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ategory: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_--_--

「Fate同人」The road to Avalon 7-3

Category: 同人SS(Type-Moon)  

  菈瑟薇兒為了所看見的景象而驚訝。

  並非愣住的恐懼、而是發自內心的讚嘆。

  對於自己的從者有何能耐她再清楚不過。但沒有預想到每一項能力結合起來之後、能夠發揮到如此地步。

 
  僅以人手打造的名劍迎戰幻想種的頂點,靠勇氣和技藝克服天與地一般的規格差距,那份姿態輝煌地展現了英雄的氣魄,無限鼓舞了觀看者的心靈。

  『辦得到的。Saber…只要再加把勁就可以逮住機會了!』

  獲得了地形幫助的劍之從者正展開著她的反擊,以靈活舞蹈般的姿態逐漸主導局勢、讓巨龍落入了陷阱。而御主也自始至終地催促著魔術回路運作,將燃料供給給從者作戰。她們是一心同體。

  『██▇▆▄▃▂▁▁』

  古威發出了咆哮,警告他的對手不要太得意。

  無視那道警告,Saber反而將神經繃至極限、不斷提升她的力量和速度作出各種千鈞一髮、展現猶如在山谷之間踩著鋼索的驚險攻防。

  水花四濺,夜空中降下豪雨。

  少女每一個瞬間幾乎都以最小動作閃過,隨即揮出長劍反擊。

  魔力的光輝接連閃爍,紅色鱗片上的傷痕不斷累積。

  少女的鎧甲表面也一樣傷痕累累、每一劍都是她賭上性命去換取來的成果。

  古威的行動變遲緩才使得Saber有機可趁,絆住他的強力牽制正是大自然的恩惠──水。

  山中某處的不知名湖泊,無以計數的泉水匯集之處。Saber先是激怒巨龍使之衝刺,等他失足踏入湖中後與御主聯手發動攻擊、使之徹底置身於束縛之中。

  阻力發揮了它的限制機能,妨礙被包圍者的行動。受過湖中仙女祝福的騎士之王則是不受絲毫影響、反而將水面作為立足點自由地奔馳、加速、跳躍。

  青色的嬌小身影繞著紅色的巨大身影而動,彷彿嘲弄著陷入了陷阱的獵物。那情況是不會長久的。龍是幻想種的頂點、高貴的自然結晶,區區的湖水怎麼可能真正困住他。

  拍動翅膀以風壓打亂跳躍起來的劍之從者動作,再以爪子揮下凌厲的一擊。古威渾厚剛猛的的力道將Saber擊飛出去,在湖面上彈跳兩次後沈入了水中。

  承受了那種力量的人縱使還活著、內臟也粉碎了吧。然而古威眼神裡沒有欣喜之情,他知道這種半調子的攻擊不過是磨耗對手體力罷了。

  『精靈的加護…湖中仙女還真的是對汝禮遇有加。』

  古威轉動頸子。果然,Saber自水中現身於他所想的那個位置。

  『多虧有她,我才能藉著這裡牽制你、並設法化解攻擊…』

  Saber呼呼喘著氣,臉上露出了疲憊之情。

  湖中仙女給予的祝福除了保佑身軀不被水澤吞沒之外,也能抵銷相當程度的水屬性攻擊。以風王結界減輕爪子的直接傷害、撞擊水面的時候靠此身的加護抵銷衝擊──雙重的防護讓Saber所受之傷害降至了最低。

  雖說最低…受創也仍不輕,內臟翻攪到想吐,骨骼似乎一動就會嘎嘎作響。Saber是藏身於水面下片刻等待自我治癒到一個程度才現身。

  小把戲是玩不了多久的。

  魔獸類的龍或擬龍就算了,幻獸類的龍是知性與力量兼備的雄傲物種、這般單純的牽制手段很快就會被破解。

  『亞瑟,汝以為自己找到了穩當依靠嗎?』

  『至少在這裡的勝算比藏身山林來得大、對吧。』

  長劍空揮、劃出一道劍氣,劍之從者宣示自己還有得是耐心與餘力,同時腦中計算起想確實擊倒對手的話、還需要多少步驟和契機。

  不,那個藍圖已經透過近乎預知的第六感繪製好了,所以才會特地選擇這裡作為戰場。剩下的便是靜靜等待時機到來。

  Saber的自信與鬥志絕不會示弱,可惜身體終究有著極限。她不斷地催促油門、爆發性地使用力量,那是與自滅相鄰的危險行徑,如果不能在到達臨界點之前征服龍的話、一切的辛苦都會化為烏有。

  『比山林好嗎?不一定吧……已歸順人群太久的汝、顯然不熟悉吾等的力量。』

  古威碧綠的眼睛露出精悍兇光,像是一陣刀光劍影掃過Saber使她感到一陣冰寒。這種殘酷的溫度是遊走鬼門關時會感受到的氣息,彷彿死神的鐮刀架在脖子上、以切割出血痕的方式向人打招呼。

  肌膚與神經都在刺痛。

  警覺到事態不妙,劍之從者打算尋找掩護。

  可是……能夠逃到哪裡去呢?在這空曠無一物的湖面上毫無掩體……雖然想藏身於水面之下、但直覺警告千萬不可那麼做。

  那麼、發動攻擊吧,攻擊便是最好的防禦。

  思考方向或許是對的,但那種理論是建立在雙方有對等籌碼才能成立,而人與龍之間、那番道理並不存在。

  『快逃、菈瑟薇兒!遠離湖邊!』

  情不自禁地對御主呼喊。

  周遭的大源猶如失控般騷動,被漩渦吸引似的朝向赤龍匯集過去。

  威武寬闊的雙翼展開時空中浮現了巨大的魔方陣,明顯是要使用大規模的秘術。

  嘴邊凝聚了一粒炫目的光球,直覺性地認知到那與Excalibur一樣是毀滅性的光芒。

  同一時間以赤龍的咆哮作為信號,Saber跟著奔跑起來。一場拼上生死的競賽,較量著哪一方先擊出或先成功逃出。

  『█▇▆▅▄▃▂▁!』

  龍呼出灼熱的吐息,宛如將太陽般的熱度壓縮之後再放出。

  天上的明星降臨了地面。那道光芒照亮了夜晚,將龍周遭的湖水一口氣蒸發。

  白濛的煙霧爆發性蔓延開來、滾燙的水蒸氣奪去它所籠罩的一切生命。這片白濁的炎熱霧氣是死神的吐息。

  無差別的廣域攻擊……古威不認為對手擁有抵禦的能力,也沒有膚淺到無視那若有萬一的可能性。他要親眼確認亞瑟潘德拉岡倒下、或看見屍駭才會鬆懈下來。

  周圍的魔力仍在騷動使得魔力感知機能無法順利分析狀況,能仰賴的只有被白霧妨礙的一般五感。於是退至岸上摒息等待著,不放過任何一個晃動的影子。

  三十秒,沒有明顯動靜。察覺影子在晃動而攻擊,但只是虛驚一場。

  一分鐘之後……嫌煙霧實在過於礙事、龍拍動翅膀驅逐水蒸氣。

  白色的幕廉被撤下,就在這時候劍之從者終於現出了她的身影──就在古威的身後。

  赤龍非但不怒反而笑了。基於欽佩對手的能耐超乎想像、以及體內甦醒的好戰血統。

  Saber解除了鎧甲化為一道青色疾影全速奔馳。她將維持甲冑的力量全用在魔力噴射、正是使以些微之差驚險逃過高溫蒸汽洗禮的應變手段。

  姿態狼狽,廣域攻擊終究沒那麼簡單避開、肌膚更滿是痛楚。

  不過,這正是Saber苦心等待的絕佳良機,秘術引起的爆發使得古威的五感與魔力感知的機能都大受影響、才令她有機會隱藏在霧氣之中繞至龍的身後。

  青色疾影全力衝刺,絕不會放過鎖定的目標。

  ──首先將礙事的尾巴給!

  那條尾巴是無數次妨礙了進攻、保護著體型龐大生物的利器,除掉它之後龍的側面與後方將露出眾多破綻、平衡的維繫也會大受影響。全力進攻那裡是劍之從者的戰術。

  距離還差些許,龍的尾巴已作出了反應。

  那反射神經是出乎意料地迅速、一察覺危險便作出對應。

  趕得上嗎、能得手嗎?Saber已不去思考這些問題,她的心靈一片澄澈全專注在自己的動作上、就連古威的咆哮與菈瑟薇兒的吶喊都聽不見,只一心傾盡全力提高速度──為了打出那張最後的王牌。

  防禦力早已全數轉換為突進力,但這還不夠……必須更加提升、於是全速衝刺的同時跟著解放了風王鐵鎚。風的野獸再次咆哮,壓縮空氣的噴射流自後方爆發、讓Saber的衝刺化為藍色閃光達到數倍音速的境界。她乘著高速氣流前進、挺著這股銳不可當氣勢毅然揮下長劍。


  月色的耀眼軌跡一閃,像是新月降臨了大地──

  刀光劍影冷冽地閃爍,隨即傳出大質量物體墜落地面的悶沉聲響。

  『成功使用那把劍了…』

  目睹了這一刻的菈瑟薇兒渾身上下感動不已,目光全集中在Saber的英姿與手中那柄長劍上頭。

  流線型的劍身反射著獨特的色澤,宛如一抹因月光而閃耀之湖面的光輝。那是一把凝聚了月光的神秘、據說無論怎麼揮舞或抵擋攻擊都不會毀壞的劍,刻印在上頭的精靈文字即是神造兵裝的證明。

  那把劍正是Aroundight。它又名無毀湖光,是湖上騎士生前所用的聖劍。於蘭斯洛特死後收納於瑪太的大禮堂、默默地等待湖中仙女派人取回。

  這把聖劍本來會長期在那裡沈睡,直到精靈將它取回的那一日。可是,警覺到了事態可能超乎預想的漢森請阿爾托莉亞將這把劍取出、讓它提早重見天日。

  『父親,您看到了嗎…這景象彷彿您活了過來再一次與陛下並肩作戰、展現君臣羈絆和不可動搖的忠義。』

  少女自言自語地說著。

  以全人類幻想作為設計圖、星球所鍛造的聖劍具有意志。Aroundight所承認的真正主人唯有蘭斯洛特一人,它是回應了主人遺留的意志才將力量借給阿爾托莉亞,實現再次為君盡忠的心願。

  接受了阿爾托莉亞的高潔魔力與激昂鬥志,使得聖劍原本染上的魔性被淨化。褪去詛咒的黑色、卸下兇暴的輪廓、久違二十年之後Aroundight終於回復為原本神聖莊嚴的姿態。

  『Saber、繼續進攻,不要給他喘息的機會!』

  即使御主不那麼指示,劍之從者也會執行。

  該說是巧合嗎……還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

  Aroundight所具備的特殊能力之一正是克制龍類的幻想種,星球對於龍種之抑止力的化身,憑藉那份力量蘭斯洛特也曾擊倒過危害百姓的惡龍。這道屬性在寶具化之後將更加地提升、但現階段它也仍是絕佳的屠龍武裝。

  Saber謹慎地確認了,古威被切斷的尾巴沒有起再生現象。若是一般攻擊、憑龍種的生命力與魔力很快就會復原才對。既然全無動靜就代表……

  『贏得了──』

  眼前浮現了蘭斯洛特就在一旁的身影。緊握著摯友遺留下來的半身,感受與他並肩作戰的氣息,Saber相信他們將克服萬難達成原本人力所不能為、擊倒幻獸類龍種的偉業,聯手守護嘉美洛特的子民。

  Saber壓低姿勢準備進攻,古威也在這時候從斷尾的錯愕之中清醒過來。

  『█▇▆▅▄▃▂▁▁▁▁▁▁▁』

  耳膜像是要破了。那陣咆哮宛如轟雷降臨,宣告著無限的憤怒、傷害他的人必須接受制裁。

  『亞瑟!觸犯同族相殘的禁忌還不夠、竟然還準備了屠龍武裝嗎──!』

  是的,正因如此才會將聖劍隱藏至最後一刻。

  攜帶兩把配劍,於白霧瀰漫之際交換過來、再裹上風色劍鞘暫時封印並隱藏姿態,更忍著傷痛辛苦地等待時機成熟,這一切全為了不讓赤龍察覺自己的意圖。倘若一開始就拿出屠龍武裝的話,千年之龍想必也會祭出對等的手段、不給予一絲近身與喘息的餘地。

  藍色的身影展開疾走,快得只留下一片殘影。

  雙手握著這把聖劍的時候Saber感受到體內不斷湧出力量。

  她的動作變得無比輕盈,就連魔力的鼓動也高漲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

  驚人的提升效果,這正是Aroundight的另一項能力──以魔力或什麼來支付代價、喚醒沈睡的潛力並給予全面性的增幅。

  魔力編織成的白銀鎧甲跟著起了變化──甲冑散發著淡淡的光芒,從簡潔造型轉為細膩,上頭的雕飾增加了,轉變為流暢的曲線造型增添了華麗的威武。騎士搖身一變成為聖騎士。筋力,敏捷,反射。耐久,回復。防禦,魔力。在無毀湖光的加持下Saber的全部能力都提升了一個等級,這些機能互相結合後使她的戰鬥能力躍升為兩倍不止,化身為小型且高機動的強襲要塞。

  隨著古威的振翅,數十發光之箭矢再次襲來。

  這一次不再有吃力的感覺,Saber從容不迫地迴避、甚至揮劍斬落箭矢。

  環繞著赤龍高速行進,銀藍色的聖騎士揮出一道又一道鮮明的月色軌跡。淡銀色的光圈圍著龍的軀體跳出一支美妙的舞蹈。殘酷無情的圓舞曲。

  紅寶石般的鱗片剝落了,同樣鮮豔的液體噴灑出來。沒有反擊的餘地、即使反擊也是徒勞無功,龍只能夠承受Saber一次又一次的斬擊、將魔力凝聚起來鞏固防禦。

  浴血之龍發出吼聲,聽不出是哀嚎或憤怒。

  為了不讓對方逃向天空重新主導局勢,從者將目標轉為那對蝙蝠形狀的碩大翅膀。

  ──能贏。

  Saber的理性如此地判斷。

  ──會死。

  Saber的第六感如此地警告。

  攻擊可說是勢如破竹,卻不知為何產生了被死神掌握手中的恐懼。

  劍之從者選擇衝上前斬斷翅膀,卻被一層厚實的障璧彈了開來。

  這才警覺到短暫的時間裡,周遭的魔力密度高至一種作嘔的程度。

  有如沈重密實的土石奔流從頂上傾注落下、要被活埋一般全然喘不過氣的感覺,Saber領悟到非必須採取什麼行動不可──否則必死無疑。

  然而……已來不及了。

  是幻覺嗎,彷彿時間被凍結、周遭的空間變成了宇宙。

  在那之中的古威身形變得更加巨大,舉起爪子準備對著自己揮舞。想逃開,卻有如被扣上了斷頭臺、身體從四肢到一根頭髮都動彈不得。

  『─────』

  景象如海市蜃樓那般扭曲,死神放出無限的殺氣連番揮舞鐮刀。連發出慘叫的機會都沒有……Saber的身軀上紅色液體噴灑出來,盛開數不清的血花。

  劍之從者倒下了,倒在自身的血泊之中。每吋肌膚可說是無一處完好,皮開肉綻。右手的長劍鬆脫飛了出去,左臂更是鮮血如泉湧而出。那隻左手已徹底失去了機能,不過是勉強聯繫著的骨肉塊。



  『這傢伙……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啊…』

  全看呆了,直到藍衣少女置身血泊中數秒後才回過神來。

  理智因為急促且劇烈轉變的發展而不堪負荷,無法理解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五感捕捉到的變化,只有剛才吹起了一陣不可思議的清風。

  菈瑟薇兒遲了數拍之後才隱約地瞭解到了…就像己方準備了王牌,敵方手中也握著某樣必殺的力量。就在前一刻,對方終於使用了出來。

  周遭,凝聚了熱氣的白霧尚未全數散去,菈瑟薇兒多麼希望視野內的所見是自己看錯了、是光線折射產生的幻覺。

  但是…很遺憾,體內的那道聯繫明白說著並沒有看走眼,先前演出的慘劇全是赤裸的真實。阻擋在面前的敵人是前所未見的強大,結合最精銳的武裝與將其發揮到淋漓盡致的使用者之力也無法讓他屈服,反而被那壓倒性的強悍所蹂躪。

  『Saber…Saber──!』

  御主奮力呼喚劍之座的從者。

  倒在血泊的Saber不見半點回應,就連神智是否清醒都無法判斷。感應得到那股生命力的脈動由盛轉衰,菈瑟薇兒只能夠連忙將忙魔力傳輸過去促進回復。

  踏著震撼大地的步伐,赤龍靠近了動彈不得的少女。

  『亞瑟……是汝輸了。』

  注視著對手的碧綠目光柔和了下來,包藏著無限的憐憫。

  古威是明白的──自己與亞瑟‧潘德拉岡的相似與相異之處。在先前的對談以及交戰之中,他也興起了同樣的念頭,思索著兩人之間的差別在哪裡。

  曾挑戰過,卻自願放棄的少女。

  正在挑戰,明知有極大的可能會失敗也不死心的自己。

  決定性差異會是執著的程度嗎?

  古威不那麼認為……或說不願接受這種答案。

  如果光是比較意念的話,幻想種不會輸給人類而衰退至此。那麼、到底是什麼使然?

  凝視著少女的身軀,古威繼續思考著。

  離願望機的完成更進一步,加深了他想喚回昔日美景的渴望。然後,他似乎有些明白了。

  幻想種是浸沈在漫長歷史之中的生命,過去所累積的時光便是他們的一切。人類卻是活在當下、看著未來前進的生命,縱使那是短暫的未來。

  最原始也最基礎的差異,難道會是種族的隔閡嗎…

  無窮念舊的鄉愁在體內翻騰不已,那陣情感說不定就是自身無法抵抗的起源吧。

  『讓汝沒有痛苦地解脫吧。』

  龍欲揮下爪子,卻懸在空中沒有落下。他身上的疼痛吸走了注意力。

  仔細一看,紫髮的少女正以手中長劍攻擊著屠龍武裝所砍出的赤裸傷口。

  『絕對、不會讓你奪走王的性命──!』

  菈瑟薇兒奮力揮舞著手中的「信念」。

  她解放了刻印和回路的全部力量,猛烈地運轉至燒壞也在所不惜。肉體的運動能力增幅至隱約超出了負荷、肌肉發出哀嚎。更將魔力不斷地注入劍身、爆發性地放出。

  『喝啊啊──!』

  勇氣與信念推動著四肢,菈瑟薇兒燃燒生命似地挺身與古威展開纏鬥。依循著先前Saber示範的動作和砍出的痕跡而攻擊。但她無法像自己追隨的王那樣瀟灑俐落地壓制巨龍,隨著每一回合的衝突、身上不住增加紅色的傷痕。

  魔力放出的光輝隨著揮劍而閃爍,原本已鬆動的鱗片化為紛飛碎屑。

  長劍與巨爪正面衝突,禁不起那猛烈的力道而脫手。

  立即抽出了雙劍,那是一路陪自己走來的伙伴。

  但是很快地,曾防下無數攻擊的鋸劍便慘然折斷。以目光向它致敬的同時、奮力插入敵人那紅紅的傷口之中,以赤龍的身軀作為劍的墓地。

  只剩下一柄右手的短劍,少女與它繼續跳著戰鬥姿態的舞蹈。下一刻或許就會身負致死的重傷,但手腳毅然動作著,而單手劍也呼應了主人的鬥志絕不輕易折斷。

  菈瑟薇兒她絕不會退縮的,只為了爭取時間──她相信那位騎士之王會再站起來。

  看著那渺小又脆弱,卻奮戰不懈的身影…古威的動作稍微遲緩下來。

  他感受到自己彷彿領悟了什麼──那件事很可能就是自己與亞瑟的決定性差異吧。

  『人類,汝就隨亞瑟一同消逝吧。』

  赤龍放出了光箭,尖銳且致命的無數光芒襲向少女。

  無法全數閃開的這波攻擊,菈瑟薇兒的膝蓋跪了下來。鮮血自臉頰與手臂上滴落。

  ──不行…不能就此倒下。

  力量隨著血液流出體外而降低。

  ──拜託、拜託您快起來啊……給我力量,我需要守護的力量!

  無限地發自內心祈求,少女願為了他人而奉獻出自己的血肉。

  身體並沒有產生力量。

  這是當然的。奇蹟需要代價的,光是心意與鮮血不足以呼喚奇蹟降臨。


  可是,已足夠召來轉機。


  疾雨一般的箭矢襲來,目標是猙獰的巨龍。

  鋼鐵打造的長槍也跟著擲出、全數鎖定著龍的頭部。

  從樹林裡衝出、穿著銀色鎧甲的戰士們帶著視死如歸的鬥志、緊握住長劍奔向張牙舞爪的龍。

  『久等了,菈瑟薇兒。不要什麼都想攬在自己身上吶、那種時代已經過去了。』

  援軍到來了。

  全副武裝的漢森扶起了受傷的少女,他和部隊遲了依段時間才依循赤龍肆虐的軌跡趕來會合。菈瑟薇兒心中一片溫暖,感謝有人呼應她的祈求。最精銳的戰力集結在一起,結合眾人之力要壓制巨龍。

  但是沒有人會感到安心。

  龍是無比的強大,人數不過是浮雲一般的虛幻。

  戰士們依然踏著堅定的步伐向前邁進,刀槍劍戟劃出一道又一道鬥志的具體輪廓。

  他們認為自己能夠勝過幻想種的頂點嗎?不、他們沒想過那種事,心中充斥的只有不畏死亡的激情、守護家園的志氣。

  熱烈的群體聲音在呼喊著奇蹟的降臨。

  如果一個人的血肉不夠的話,那就獻上更多的祭品,在場的戰士願意拋頭顱灑熱血獻給掌管命運和鬥爭的神明。

  『汝為什麼────!』

  巨龍的眼神頭一次流露出動搖之情,粗壯的四肢忍不住後退了一步。

  他看見了,看見不想看見之事。面對一群不放在眼裡的雜兵,他所注視身影的始終只有一個。

  『亞瑟──────!』

  沐浴在鮮血之中的青色身影,終於站了起來。

  她緩緩地抽出臣民獻上的那柄名劍準備應戰。

  『Saber…』

  菈瑟薇兒激動地說著,同時驅使身體向前奔出。

  從她努力爭取時間直到劍之從者站起來為止,這段時間恐怕僅是短短的一分鐘不到。那個看在古威眼中盡是徒然的愚蠢舉動,沒想到竟會召來如此戲劇化的轉變。

  靈長的抑止力。

  古威無限憎恨著那力量。

  然而,促使這況發生的或許根本不是那種東西,而是嘉美洛特人們上下一心推動了命運的齒輪。

  『古威…還沒結束呢。我還能夠戰鬥──』

  Saber凝聚剩餘的所有力量握緊了透明的長劍──這是她最後的武器、也是最後一擊。

  古威也邁出腳步襲擊過去,這一次他會徹底撕裂敵人。

  時光流逝變得緩慢,迫使在場所有人看清楚接下來發生的事。

  原本華麗而劇烈的交戰回歸了純樸。

  奮力刺出長劍;用力揮下爪子。雙方的攻擊單純到了頂點,但不帶一絲多餘的動作,那正是他們竭盡全身全靈之力、壓縮於一點的生命之光,除了展現意志之外不需要多餘的裝飾。

  古威的動作比Saber快上一步,爪子會搶在長劍之前。

  但是…有人比古威更快。

  『她不是孤──』

  龍發出了鳴叫,感覺到背部猶如被烈火灼燒、烙鐵塞入了血肉之中。那股疼痛直達骨髓。

  痛楚的源頭是一位人類少女。

  菈瑟薇兒拾起掉落的Aroundight,躍上龍的背部以她全部的力量砍下。手感不可思議地順暢。

  Saber沒有放過這個機會,發動魔力噴射衝入了龍的懷中。她突刺的同時釋放風王鐵鎚、乘著狂風邁進的劍刃一舉刺中鱗片快要剝落的部位。

  劍刃斷了、裂成無數碎片。

  少女澄淨的眼眸沒有半點放棄的色彩,她握緊劍柄持續放出魔力、代替失去的劍刃直沒入龍的身軀。

  月光注視著一切,星光是見證人。

  無聲無息,雙方靜止了下來……



  『亞瑟…為什麼汝能夠奮戰至此。』

  『我想、那是因為…自己不是孤獨的一個人吧。』


        ※ ※ ※


  在月光的照耀之下,古威有如一尊巨大的石像,保持著靜止不動的模樣。

  穿著鎧甲的戰士們紛紛望著他,抱持著敵意和敬意。

  綠色的眼睛依然有神。那具紅豔的身軀目前是衰弱了、但深處還藏有盎然的生命力。對手們沒有下致命一擊給了他喘息的機會、龐大的魔力正自動性地治療身體,只要他想的話片刻之後就還能繼續戰鬥下去。

  龍並沒有那麼做,儘管他曾經想過。

  『是吾輸了………亞瑟。』

  這一次,終於放下執念承認自己的失敗。

  成功阻止了他的是一位不屈不撓少女的鬥志、以及在她身後給予支持的人們。

  活了千餘年的龍明白了,在漫長的歲月裡他已失去太多、身後已無人一同並肩前進。但至少……

  『可是…願望機不能讓給汝等。』

  地震再一次發生。

  人們感到驚恐。震動實際上並不強烈,而是海潮一般穩定起伏著,持續一段時間便靜靜消退。耗費苦心與長時間製作的願望之卵在孵化之前就被扼殺了,要讓它消失竟是如此地簡單。

  親手毀滅它的一瞬間是萬分地苦澀,在那之後卻很快地就麻痺了……缺乏實際感,大概在更久之後才會回想起來這份難以言喻的心痛吧。

  古威望著阿爾托莉亞,揣摩著她放棄聖杯時是什麼樣的心情。

  他還是無法理解。

  卻又好像懂了一點點。

  百年壽命的物種與千年壽命的物種,兩者之間的鴻溝實在過於深遠。知性與構造相異之物,對時間流逝感受不一致之物,對於視野焦距天差地遠之物,彼此間的價值觀就像是遊移的平行線吧。偶爾會重疊在一起,但很快又會分道揚鑣。

  『古威…你就像是我的鏡子。如果那時我執迷不悟就會變成你吧,然後…就像你的面前出現了我一樣,一定也有什麼人會來阻止我。』

  少女誠懇地說道。阿爾托莉亞對於古威抱持著尊敬。

  無論出發點有何不同,但他以鋼鐵的意志辦到了自己「那時候」無法做到之事,將意念貫徹至最後一刻之人即展現了他的真實,沒有可恥的地方。

  阿爾托莉亞絲毫也不認為自己輸了、更不為自己的決定後悔。

  騎士之王同樣展現並貫徹了自己的意志。她找到答案了、不會再留戀了。即使身軀已經處於消逝邊緣,但她仍打直了身子、以堅定的眼神維持住亞瑟‧潘德拉岡的威嚴,將之傳達給對方。

  『…給吾致命一擊吧。高傲的龍族不需要汝等的憐憫。吾更不想見到汝等以踐踏自然和幻想種所換來的繁榮。』

  『抱歉,我不打算那麼做。』

  阿爾托莉亞搖頭,堅定地拒絕。

  『這就是汝等人類口中的正義嗎,以高位者的姿態替他者下決定。』

  『這是我獻上的敬意。亞瑟˙潘德拉岡的王道,也是我引以為傲的生存方式。』

  那個目光和聲音是如此地堅定,沒有一絲破綻。

  互相凝視著,短短地對話裡已傳達一切。

  古威終於動了起來,張開他那美麗的紅色翅膀、拍動之時掀起一陣強風。

  『再見了,亞瑟˙潘德拉岡………假若還有緣,就於某處再會吧。』

  赤龍起飛了。

  願望被粉碎了沒錯,但他想起來自己還有可以回去的地方、朝著那個目的飛翔而去。

  紅寶石構成的美麗身軀膨脹、回復他真正的體型。

  太陽一般熊熊燃燒的赤龍,像是日出的光線與熱度照耀山林、照耀瑪太、照耀不列顛的大地。飛翔的沿途之中,龍俯瞰著他的故鄉、凝視著這片愛與恨交織的大地,將那一切全收入眼簾永不忘記。

  那個姿態,被無數人捕捉到了。

  沒有人清楚那是古威最後的身影。對不列顛的人們而言認為那是亞瑟王復活的預兆──照亮黑暗時代的一線曙光。

  鮮明到極限,烙印在視網膜的紅色身影最後消失於天際。不列顛的神話時代正式結束。



  阿爾托莉亞倒下。

  靈核受到嚴重損傷、魔力耗盡的她已無法再維持住形體。

  被那陣不可思議的攻擊打中時其實她本已該死去了,是受到職階技能「戰鬥續行」的眷顧、以及聖劍強行牽動身體才使死神的軌跡稍微產生偏差,讓她能夠再次站起來。被召喚到這二十年後不列顛的她,真正依附的職階並不是劍之座的Saber,而是守護之座的Guardian。

  不過,那已經全都不重要了。

  『Saber!還好嗎、我…我立即想辦法替妳治療!』

  菈瑟薇兒扶起阿爾托莉亞的身子,將她僅存的魔力全提供給對方。

  可是…沒有用,被千刀萬剮的身體已喪失了吸納魔力的機能,就如同將水倒進破底之袋一樣,早已超越了能夠治療的限度、消失只是時間的問題。

  『對吶…那個聖杯,只要用它的魔力就有可能修復妳的身體。』

  聖杯崩壞了,凝聚的魔力已開始潰散、回歸於大氣和地脈之中。但那高濃度的魔力或許有機會拯救軀體以魔力和以太編織成的從者。

  菈瑟薇兒用疲憊的雙手開始搬動阿爾托莉亞,想將她帶至聖杯之處。

  然而,漢森按住了少女的肩頭不讓她動作。

  『……不用了。菈瑟薇兒、時間已經到了,是該我離去的時候了。』

  用細微地聲音。阿爾托莉亞用像長輩又像朋友的口吻、溫柔地安慰著故人的女兒。

  『怎麼會…怎麼可以這樣……您不打算留下來引導我們了嗎!』

  聲音已泣不成聲。

  少女想起了貝狄維爾曾說過的那個故事,亞瑟王臨終時的故事。

  前段的內容是什麼少女非常清楚、現在更能夠理解了,懂得貝狄維爾那時候的心情是何等痛苦。

  『嗯。沒有那個打算。』

  阿爾托莉亞堅決地搖了搖頭表示她的答案。用最後的力氣清楚地說了出來:

  『我不會再猶豫。沒有留戀了。因為你們…全都是值得我驕傲的臣民。深信心中的理念並貫徹,用自己的雙手守護榮耀…迷惘的時候就試著回到原點吧………不過就是這麼簡單的道理。所以…你們不會有問題的。』

  為了拯救國家和人民奉獻出一切,長期以來孤獨作戰的王者。

  這一次、她是反過來被人民給拯救了。

  環顧周遭的人們,阿爾托莉亞終於放心了。

  一天又多一些,短暫的時間裡她瞭解到了自己的王道已正確地傳承了下去,縱使沒有自己的指導、他們也能夠自傲自豪地活下去。

  『菈瑟薇兒,這把劍就暫時交給妳保管了。等時機到了…湖中仙女自然會派人來收回它吧。妳…要好好活下去呢……』

  伸手取過了Aroundight,靠它倚著身體重新站起來。

  阿爾托莉亞面對還跪在地上的菈瑟薇兒,以長劍輕點她的左右肩膀。

  淚水無法止住,珍珠般的淚滴滾滾滑落。

  這儀式代表了什麼,菈瑟薇兒再清楚不過了。

  『是……絕對會遵守您的旨意。不會忘記與您所相處的每一分時光、您的每一則教誨──』

  再抬起頭來的時候,眼前的空間已什麼都沒有,只餘下湖光聖劍跌落地面的聲音。

  阿爾托莉亞‧潘德拉岡瀟灑地離去了,與她來的時候一樣。

  擦乾淚水,拾起那把長劍。

  回憶這一天又多一些裡發生的種種,將它永遠記在心中。

  然後,少女領會了那個故事的後半裡貝狄維爾的心情,瞭解亞瑟王為何安穩地接納了一切。

  原因,其實是那麼地單純…

  正因為那樣,她才成為了不朽的王者。



  ──亞瑟王吶,願您……得到安息。







(EP.7 完 下一回為終章)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13_05_17

Comments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02  « 2019_03 »  04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

プロフィール

嘯月(しょうつき)

Author:嘯月(しょうつき)




★嘯風弄月(簡稱嘯月)
★聯絡方式:
syoutsuki★gmail.com ★=@
★同人小說相關
請點選下方的目錄區(カテゴリ)

★社團網頁
Twilight~日月之境~

★社團製作遊戲★


★社團主催合同本(已完售)★


★曾參與的企劃★
東方口袋戰爭EVO

東方口袋戰爭EVO+

乙女嘉年華

東方口袋戰爭2

★個人噗浪★
歡迎搭訕、回應
但請注意禮貌

QRコード

QRコード




page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