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ategory: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_--_--

「Fate同人」The road to Avalon END

Category: 同人SS(Type-Moon)  

Episode 永恆之王 -Avalon-


  意識再一次回到了這片森林。

  森林裡那安詳寂靜的氣氛依舊不變,清新的空氣於吸進肺裡的時候淨化體內。這些無形的藥石讓承受了致命傷的身軀、在所剩不多的時間裡得以平穩倚靠著大樹。

  胸前的血漬早轉乾,禁忌的黑紅色沾染了大片衣衫與甲冑,本來…這是就連呼吸起伏都會帶來劇痛的傷勢才對;也或許是因為,已經連感覺疼痛的力氣也沒了吧。

 
  感受不到任何痛楚。阿爾托莉亞只是靜悄悄地坐臥在那裡──彷彿像是樹根的一部份、寧靜地與樹幹融為了一體。

  妖精已不再詠唱歌曲。

  月光也不再輕撫大地。

  努力張開眼簾。輕薄的一片皮膚,卻沈重到有如用必須用全身力氣去舉起的大石頭、稍微一不留神又會無力地闔上眼簾。

  察覺周遭明暗的變化後,阿爾托莉亞這才瞭解原來黎明已無聲無息地到來。

  黑夜尚未完全褪去,黎明正驅趕著它離開。隨著每一秒過去,光線的密度不斷提高、凝聚成耀眼的金色。終於,溫暖柔和的陽光自枝葉間的縫隙灑落下來、像是舞台的燈光一般照耀在阿爾托莉亞的身上。

  可惜這並非開場的信號,而是提醒著舞台即將落幕。

  『啊啊……又作了一次夢呢。』

  深深地呼出一口氣。試圖移動四肢……很可惜依然是徒勞無功。殘餘的力氣似乎全用在維持心跳與呼吸、以及意識上頭了。想開口說話什麼的,活像是自乾癟的肺中硬擠出空氣那樣吃力、就連再動一根手指的餘力恐怕都不剩了。

  ──儘管如此,光還能夠活著就已經是奇蹟。

  意識更為清醒後,阿爾托莉亞細數著已過了多少時間。劍欄之役結束時是黃褐色的夕陽正在落下,貝狄維爾帶自己來到這裡時則是繁星隱藏的黑夜。等到從這一次的歇息裡醒來、終於迎接黎明的晨光。

  大約是十二小時吧,靠瀕死的身體硬是挺過了半天。能夠維持到現在全靠一口氣在支撐著,阿爾托莉亞認為應該是自己體內的龍因子在保佑。殘存的魔力不足以治療傷勢、但勉強還能暫時維繫住生命。

  只不過……應該也要到達極限了。

  奇蹟是有時間限制的,並非永久。

  太陽緩而穩健地升起,生命的燭火卻是不停在萎縮、連微風的稍微挑逗都禁不起。

  阿爾托莉亞心理頭唯一牽掛的只剩一件事情,那是她以國王的身份所下達的最後命令,只要確認這任務被忠實地完成後她就可以沒有留戀地閉上雙眼了。


  ──帶著我的劍。穿越這片森林,越過那個染血的山丘……劍會指引你方向,領你到達一片深邃而澄淨的湖泊。在那裡…將我的劍投入其中。

  ──將王者之劍歸還給湖中仙女。


  能託付的人,只有還留在身旁的貝狄維爾卿。

  騎著馬兒、將劍拋入湖中,就只是如此簡單的運送工作。

  可是,對這位忠心耿耿的臣子而言、卻是他一生之中最艱鉅的任務…遠勝過任何一場戰役、勝過討伐巨人的冒險,勝過在劍欄之役中存活下來。

  緊緊握著聖劍的手腕在顫抖,深怕一不小心將它滑落了。騎士的心中湧上說不出的苦澀,這把劍是古今最神聖的武器,同時也是不列顛王權的象徵、早已被視為亞瑟王軀體的一部份。倘若要將它歸還……想必那正是王者殞落之時。

  這一點,王與騎士心中自然再明白不過。

  所以才會感到無比的艱難。要執行這項任務所需要的並非是過人的武藝或智慧,而是能夠承認主君即將離開世間的勇氣、忍受在心中刻印深不見底的傷痛。

  騎士不像他的王那般已作好了覺悟、能夠平穩地接納一切。命運的鐘聲還在他心中迴盪、每一聲響都刺耳到足以勾起那一陣陣近乎絕望的悲傷。

  奔馳的途中,自臉頰滑落的水滴、只有騎士自己才明白那是淚珠或汗水。馬兒向著湖邊前進的每一次啼踏、都令他覺得像是踐踏在自己的血肉之軀上頭。

  或許在他心中盼望過有什麼事物能夠制止自己吧。

  然而,騎士一路無阻地到達了湖畔。

  皎潔的月兒在湖面上被映照了出來,天上的月亮與地上的月亮互為鏡映、彷彿躍入湖中就能藉此游向懸掛在天空的明月。湖面下頭是未知的神秘國度入口,騎士對著它用力呼喚仙女的名字。這是最後的希望、他願意用剩餘的生涯作為交換、只求她們能夠伸出援手使用那魔法般的力量拯救王的性命。

  很遺憾……沒有回應。

  湖畔刮著颯然的淒涼風聲,彷彿說著只要將劍投進湖裡,打碎鏡面上的那盞明月就好,這樣一切就會結束了、除使之外都是多餘的。

  正因如此,貝狄維爾才無法遵從亞瑟王的命令將劍投入湖中。

  唯有這次,不忠地違抗命令才是他展現的忠義。

  貝狄維爾抵達湖畔後猶豫了片刻便又折返回王的身邊,然後再度被命令去還劍──事情就這樣重複了兩次。同樣的路途穿越了四回後心中的天秤才平穩下來、讓他終於下定了決心。


  ──是嗎……這一次的話你一定能完成。我相信你可以辦到的。


  看見騎士終於換上作好覺悟的神情後、王才終於安心了。

  王相信第三次的還劍一定能夠順利成功、而騎士也將掃去他心中的煩惱。

  等貝狄維爾出發後,阿爾托莉亞悄悄地閉上了雙目養神;隨即她收到菈瑟薇兒的召喚,了卻幾樁心願後才又在這座森林裡頭醒了過來。衛宮士郎與菈瑟薇兒……兩場如夢似幻、卻又鮮明到在心中無法磨滅的不可思議旅途,將這些記憶懷抱在心中細細地回味、阿爾托莉亞低著頭靜待貝狄維爾的歸來。

  不曉得還要多久,也不清楚自己睡了多少時間,但是直覺告訴著她、自己的部下就快要歸來。很快地、一切就會結束了。



  心情異常地平靜,不會感到害怕或是哀傷。

  這是看破並接納命運之人才被賦予的權力。

  喀啦──突然間不自然的聲音打破這陣寧靜、打擾了阿爾托莉亞的休息。

  那是什麼人踏過樹枝前進的聲音……越來越近、不斷向著這裡走來。

  『貝狄維爾…?』

  努力從喉嚨裡擠出聲音詢問,但是沒有回應。

  提高了警戒,即使如此也沒有任何意義…現在的她什麼也抵抗不了。

  等對方從樹林裡走了出來、快步靠近至身前時,阿爾托莉亞也透過那對未穿著甲冑的雙腿肯定對方絕非貝狄維爾。

  ──你是什麼人?

  本來想這麼說的,然而當緩緩抬起頭拉高視線時才驚覺沒有那份必要。

  應當是無力的眼睛瞬時睜大,隨即又半閉……喘了口安心的吐息。

  『啊啊……真的是…再發生什麼事情我都不會驚訝了。』

  『好久不見了吶,亞瑟殿下。』

  曾經是再熟悉不過的聲音傳了過來。

  輕快文雅的聲音,在那之中藏著無比的智慧。

  來到阿爾托莉亞身邊的男人並非騎士,他的容貌衣著也與戰士這種身份絲毫搆不著邊。

  他是國王的侍者、同時也是導師。

  深藍的樸素斗蓬籠罩了頸子以下的全身,可是當他雙手舞動牽起衣袖時,能看到斗蓬的裏側極為花俏、充滿數不清的圖騰刺繡。斗蓬下頭的衣衫也是貴族般的炫麗打扮,只不過那身樣式的品味與配色顯得有些……該說是前衛又與眾不同嗎?

  這身衣裝的主人,是位留著一頭銀髮銀鬚的老人。

  雖說是老人,在他身上卻感受不到衰老的印象。他的身材並不高大,但四肢穩健有力絕不像上了年紀的人;面孔雖佈滿了皺紋、五官與眼睛不時流露出人年輕充滿活力的感覺。

  他像年長者,卻又像年輕的氣質。

  他是位智者,卻又有愚者的氣息。

  他有著男人的威嚴,也具備女人的纖細。

  他有成年人的穩重,也具備小孩的童心。

  他似乎是文質彬彬的紳士,卻也是瘋癲的狂人。每看一眼就會有更多的感觸,在他的身上能發現眾多對立的特質。這些卻又能自然地融為一體,老人就是這麼地不可思議。

  『真的好一段時間不見了呢…梅林(Merlin),你看起來沒有任何改變。』

  『殿下也是,從最初相遇起您就沒有任何改變了。年輕到讓人不免有些嫉妒呢。』

  梅林輕鬆地回著阿爾托莉亞的話。他的口吻完全不像在探望瀕死之人、而是拜訪許久未見的老朋友,聲音裡包含著興奮與喜悅。

  阿爾托莉亞並未因此產生任何不愉快。她早已習慣了,與這位此時代最優秀的魔術師所相處的第一年裡、她就領教過各種獨特的言行與把戲了。像這樣略嫌輕浮的問候反倒讓她安心又懷念,在印象裡只要這位魔術師還能夠若無其事地開玩笑、那一切就沒什麼好擔心的。

  『對了,殿下現在應該說話都嫌累吧?您只要用想的就好、耗費唇舌之力的舉動就讓老朽來吧。』

  ──感謝,這樣就輕鬆多了。

  『殿下、請小聲一點。這麼大聲對老朽的耳朵不好。』

  ──會太大聲嗎?

  『其實也還好,音量的調整權在老朽這兒啦,就算殿下扯開喉嚨用吼的也不是問題。倘若您想高歌一曲的話也是不錯的、順便讓老朽鑑定一下當年指導的歌藝是否有進步?』

  ──你啊……還真的是一點也沒改變。

  老人一臉笑瞇瞇地說著、似乎比之前更加高興了。

  少女臉上不禁浮現一抹苦笑,想著這樣的對話作為臨終之言是否太逗趣了點。轉頭又覺得……似乎也不壞。

  『沒變嗎…?不呢,老朽也是會隨著歷練而改變的、只不過殿下沒察覺罷了。一個人獨自被關在那種地方對著自己打發時間,人總是會有些變化的。像老朽的頭髮與鬍子不知不覺就變得好長了吶、特地處理過後才趕來見您的,以免認不出是老朽。』

  ──呵……至少不是像以前那樣喬裝成小孩或乞丐、甚至是婦女。託你的福讓我曾對來歷不明的訪客特別神經質過。

  『坦白說是有那麼想過,但又怕殿下的狀況禁不起衝擊、所以想想還是算了。』

  ──那真是太好了,此刻我的心臟應該承受不起你心血來潮的惡作劇。

  少女打量著老人,與記憶中的模樣核對了起來。仔細凝視著、那副模樣似乎正與彼此最後一次見面時如初一轍,不論是衣裝或是髮型都精準地維持著當時的面貌。

  然而,計較這些是沒有意義的。

  梅林的姿態千變萬化,沒有人能夠保證這副老人的姿態就是他的真面目。阿爾托莉亞也曾經好奇地詢過這問題,想當然沒得到可靠的答案。

  但若要說有什麼不同的話,確實是有的。

  那是一種感覺,只可用心神去意會的感受。眼前的魔術師所散發的氣息似乎與昔日有了改變…變得更加地神秘、更加深不可測。

  『論起改變吶…在老朽眼裡看來、殿下也有了相當的變化。當然那並不是外表的、您的外貌在石中劍與王者劍鞘的雙重加持下、已很難再有改變。』

  ──這我也知道。偶爾會想著、如果能再成長些就好了。

  『那樣、要藏住您的性別就有一點點點的麻煩了呢。』

  兩人同時想像著生理年齡達十八甚至二十歲以上的阿爾托莉亞˙潘德拉岡會是什麼模樣,一老一少不禁莞爾笑了出來。接著,老人保持著笑容繼續說道:

  『對了,陛下一定很疑惑老朽怎麼會在此刻現身吧。比起哀傷、老朽還是喜歡快樂。老朽只負責您的「生」,所以是趕過來祝賀您的。』

  聽見梅林這番話,阿爾托莉亞皺起了眉頭。

  她想不出這種已至末路的情況下還能有什麼值得祝賀的事,除非眼前魔術師的本事已到達能令一切起死回生。

  這會是梅林風格的玩笑嗎,或是對於自己當年幾度不聽勸的嘲諷呢、她知道這位老人的記憶力異常地好且頗會記仇。還是說…其實話中別有含意?

  無論接下來的答案如何,她已作了好接受斥責的心理準備。

  ──祝賀我…?有什麼好祝賀的…自從你離開後嘉美洛特的繁榮便逐漸衰退。發生了太多的事情,我辜負了你與大家的期待……

  『不,殿下無須自責。絕不是來責備您的。儘管是被困住了、但老朽多少還是能夠得知外頭的事情,那絕不是您一個人的責任吶。還記得頭一次見面時對您說的話嗎?』

  ──啊…石中劍那時的對話是吧。

  又一次回想起了那時候的事,感到說不出的懷念。彼此之間的因緣從那時候建立起來。

  騎士候補與魔術師,以及選定王者的寶劍。當時的對話阿爾托莉亞連一個字也沒有忘記、全都收藏在她的心中。

  『那時候老朽已明白告訴您事情的始末了,所以絕不會是您不夠好。您是出色的國王、漂亮地逆轉了國家應當會亡於那時候的命運,其後的幾年裡甚至還超乎了老朽與眾人的期待,顯得太過完美了點。哈哈哈哈──』

  手足舞蹈地笑著,梅林用指頭畫著一個又一個的圈圈,轉眼變出數不清的氣泡。

  無瑕無缺的美麗圓型。眾多氣泡緩緩向著天空飄去,每上升一公分就越膨脹得越大、最後超越了自身所能承受的張力而破裂開來、顯現出一抹虹彩。

  看著餘興表演,阿爾托莉亞隱約能瞭解這位導師想表達的意思。

  ──不,哪裡完美了。我只是空有王的機能罷了、並不具備相應的王者之心。

  『這正是殿下的改變,或許該稱之為成長。當您瞭解到自己的不足並勇於面對它的那一刻起,就真正成為優秀的國王了。』

  梅林將右手掌平貼於自己心窩,宣誓著這為他的心腑之言、沒有半分虛假。

  ──即使結局是國家滅亡了也一樣…?

  『殿下…您為什麼會拔起石中劍,自願成為所眾人期待、背負過重願望的王?』

  瞧著還有些困惑的學生,導師對她拋出了問題。

  『是貪圖作為一介英雄流傳千古的虛名,或是基於建立永久國度的野心……?應當不是那樣吧,那些只不過是附加價值。』

  少女謹慎思考後才作答。

  這是她一切行動的原點。她已犯下過許多錯誤,現在可不想連自己的出發點都弄錯了。

  ──……那時候…我只是想著要拯救危急的國家,讓大家重拾笑容吧。

  聽見答案後,魔術師默默地點頭,吸口氣後才繼續對這答案評分。

  『嗯…您確實辦到了這一點,然後堅持下去與命運抵抗到了最後。甚至跨越了千年的時空、不惜背棄身為英雄王者的驕傲。』

  ──梅林…你怎麼會知……

  即使心理早有底一直以來什麼事都逃不過對方的眼睛,阿爾托莉亞還是感到一股震撼。她無法想像對方為何能得知自己參與聖杯戰爭的事。

  梅林又露出了笑容,眼睛與嘴唇擠出獨特的形狀、像是無聲地說著「怎麼、嚇到了嗎?陛下殿下別以為您的事能瞞過老朽」。

  對此,阿爾托莉亞只能夠深呼吸後稍微閉起眼,表達她的無奈。

  ──真是的…你到底要神通廣大到什麼程度才甘心。

  『無須驚訝吶,就像殿下成長了、這邊也沒有閒著讓技藝荒廢。一個不小心栽在他人手中因此被封印多年的悔恨,讓老朽決心鑽研更高深的魔道。』

  不像答案的答案。但這番話若由梅林的口中說出、卻也能讓人感到信服。

  梅林揮振衣袖、輕撫自己的鬍鬚。

  瞧見這舉動後阿爾托莉亞摒息以待,她曉得這是要說嚴肅事之前的一個提示。等確認自己的學生作好準備後,梅林才開始進行他的講評。

  『儘管過程稍嫌有那麼點扭曲,然而殿下直到最後都貫徹了信念。這樣就已足夠。作為陛下的導師、將您推向王座之人,事到如今老朽能說的只有一件事了──』

  凝聚全部的心神,阿爾托莉亞摒住呼吸、深怕漏掉了任何一個字。

  『您…做得很好。』

  短短的幾個字。

  就只是這樣而已。

  這已是魔術師認真說出的全部真心,除此之外無須多言。

  這位魔術師是自烏瑟王時代便替潘德拉岡家族效命之人。由他一手催生出了亞瑟王,知曉她所有的真實。在阿爾托莉亞的心中梅林是最有資格評論自己的人,若能得到他一句稱讚便勝過他人千百句批評。

  片刻的沈默,高低不齊的視線互相對望。

  阿爾托莉亞注視著梅林堅定的眼神。確認自己沒有因虛弱而聽錯、確認對方沒有刻意安慰自己的意思之後,她才正式收下了這份評語。

  ──謝謝你,梅林。謝謝…

  『不,老朽應該道歉才對。此刻您眼前的是影子所以無法替您治療……老朽還需要一些時間才能完全離開那牢籠。』

  俯視著自己的雙手,梅林像是在感嘆自己無能為力。

  這位男人,此刻究竟是帶著什麼樣的心情前來送行?

  事前便知曉命運的流向,明白一切全在向破滅推進、卻還是仍忍痛親手選出國王並培育她,看著她成為出色的王者……然後迎接無可避免的死亡。

  他是侍者、是導師,更有資格稱為亞瑟王的第三位父親。就算是超脫世俗的智者…在這種時刻裡、仍是血肉之軀之人不可能會沒有任何感觸。然而如同之前所言,他喜歡快樂遠勝於悲傷、認為重逢應當是歡喜的場合,所以更不會將哀傷之情流露出來。

  梅林他,始終保持像是微微笑著的表情面對自己捧出來的命運之子。

  這份用心即使沒有說出口,阿爾托莉亞也能夠察覺到。這是默契。

  ──沒關係,你能前來祝賀我就已經很足夠了。你的祝福與肯定、一直以來都比任何都讓人感到高興。

  聲音有些哽咽,眼睛也變得有些溫濕。

  情感在翻覆,心中激動了起來。

  無力的手腕緊握著。

  從魔術師現身開始,不過流逝了屈指可數的光陰,感覺起來卻像已度過一個茶會的時間。回憶彼此一同走來的那幾年時光,到了現在已是隻字片語都顯得回味無窮。

  可以的話,阿爾托莉亞也想學對方那樣平穩地保持著笑容,但她的修為還沒法辦到…只好藉移轉話題的方式來轉換心情。

  該換什麼話題才好?

  想起了不久前才聽過的事情,於是試著詢問。

  ──對了……傳授菈瑟薇兒魔術的是你吧?現在回想起來,會施展那種手法的人恐怕只有你了。真是的……實在消失太久了、才讓我沒能立即想到。

  零碎的拼圖這下子終於還原成完整形狀。依循先前聽到的描述再比對起眼前這位魔術師平時的行徑,阿爾托莉亞可以肯定兩者是同一個人物。

  魔術師臉上露出了疑惑,宛若不明白是怎麼一回事。

  『菈瑟薇兒…?』

  魔術師只是喃喃自語地重複著那個名字,想從中參透什麼。

  ──嗯。蘭斯洛特與桂妮薇雅的女兒,在距今二十年後的不列顛、看見了蘭斯洛特與貝狄維爾帶領嘉美洛特的遺民建立了新的城鎮,並借用了被保存在那裡的Aroundight。那女孩……傳授她知識並贈與刻印的人正是你對吧。

  『是嗎……?』

  魔術師依舊是那副不解的面孔。但他隨即注意到了那句「二十年後的不列顛」,以這為關鍵進而領悟了大概是什麼樣的情況。

  他高聲笑了出來。

  澎湃高昂的笑聲甚至驚動了樹梢的鳥兒。

  『啊啊…原來如此!這實在太令人驚訝、太令人驚喜了,沒想到這回竟是由殿下對老朽進行了預言吶!呵呵呵……菈瑟薇兒是吧,湖上騎士與桂妮那小ㄚ頭的女兒。老朽明白了,託陛下的福對於往後該辦之事有頭緒了。』

  一股腦自顧自地說著話。如同以往、阿爾托莉亞只能用不可思議的表情望著這位策士。

  ──你的話還是一樣讓人難懂…

  『即使難懂,殿下仍總是會放心地交給老朽去辦。這回也一樣、會盡可能地完成您的吩咐。』

  ──好吧,那就交給你了。

  話剛說完,阿爾托莉亞才終於驚覺問題出在哪裡。

  多次穿越時空打亂了她的認知,冷靜下來仔細想…現在這時間點菈瑟薇兒恐怕還未出生,梅林非但沒法傳授她什麼、就連見面也還沒有過才對。

  可是卻因自己的一番話讓梅林提前意識到了那些事…

  也就是說這位魔術師因此將會──

  啊……彷彿像是世界開的小玩笑,究竟是命運決定了行為、還是行為推動了命運?

  阿爾托莉亞決定不再思考下去,在最後的一段時間裡她不想去思考太複雜的問題。

  可惜,這這也要梅林願意放過她才行。

  這個喜愛耍弄人的魔術師似乎是希望阿爾托莉亞能不斷動著腦子、保持清醒到最後。

  『呵呵,殿下還有什麼疑惑想問嗎?』

  ──梅林…死亡是什麼感覺,在前方會有什麼等待我?

  好不容易擠出了這個問題,除此之外暫時也想不出別的了。

  縱使身負重傷過、化身為從者時形體消散過,阿爾托莉亞還未體驗過真正的死亡。心中多少懷抱著一份不安。

  『這個嘛……老朽雖然有過瀕死經驗卻未曾真正死亡過,所以沒法回答您。但就我所知,大部分人於死亡的一刻會徹底回顧人生。也就是說…一個人會在那短暫的須夷之間對此生價值作出評斷。』

  對這問題,梅林只是輕鬆地笑了笑。同樣地沒有正面回答。

  ──對自己的人生作出評價嗎…

  『那麼、殿下您的結論是?老朽對妳給予了肯定、圓桌騎士們應該也是一樣。然而最重要的您自己呢?』

  ──…這種事情…其實我…依然不清楚。評語什麼的就留給後世去撰寫吧,那不是我們能決定之事。

  停頓了一下,像是在做最後的整理、替錯綜的心思作個總結。

  阿爾托莉亞終於要說出自己的結論。

  這一次她能夠像那位少年一樣毅然地說宣示決心。


  ──我不後悔…

  ──至少我的這一生,活得像我自己。


  活出獨一無二的自己,貫徹了自己的風格。

  被稱為亞瑟王的少女、統治過不列顛的英雄替自己的生涯作了這樣的總結。

  魔術師輕輕吐了口氣,像是卸下了胸口上的一塊石頭、露出安心的表情。

  他的笑容就像在說著「您能這樣想實在太好了」。

  『能夠這樣想,殿下身上應該沒有什麼問題了。接下來的事,不妨當它是繼續睡下去作一場夢吧、睡前的思緒將會決定夢境。』

  ──夢…似乎很貼切呢。

  回顧先前的兩次召喚,的確是讓人留戀的夢。

  可以的話,想繼續作著那樣的夢。

  『那麼老朽也該走了。如前面所言,老朽只負責您的生,您的「死」將由湖中仙女與您的胞姊摩兒珈‧倫‧菲負責。跟在貝狄維爾的後頭、她們很快就會來到這裡了。』

  ──姊姊她…!

  『由您的死亡劃下句點,這樣她對烏瑟王的復仇就藉由莫德雷特之手完成了。在那之後,妳們之間將不再存有仇恨,只剩下血緣的羈絆。』

  魔術師轉過身去,準備離開。

  應當傳達的情報都已傳達完成、少女也坦率地接納了那些。

  他來此的目的已達成了。

  ──再見了,梅林。謝謝你特地告訴我這些。

  少女作好道別,悄悄閉上了眼睛。

  『老朽也要謝謝您。或許殿下很快就會於夢中再遇見老朽吧。不過這邊就沒有那麼輕鬆了、為了再見到陛下必須走上好長一段路吶。那麼…祝您有個好夢──』


      ※ ※ ※


  魔術師寂靜地消失了,除了話語和心意之外什麼也沒帶來,什麼也沒帶走。

  森林裡不再有人的聲音,就連鳥兒也被氣氛所感染、忘記要鳴唱牠們的曲子。

  以某顆大樹為中心,只餘下斷斷續續的微弱呼吸聲隨少女胸口的起伏而響著。

  陽光持續照耀在身軀上,然而體溫卻又比先前更低了。少女靜靜地等待著自己部下的歸來,她要趁這短暫的時間儲備力氣、好好稱讚完成了任務的部下。

  不久後有節奏的馬蹄聲傳了過來。音色轉大、逐漸地靠近,這是通報著騎士歸來的聲音。

  留著銀白長髮的騎士頂著疲憊的身軀躍下馬身。在被囑咐的任務完成之後、疲倦與痛楚便席捲他的身體,畢竟自戰役結束後他就沒好好闔眼休息過。

  可是他的精神依然抖擻、只為了回來向他的王報告任務已完成。

  『陛下…我將劍投入湖中後一隻手立即伸出來接住了劍、迴旋三次後才沒入水中。』

  騎士用溫柔的聲音,將還劍時所劍的情景完整轉述給他的王。

  王因為騎士的聲音而睜開眼睛。她早已決定好該說些什麼、也儲存夠了將那些話說完的能量──她最後的力氣。

  『……是嗎、太好了。貝狄維爾卿、抬起你的胸膛。你應該感到驕傲才對,忠誠地遵從了我的命令不是嗎。你也…做得很好。』

  那聲音祥和而微弱,完全沒有王平時所展現的英氣。

  透過這聲音騎士接下了他應得的讚賞,靜靜地點頭表示瞭解。

  騎士感到悲傷,但心頭卻異常地平穩。他與他的王一樣,對這一刻已作好了覺悟。

  在還劍的途中反覆浮現的想像很快就會成真了,只要再一下子、再一下子…他的事也好,王的事也好,國家的事也同樣,全部都會結束。

  以劍欄之役的落幕為序曲,一齣新故事的布幕將被掀起。

  嘉美洛特,不……這片土地今後將會動盪不安好一段時間吧。戰亂的日子又會來臨,為了生存、每個人都必須挺身戰鬥、散發出生命的光輝。

  但是,亞瑟王的奮戰已經結束了。

  這位王者盡心盡力做了她所能辦到的一切。

  留下了缺憾,但也獲得滿足。

  然後,正式卸下了王的職務。

  『抱歉了貝狄維爾…一直在給你添麻煩。我這次的睡眠,似乎會有點……長久──』

  心上不再有牽掛,於是守護著身軀的力量跟著消散了。

  靜靜地睡著,少女閉上了眼睛。

  帶著安穩的、詳和的微笑。

  早晨的陽光像是凝結在周遭凍結住了時空,祝福她的永眠。

  「─────」

  騎士安靜地看著一切。

  他所侍奉的王失敗了。

  可是能肯定王因此獲得了更可貴的寶物,而他也因為王的獲得而感動不已。來到森林後與他對話的王、終於脫下了平日的面具。那個充滿溫情的面孔、那個和藹的聲音,正是騎士所盼望的真實。

  王從魔術師那裡得到了欣慰。

  騎士也從王那裡得到了感動。

  追尋已久的夢想此刻正握在手中。

  蔚藍遼闊的天空,像是一片上帝繪畫出來的安詳、不帶一絲仇恨與懊悔。

  這副光景會永恆烙印在心中絕不褪去,只要回想起來便能跨越時空呼喚出這時的景色與心情吧。

  『您已經在體驗了嗎,亞瑟王吶?」

  騎士低語的聲音乘著風送入王的耳中。

  進入睡眠的王並沒有回應,穿著藍衣的她彷彿陷入了那片安詳的天空,融為一體。

  『體驗那,夢的…延續──』

  騎士仰起頭仰望著無邊無際的藍天。

  而少女正看著遙遠的、遙遠的遙遠的夢………進入了夢鄉。




  曾經有位少女,為了拯救自己的國家而拼上全部、成為了一國之君。

  她成功抵抗過命運,可惜最後還是沒能守住。然而她的故事與精神沒有因此消逝殆盡,即使在她離開人世之後、歷經百年後千年後仍不斷地被流傳下去。

  一顆明星殞落了,接著有更多的明星受到這指引而崛起。

  亞瑟王的事蹟就到此為止。

  阿爾托莉亞的故事將會繼續進行,在那遙不可及的理想鄉……延續屬於她的故事。



  『年輕的騎士候補。讓妳下定決心的是什麼呢?』

  『我想,只是因為那景象裡頭…有許多人在歡笑著。所以我願意用自己交換這個國家的存續,就算只是一年、一個月、甚至一天也好。這是我的真心。』




30793638_p2.jpg





(The road to Avalon 全篇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13_05_17

Comments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05  « 2019_06 »  07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

プロフィール

嘯月(しょうつき)

Author:嘯月(しょうつき)




★嘯風弄月(簡稱嘯月)
★聯絡方式:
syoutsuki★gmail.com ★=@
★同人小說相關
請點選下方的目錄區(カテゴリ)

★社團網頁
Twilight~日月之境~

★社團製作遊戲★


★社團主催合同本(已完售)★


★曾參與的企劃★
東方口袋戰爭EVO

東方口袋戰爭EVO+

乙女嘉年華

東方口袋戰爭2

★個人噗浪★
歡迎搭訕、回應
但請注意禮貌

QRコード

QRコード




page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