時候沒有走錯道路、讓美好能延續下來的美夢。

  曾經有伙伴與古威作著同樣的夢。

  很遺憾的,最後只有他一個人堅持了下來、並投身於製作願望機。

  這是理所當然之事,依循世界法則的守護者們、怎麼可能會逆天而行呢?堅持下來的古威說不定正是他們之中的異類吧。是的…沒有人特別否定,但也沒有人特別支持古威。缺乏共同心願之伙伴的他是孤單的。

  『明白了吶。我會替您祈求武運昌隆的、與大家一同注視您奮戰的結果,見證奇蹟的發生。』

  最後一次的勸阻也沒有發揮作用,多梅尼其諾流露著悲傷。

  他做好了這是最後一次相聚的心理準備。

  『如果我輸給了她……你們就帶著我的一塊骨骸前往新樂園吧。代替我瞧瞧那到底是什麼樣的地方。』

  映在古威眼眸裡的聖杯是裝滿了無窮鄉愁的容器。

  就像阿爾托莉亞背負了瑪太人們的安危,古威也懷抱了重要不已的事物。為此不惜與任何人為敵。

  『…殿下。至少、請收下這個吧,以人偶為對手的話應該能派上用場的。』

  多梅尼其諾遞出了一柄像是長槍的東西給古威,那是他珍重收藏、猶如自己性命的寶物。能明白這份心意,古威沒多說什麼就收下了。

  該說的話已經傳達完畢、剩下的就是等待結果。

  老者乾脆地離去了,走的時候代替金髮的男人將命令傳給山裡頭正處於備戰的士兵們。

  ──不要阻擋亞瑟‧潘德拉岡她們。不要製造無謂的傷亡,一切全交給他們的王來處理。

  

  細雪紛飛的廣場裡,美麗的綠寶石眼眸繼續凝視他的寶物。男人靜靜想像著奇蹟的到來。

  今夜裡,似乎沒有是非對錯,只有堅守各自的信念。

  
 
      ※ ※ ※

    

  缺乏浮雲前來蔽月的明亮之夜,加上城鎮各家各戶與大街燈火的照耀、使人缺乏夜晚早已降臨的實際感。

  步行在燈火通明的大街上,阿爾托莉亞獨自瀏覽著夜晚的瑪太風情。

  在客房裡稍微睡了片刻,夢中看過自菈瑟薇兒那裡傳來的溫馨記憶之後,她脫下衣服、將那套舊洋裝折好後整齊地與帽子一起放在桌上。換回原本那身藍白交織的禮服。接著她出來透透氣,於街頭一個人閒晃。

  大街的兩旁當然不像未來的城市有著電燈那般便利的科技,而是用每隔十公尺架設一盞油燈的方式作為照明。

  簡易設施的效果自然不彰,每晚更會消耗相當的燃料。不過這些燈真正的用途本來就不是在夜間提供能看清事物的光源,而是指引路途。等進入了深夜、守夜人就會前來將它們熄去大半,只留下少數重要區域的光線。

  油燈要照亮寬廣的街道是顯得無力,但在身為從者的阿爾托莉亞眼中已經與白晝沒有什麼一意了。就算在無光的環境下,她也能夠輕鬆閱讀路牌上的文字。

  『連這裡也是。好深的裂痕…』

  沿途留意著腳下地面與兩旁建築的狀態,每隔一段便能再次體現下午那記地震所帶來的傷害有多麼深刻。

  阿爾托莉亞蹲了下來察看深達兩公尺、綿延了七公尺的裂縫。要是當時地震的時間再持續久一點的話說不定會因此開出個大坑吧。民眾居住的房子也是,一些店面和住家的牆上都出現了龜裂痕跡。

  若可以的話,阿爾托莉亞希望能等到明晚再前往山裡,等菈瑟薇兒回復至能全力與自己並肩作戰、一切準備完善的狀態下深入敵陣。

  前提是要有人能夠保證今夜、還有隔日不會發生規模更大的地震奪走人命。

  阿爾托莉亞站起身繼續走下去,享受正在不停縮短的自由時間。

  她來到了一處廣場。

  與中午看過的噴水池廣場不同,這兒的特色是豎立著一座雕像。

  頭戴著王冠並身著鎧甲,手持長劍的男性雕像。底座清楚刻著男性的名字──亞瑟王(King Arthur)。

  望著這座雕像阿爾托莉亞不由得會心一笑,更因為太有趣而笑出聲音來。

  『原來您也在這裡啊?』

  傳來熟悉的聲音,回頭一看便發覺是老師傅漢森。

  『陛下您也是出來散心的對吧,為了消除出征前的緊張心情。離出發的兩點整還有些時間、請盡情地夜遊。』

  『算是吧。畢竟那是敵人的陣地,有著許多未知的危險。』

  阿爾托莉亞用沈著的語氣回答。從她的聲音裡其實聽不出什麼不安,她好歹是經歷過無數戰鬥、見識過各種大風大浪的騎士之王。但聖杯戰爭時她也體驗到了世界之大。人外有人,絕不能掉以輕心。

  『在下與瑪太的部隊也會隨行的。菈瑟薇是很善戰沒錯,但這裡的防衛隊長卡爾斯也不是省油的燈、就請您評估他的武藝吧。』

  老人豪爽地笑著。

  『話說…這尊雕像是?』

  『啊哈哈哈,果然讓您很疑惑吧。面孔雖然同樣秀麗但性別完全不同。體型高了約十公分、骨架更是大上一號。還有瞧瞧這髮型、人像的整體感是否讓您覺得很熟悉呢?』

  『這儼然…是將高文卿與我的形象結合在一起了呢,讓人不知道該怎麼評論才好。但這也是正常的吧,若是放了一座女人的雕像在上頭肯定會讓人議論紛紛。』

  『的確,就算在瑪太我們也沒公開您的性別。可是總要讓亞瑟王有個具體的形象才行,於是蘭斯洛特爵士和貝狄維爾爵士,以及桂妮薇雅王妃便如此提議了。成品就是您眼前的這一尊。』

  『是、是這樣的嗎!?』

  『但若覺得不適合的話,就請您原諒我們的妄行吧。』

  努力忍住想苦笑出來的衝動,阿爾托莉亞努力在這位豪放卻又又一板一眼的老人面前保持形象。

  『怎麼會怪你們呢。高文卿的話確實是適合的人選。我都知道的,他不光是與我有家族血緣關係的姪子、更被稱作我的影武者。』

  心情頓時複雜了起來。但對象是那位高文卿的話、也並非不能理解。他是最適合的人選沒錯。

  『他與蘭斯洛特爵士一樣並稱騎士楷模。武藝高強且謙虛有禮,對您的忠義與熱情更是堪稱圓桌第一、就連持有的劍也是與您的王者之劍出自同源。』

  『輪轉勝利之劍(Excalibur‧Gallatin)。與我的誓約勝利之劍(Excalibur)還有無毀湖光(Aroundight)同為星球所鍛鍊出來,交由湖中仙女保管的神造兵裝。三把是姊妹劍呢。』

  集結了人類最強的幻想,散發星球光輝的Excalibur。

  收斂了小型太陽於劍柄,散佈太陽熱度的Gallatin。

  以及滿載著月光的祝福,賜予使用者無比力量的Aroundight。

  回想起三人各具特性的愛劍,嘉美洛特的圓桌可說是獲得了神的關愛才能聚集了這些武器。

  不,或許該反過來看待。正因為敵人是那麼強大的蠻族,才需要這些神造兵裝和將它們發揮到淋漓盡致的騎士好與之抗衡。

  『象徵著日月星的三把神劍,那也正是在下這種武器匠窮極一生追求的夢想。要是真能夠達成的話…就好了。』

  瞧著自己那傷痕累累、佈滿了粗繭的手掌。漢森用力握住拳頭。

  『漢森,你的話沒問題的。與菈瑟薇兒交手時我是認真的,也因此能瞭解你所打造的武器有多優秀。』

  人到底能否跟上神的腳步、抵達星球結晶之處。

  阿爾托莉亞並不曉得、也無法保證。但親手體驗過漢森所鑄武器的她,肯定那份努力。

  『對您的讚賞實在感激不盡。歐菲塔特那小子要是知道了自己鑄的槍被亞瑟王使用的話,他這輩子應該也無悔了。不過俺不會告訴他的,哈哈哈。』

  『這把劍,今夜我會盡情使用它的。』

  將手伸向後頭、輕輕握住繫在腰上的長劍劍柄。阿爾拖莉亞這次不會辜負老師傅的一番心意,要是進入戰鬥局面的話絕對會用這把劍大顯身手。

  看著雕像,少女與老人繼續聊著。

  話題交錯進行。有時與上個話題毫不相干、也不知為何跳躍到了那主題,阿爾托莉亞依然耐著性子與老人對話。

  因為她感覺的出對方想問想說非常多的事情,只是不曉得該怎麼開口還好。

  在阿爾托莉亞耐心之下,老人最後終於拿出了他壓箱的問題。

  『陛下……今晚過後您還會留在這裡嗎?您是否願意留下來領導我們結束這黑暗時代、再次統一不列顛呢?』

  ──果然,連這個人也…

  佇立在原地,阿爾托莉亞只是平穩地看著漢森。

  沒有給予任何回答。

  『請原諒在下失禮了,就當我沒有問過吧。您能夠從妖精的國度回來看望我們…在下便已滿足了。』

  ──不是這樣的…

  幾度衝動想要說出來,但最後還是忍住了。

  原本已決意要面對自己和嘉美洛特的末路,將生命交還給上帝。可是,越是待在這裡、越是與這裡的居民相處,就讓阿爾托莉亞產生了留在這裡逃避死亡的念頭。

  些許的徬徨。但是、像個有情感的人類。

  她感覺得到自己每被問一次這個問題就更加猶豫不安。

  抬頭仰望明月,好不容易甩開了那念頭。阿爾托莉亞此刻只想專注在今晚的行動上。

  她告別了老師傅,準備再散步一陣子後就回去叫醒御主、共同前往敵陣。

  金髮的少女有著預感,今夜自己的命運就會劃下句點。

  到那個時候,感到猶豫的答案也將會揭曉吧。

  

  『陛下!』

  低沈的聲音叫住了阿爾托莉亞。

  『請隨我來一趟好嗎,有樣東西請您務必要確認──』

    

      ※ ※ ※

    

  從小就生活在這間木頭與石頭混造屋舍,沒有比這更令人安心的地方了。

  可是,這股明顯地稍快於平常,高昂起伏的心跳是怎麼一回事?

  時間剛過午夜十二點不久,很快就要出征了。

  換下米色的居家服並解開繃帶,雪白柔嫩的胸前大致看不出曾被貫穿的痕跡。換上新繃帶纏好以防萬一,接著套上深色的衣裝與長靴,配戴好保護身軀的輕便皮甲。

  菈瑟薇兒已穿起戰鬥時套裝,並仔細確認武器的狀態,還有各個扣環繩結是否鬆脫。

  『保養的真好,不愧是老爹與歐菲塔特。』

  看著細心擦拭、上過油的潔淨劍刃,少女由衷感謝這些在後方支援自己的人們。

  挑選出來的武器為慣用的單手劍懲戒(Juggernaut Ⅱ),鋸劍捍衛(Defence Ⅱ),以及新得到的劍型禮裝。今夜將以這三樣武器,與自己的從者共同迎戰那個曾蹂躪過她的恐怖敵人。

  『嗯──』

  將雙劍抽出後迅速地揮舞,看著銀色的軌跡、菈瑟薇兒重新回想與亞瑟王之間的對決。那場戰鬥使她獲益良多,思考起如何提昇自己的武藝。

  『第三世代的懲戒與捍衛,改變其長短或特性的話是否更好呢。要更加發揮左右開弓的優勢才行、並消除攻擊力方面缺點……不能只藉魔術來彌補就滿足了。』

  活動四肢,確認運動機能並無大礙。

  外在的傷口已癒合完成,但內部仍不時傳出些許刺痛、警告著身體的主人這創口尚未完全恢復。

  至於重要的魔力存量……在這麼短的時間能夠儲備的數量仍舊有限。

  肉體的強化是不成問題,最要緊的是維持補給能力,要讓Saber能夠毫無顧忌地解放戰鬥力。

  所以說、少女只能期待藉助山林裡大源魔力的環境效果了。

  對著鏡子梳理頭髮確保儀容妥當,將武器一件件裝備在身上,然後戴起手套。深深地吸一口氣、望著鏡中自己說出激勵的話語作為暗示。

  『I wield the armory, the shatter storm.(兵器、隨著我一同起舞吧。)』

  相信自己能比下午那時候更加敏捷、更加迅速,化身為無人能比的精銳戰士。

  作為保險,前往山裡的正確路線圖已寫了一份給漢森,讓他和部隊使用。

  阿爾托莉亞‧潘德拉岡──自己的從者。她也已做好了準備,此刻正於門外靜候自己換裝完畢。

  萬事皆齊全、只要鼓起高昂的鬥志出發即可。

  可是……這股像是心中某處有著裂縫的惆悵感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那個像是寒風呼呼吹入的淒涼感又是源自於哪裡?

  ──可以的話,我希望陛下您在今晚結束後也能繼續留在瑪太領導我們。

  直覺地就找到了原因。

  所尊崇的那位王者,是否會順應他們的心願呢?

  菈瑟薇兒依然不知道答案。

  也不知道哪一種才是最好的選擇。

  可是,等到最後一定會出現答案吧,不論那是否為自己所期望的結果。


  不安並非來自敵人,而是源自內心的願望。

  紫髮少女不禁盼望起,要是命運能停駐在今夜該有多好……就讓一切保留下來。

  

  

  
  
(Episode.7 待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13_04_17

Comments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12  « 2019_01 »  02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プロフィール

嘯月(しょうつき)

Author:嘯月(しょうつき)




★嘯風弄月(簡稱嘯月)
★聯絡方式:
syoutsuki★gmail.com ★=@
★同人小說相關
請點選下方的目錄區(カテゴリ)

★社團網頁
Twilight~日月之境~

★社團製作遊戲★


★社團主催合同本(已完售)★


★曾參與的企劃★
東方口袋戰爭EVO

東方口袋戰爭EVO+

乙女嘉年華

東方口袋戰爭2

★個人噗浪★
歡迎搭訕、回應
但請注意禮貌

QRコード

QRコード




page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